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第一门户-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全球第一本炭精画护照

 

中国炭精画高级函授

 

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

欢迎访问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网站! >> 请记住官方唯一域名(www.tanjinghua.com)!“tanjinghua”是“炭精画”的全拼,记住只消三秒钟!请相互转告!天下炭友是一家!
08月24日

左立芳


分类:艺人汇 | 超过 人围观

左立芳,女,1967年出生于江苏省淮安市,民间炭精画师。从小时候就学习画画,在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函授培训一年,走访上海众多炭精画像艺人并探索其艺术的内涵。曾于淮安市清浦区盐河镇上开设画像部。默默地专研炭画的艺术,默默地奉献社会。淮阴日报、淮阴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曾多次报道。在1997年在国际“洋河杯”书画大赛中获三等奖。多年来,一直从事炭画工作。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左立芳 淮安炭精画 中国炭画 
08月24日

《今日临安》:一个画了几万张面孔的画像师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今日临安讯(记者 王蓓蓓)在新天地购物广场一隅,有个毫不起眼的“微型画室”,小得只容得下一张桌子和一个人。而画室外面挂着的几幅炭精画像,画中的人逼真堪比照片,常常引来过往路人的注目,并且让人不由得啧啧称奇。在数码照片广泛流行的今天,这个纯手绘画室的生意却依然能够保证画像师每月好几千元的收入。这种炭精画,到底依何生存?这位已近古稀之年的画像师,是什么吸引顾客为求一画从各地赶来临安?
  
  “赵师傅,我的画可以拿了吗?”“这几天画比较多,你那幅我晚上再加工一下,明天过来拿吧。”一位打扮时髦的女士看了下已完成百分之八九十的画像,说了句“真像”便心满意足地走了。画像师赵季良“打发”走这位顾客后,对记者说:“她拿来的那张照片已经很旧了,人影都模糊了,我所做的就是将照片上的人像画下来,相当于还原和放大照片。”这样的画,老赵每个月要绘制几十幅。“我画了几十年的画了。”已近古稀之年的他打开了话匣子,慢慢地说出了他的故事。
  
  3分钟速写后“一举成名”
  
  老赵祖籍嵊州,受母亲影响,从小喜爱画画。中国画、油画、水墨画、肖像画,几乎都是自学成才。24岁开始专门从事画像职业。那个时候,他总是背个画架,游走于杭嘉湖各个风景区,写生风景,然后就在附近村落给人画像谋生计。
  
  1971年,他第一次来到临安,在玲珑山一带写生,原生态的秀美景色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74年,他从嵊州到余杭一路走走停停,并再一次来到临安,当时经过白水涧村,在村中心的空地上,他看到几个村民在一块儿聊天,他也坐下来,拿起画笔,3分钟时间就给其中一个村民画了幅速写。画完后几个村民围过来一看,不禁对他竖起大拇指:“您画得太像了!”然后几个人前拥后推地把他请到了那个刚当了“模特”的村民的家里,还在田间地头忙碌的村民们闻讯而来,排队求画。这一天,他总共画了17幅肖像画。就这样,老赵“一举成名”。
  
  自那以后,“成名”后的老赵开始在临安长期定居,在横畈、高虹一带摆画摊。因为画得像,人又幽默,老赵很受礼见,每次被村民请到家里作画都是杀鸡杀羊好菜招待。一天,有家种子公司找上门来,请他为公司的产品作画。他当时就将油画与中国画风格相结合,在几米长的画布上绘作各类蔬菜的形象,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这幅当时的巨型画被悬挂在村里的白墙上,成了早期的“广告牌”。而后周边地区的很多种子公司,甚至连河南、山东的一些种子公司也特地赶来临安上门求画。
  
  1993年,老赵开始定居锦城。一天,有人来找老赵,却并非要老赵为他自己作画,而是神神秘秘地让老赵画他的一个家人。看不见人怎么画?这位顾客只能略微口述家人的外貌特征,老赵通过“推理”,几经修改,才完成了这项任务。老赵后来才知道,他所画的是一名走丢的残障者,因没有照片,他的家人才特地在老赵这里求得一幅肖像画制作成了寻人启事。
  
  炭精画三大优势占市场
  
  说起老赵的画像生意,很多人觉得“想不通”。如今是电脑时代,翻拍、扫描、电脑制作成为时尚,数码照相产品日新月异,照相馆、影楼比比皆是,这种纯手绘、费时费力的炭精画怎么还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老赵说“想不通”是因为那些人不了解炭精画。炭精绘画艺术是一门能真实反映作品对象的独特艺术,一种特殊的民间绘画形式。由于炭精画富有立体感,易于保存,而且可以达到和照片相媲美的效果,因此在照相技术普及之前,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之前,许多地方都以炭精画取代照片作为遗像使用。而不管是残缺破损的画像,还是变色模糊的照片,只要是经过炭精画艺术的加工处理,便能修复、还原。这些特点又是其它绘画艺术和摄影艺术无法比拟的。
  
  据老赵介绍,炭精画之所以能跟照片“抢饭碗”,具体有三个显著优势。第一,照片会与光、氧气等产生化学作用,时间一长便会褪色泛黄,而炭精画使用的炭精原料具有不易褪色、永久保存的特性;第二,通过电脑扫描、修复等方式并不能做到完美翻新旧照片,而哪怕旧照片破损严重,炭精画也能够制造出比原照片人物形象更加生动逼真的影像效果;第三,小照片、微照片通过电脑软件放大再打印出来图像会失真,视界会模糊,而哪怕是从旧集体照中圈出来的芝麻大的头像,炭精画也能通过“推理”和“塑造”来放大并保持清晰度。“并且,炭精画和照片的表达方式其实不一样,所以炭精画暂时还不会退出舞台。”
  
  然而放眼整个市场,曾经的同行大部分还是走上了改行的道路。老赵坦言,前几年数码照片铺天盖地流行起来的时候,炭精画行业确实萧条过,最近两年又开始复苏。“一个新生事物,总会经历从萌芽到发展再到高潮,然后又适度回落的阶段;一个旧事物,也有可能在社会发展速度冲击下跌到谷底,却又因其某种不可替代性而缓慢回升。这都是正常现象。”老赵说,“另外,炭精画能否生存,与画像师有着直接的联系。如果画像师们不精于此道,永远只停留在原有水平上,喜欢和需要炭精画的人会越来越少。其实炭精画本身是门民间艺术,应该一直传承下去。”
  
  没有人或照片参考也能画
  
  定居临安以后,老赵一直以画肖像画为主,而前期的肖像画主要是写生类。有顾客间隔20年遇到他,仍然会对他说:“您20年前给我画的画像,我一直都保存着,比照片还要真实、耐看。”有顾客从念小学一直到工作、退休,每个人生重要阶段都要请他为其作画。还有顾客对老赵“不满”和“抱怨”:“眼睛画得实在是太活了,自己看着都有点怕。”
  
  老赵说,写生炭精画有点类似于素描,很多人总以为这种写生就是要顾客像模特一样保持一个姿势纹丝不动,其实不是。老赵最怕的就是死板的模特,作画的时候,他会鼓励对方尽量随意、轻松地看报、喝茶,甚至聊天。“这是为了抓取神态,只有这样才能画得像而且生动。”
  
  如果不对着人或照片画,还能画得像吗?老赵能“推理”和“塑造”。所谓塑造,就是根据顾客口述对象面貌特征来进行“推理”,然后完成一个见不到面又没有照片供参考,或者照片辨识不清的人物的肖像。10年前,一位上海顾客慕名而来,想请老赵为其过世的父亲画张画像。其父生前没有任何照片,他就想以画像代替照片以作纪念。老赵先确定了这位“隐形顾客”的脸型和五官大致特征,实施第一轮塑造,然后让其众多亲戚在第一轮塑造好的草稿上画出不像之处,并提意见,再实施第二轮塑造。最后经过几轮的塑造和修改,画像终于定稿,这位上海顾客以及他的老母亲,连连夸像,激动得不停抹眼泪。
  
  当然,这是老赵所有“业务”里面最难的一种,这样的能耐也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只有通过不断学习,加上细心的观察和实践经验的日积月累,你才能通过‘蛛丝马迹’来‘塑造’人物肖像。”老赵一边用炭笔在纸上描画,一边给记者“授课”,“人的面貌特征其实也是有规律的,虽然不能适用于所有人,但却是画画的一个技巧。肖像画追求形神兼备,重视对传达人物神情的五官刻画。像小孩的五官是比较紧凑的,老人最能体现老的就是人中比年轻人要长。而由于地理环境、气候等原因,不同地方的人的长相也不一样,长相特征的明显区别可以说就是我们塑造的前提。作为一个画匠,这些是必须要了解的。”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临安炭画 
08月23日

《南充日报》:南充群众热捧七旬农民个人画展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南充日报讯(记者 母丹)45岁时,他迷上了炭精画,从此潜心钻研;1993年到2009年,他“南征北战”,到100多所院校义务讲学。年届七旬,他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画笔,举办了个人画展;他,就是“农民画家”林肇泽。
  
  “大家快来看,这些画画得好好看哟。”“这是都京坝村的林肇泽画的。”“了不起,一个农民办画展。”7月28日,被称作“农民画家”的林肇泽在高坪区都京镇六和集团操场上,举办了个人画展,吸引了不少群众观赏。
  
  林肇泽现年73岁,高坪区都京镇都京坝村人。45岁自学绘画,短短几年时间,其炭精画在国内外走红,他还自费到100余所院校义务讲学。
  
  1985年,已经45岁的林肇泽接触到了炭精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买了大量专业书籍潜心研究,把素描法则与炭精画的表现手法有机结合,使自己的作品摆脱了传统“工匠画”的路子。
  
  学画不到一年,林肇泽开始为顾客画像。因其作品风格独特,他经常受邀参加一些大型画展。1989年国庆节,林肇泽带着作品参加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摄影家协会联合举办的首届中国个体劳动者“光彩杯”书画摄影展,获得省级三等奖。2005年12月,林肇泽参加了在法国举办的世界和平国际书画大展,获得特别纪念奖,主办方授予他“世界和平文化使者”荣誉称号。2010年,他的炭精画入选南充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1993年至2009年,林肇泽带着妻儿“南征北战”,自费巡回讲学。先后到100多所院校讲学。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充炭精画 南充炭精画像 
08月22日

新华网:即将消失的画技——炭精作画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新华网讯(记者 赵启瑞)家住淮安市区的于宪龙先生,今年77岁,虽然年逾古稀,但他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于宪龙1958年完小毕业,后去南京学艺,学成后回到淮阴,便以画炭精人物画为生,含辛茹苦笔耕不辍。迄今为止,于宪龙画过的人像逾18000张。炭精画是我国一门古老的民间艺术,又名炭画,是绘画艺术的一个小分支,它源于国画,又区别于国画。炭精画有较强的立体感、丰富的色调层次和细腻逼真的表现效果,集艺术性和实用性为一体,不变形、易保存、不褪色。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于宪龙如今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做一些受损严重、数码扫描无法复原的老照片业务,重复着他早已习惯并清淡的画像人生,不折不挠地坚守着。他说:“我没有其他爱好,只要一天有事做,就说明我还有用,要尽力为别人挽留一些记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技法 中华炭精画 
08月22日

《羊城晚报》:炭精画小店"盛景"不再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羊城晚报讯(记者 常思雯)东莞振华路老街,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狭长的街道一眼是望不尽的,信步于老街,沿路有很多照相馆和画相馆,大多历史悠久,成为老街独特的风景。时光流逝,这个东莞曾经的商贸聚集地已经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有一位炭精画师傅的小店位于老街深处,仅几平方米但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炭精画,令路过小店的人不禁驻足停留。今年是杨师傅入行的第20个年头,提起心爱的炭精画,他的心头五味杂陈。
  
  “见过炭精画,老外来找我”
  
  一个放大镜,一盒炭精粉,毛笔数支再加上一张素描纸,这是杨师傅作画时的全部“行头”。他告诉记者,从事炭精画之前,他是个素描好手,1988年在下乡的日子里一本画册走天涯,村民们搬着凳子、伸长脖子排队等着被杨师傅画。1990年杨师傅自学炭精画,将小店开在了振华路老街,一住就是20年。
  
  在画相馆的墙壁上,一幅幅人物像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有彩色的,更多的是黑白的。杨师傅称,这些都是模拟相片画出来的。记者拿着照片和炭精画仔细对比,虽然照片和画相上的人物几乎一模一样,但再看,后者感觉更舒服、更柔和。杨师傅很得意,称这就是炭精画的精妙之处。炭精画保存时间之长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杨师傅说一般顾客拿来的相片至少都有十几二十年的历史,相片发黄退色,而炭精画只要保护妥当,100年都不会变样。
  
  在杨师傅的众多顾客中,也有对于炭精画艺术很钟爱的国际友人,他们中有巴西、美国、俄罗斯、日本等来东莞旅游或者洽谈公事的外国人。“老外见到炭精画都很惊讶,我虽然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很多见过炭精画的老外过不久都会拿着自己或者朋友的相片来找我,要我作画。有的老外很可爱,还会跟我讲价钱。”
  
  “以前数十人,就剩我坚持”
  
  据杨师傅介绍,炭精画本是一项民间艺术活,在清朝时非常流行。现在的炭精画主要用于还原、放大旧照片和人物特写。在他的印象中,1993年到2000年东莞还很盛行炭精画,在当时拿着相片找杨师傅画画的人络绎不绝,一张五寸的炭精画都能卖上百来块钱,大一些的画相卖到上千元都有。但随着数码时代的来临,人们已更多地依赖电脑保存相片,炭精画事业也由此走向衰落。“现在很多人图方便,都用电脑扫描照片,生意没以前好做了,以前一天可以接几单生意,现在可能几天才有一单,身边的一些炭精画师傅也收摊改行了,现在就剩下我坚持这份事业。”在杨师傅的印象中,炭精画盛行的上世纪90年代东莞从事炭精画行业的师傅有数十个,现在在东莞应该不超过五个。
  
  杨师傅最近很清闲,手头上刚接的活也快做完了。每天,他都早早地到铺子里,稍作收拾,就坐在那把椅子上,左手拿放大镜,右手执笔开始一天的活计。他说现在生意平淡,就可以更加专心地作画,这样不被打扰的日子简单又快乐。杨师傅曾经收过几个徒弟,但因为各种原因他们都没有坚持下来,杨师傅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和他同样对炭精画热忱的年轻人,让这门手艺一直流传下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羊城炭精画 羊城炭精画像 
08月21日

《清远日报》:谭氏父女的炭画情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清远日报讯(记者 成谕福 黄昱茜)近年来,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和数码摄影的迅猛发展,摄影从一种“少数人”的专属而走进“寻常百姓家”,伴随而来的传统画像行业也日渐式微,会画炭精人像的画师更是少之又少。
  
  坚守画像“阵地”的父女
  
  在人流熙攘的清城区南门街,不少市民会发现,这里还仅存三家炭精画摊坚守传统画像“阵地”,而且画摊主人之间来往“密切”,仔细一打听,才发现三个档主是父女关系,一档是父亲———谭桂明,另外两档是双胞胎女儿———谭少琼、谭少平。
  
  谭桂明是龙塘人,读初中的时候,偶然在街上看到了从广州来画炭精画的师傅画人物肖像,“用几枝秃笔和一盒炭粉,炭精人像跃然纸上”,画师的神奇画技使他着了迷,从那以后他买来颜料,自制了画笔也学着画了起来,经过努力钻研,最终“无师自通”学会了炭精画。
  
  在民间,炭精画又叫炭画,以炭精粉为绘画颜料,以炭铅笔、擦笔、药棉和橡皮为绘画工具。之所以深受广大群众的青睐,皆因用炭精粉画的人物肖像,黑白分明,柔和细腻,层次丰富、色泽持久。“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画肖像更是如此,谭桂明的作画工具基本上都是根据他画画的操作习惯而特制的,所以使用起来得心应手。“以前有特质的画炭精画的素描笔的,如今较难买到,所以自己买回其他画笔再改良加工。先是用鸡蛋清将笔毛糊一下,使笔毛硬一点,因为画像的线条有大有小,所以笔也应该有大有小,按照自己喜好而改造,或尖,或扁。尖笔用来画线条,如发丝和纹路,粗笔用来涂阴影,这样一来,画出来的人物肖像才更逼真。”谭桂明告诉记者。
  
  据介绍,炭精画的造型的全过程可分为轮廓造型与明暗造型两大部分,其中轮廓造型主要是整体定位,落笔要轻,然后进入局部深度刻画阶段,揉粉的时候以笔尖粘少许炭精粉,在其它白纸上试过轻重方可落笔,笔含粉的色度要做到心中有数。大的明暗关系画好后,可以进入最后的深度刻画和整体的调整,在整个调整阶段,用不蘸粉的排笔,蘸粉的排笔和炭铅笔,橡皮等交替灵活运用其间。
  
  学会画炭精肖像画后,谭桂明就经常利用闲暇给人画肖像,由于他画的炭精肖像画造型精致,层次分明,所以找他画像的人也越来越多。他告诉记者,高中毕业后他一直在龙塘一间学校当老师,教数学退休后才把画摊摆上街头。
  
  姐妹承父业
  
  退休之后谭桂明衣食无忧,如今又步入古稀之年,每天清晨,他会早早地起床,吃了早餐,洗漱完毕,搬出桌子和作画工具,在显眼处悬挂自己颇为得意的画作,开始一天的摆摊,招揽客人。
  
  生于70年代的谭少琼和谭少平,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升学,妹妹谭少平去了深圳工厂打工,由于工厂劳动强度大收入又低,做了没多久,打电话回来跟老爸诉苦,想回来学画画,谭桂明欣然应允。于是,姐妹俩就都回到了家里跟父亲学画,并以此为业。
  
  姐姐谭少琼说:“出去打工,倒不如自己学一门手艺,学画画。”刚开始学画画的时候,两姐妹都觉得要画好炭精画难度比较大,曾经想过放弃,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谭少琼凭着刻苦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了父亲传授的炭精画绘画技法。她还利用油画等绘画技法,在画炭精画的时候,将其融合其间,并且能够快速准确画好一幅作品。她说:“一般两三个小时就能画好给顾客拿走,如果简单的只需要两个小时,如果较大张的则需要三个小时。”妹妹谭少平在刚开始学画画的时候,每一幅画都要给父亲修改,时间一长就养成了习惯,就算现在摆摊立了门户,她给顾客画的每一幅画,都要拿给父亲过目,这样每幅画经过父女二人的共同把关,客人都比较满意。但是,妹妹谭少平的这种习惯,在姐姐谭少琼眼里却是一种依赖的表现。谭少琼说,在生存的挑战面前,相对独立,减少依赖,才能经得起竞争的考验。
  
  谭桂明表示,谭少琼绘画最大的特点就是着色很准,在画出基本的形体结构之后,她就能很快速地利用炭精画的主要技法揉粉来做大面积的着色,短时间内就可以将画中人物的明暗比例描绘出来,看起来有速写的感觉。
  
  如今,对父亲而言,画炭精画就是爱好,是宁静和快乐。对女儿来说,画炭精画是谋生手段,是生存的保障。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清远炭精画 清远炭精画像 
08月21日

《南国今报》:炭精画艺术的坚守者——梁德明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南国今报讯(记者 刘山)随着电脑和数码相机的普及,炭精画像摊在柳州街头已经很难看到。但是,在连塘路一家银行门口,56岁的艺人梁德明至今仍在坚持。他绘制的炭精画,常常引来过往路人的注目。在数码照片流行的今天,炭精画将如何生存?昨日,在画摊前,回忆起入行20年来的经历,梁德明心头五味杂陈。
  
  10元钱在“河南天桥”起家
  
  帮人画炭精画像之前,梁德明在一家工厂任美工,帮工厂绘制广告画、搞产品设计。上世纪八十年代末,由于各种原因,梁德明离开了工厂。
  
  梁德明急需找到一份工作来解决生活问题。他先是到楼梯山考了一本驾照,打算帮人开车。后来他发现,很少有单位愿意请还拿着实习驾照的司机。
  
  心情苦闷的梁德明在河南桥头天桥一带徘徊,那时路边有很多帮人画炭精像的摊点。炭精画色调层次丰富、细腻逼真,引起他的兴趣。
  
  在照相技术还不普及的年代,炭精画像生意还不错。而画炭精像成本低,一管炭精粉才8分钱,再加上几支擦笔、一团药棉、一块橡皮就可以出摊了。梁德明花10元钱,购置了绘画原料。不久,河南天桥下多了一个炭精画摊点。
  
  常面对生活阴郁的一面
  
  不过,炭精画在民间多是取代照片,作为遗像使用。跟炭精画师傅打交道的,大都是家中有变故的事主。画师面对的,往往是生活中沉默、阴郁,甚至晦暗的一面。
  
  入行不久,梁德明碰上一单生意。一户人家到河南桥头找人画像,这家人出价300元,但条件是画师上门,为在家中病故的老人画像。
  
  平常帮人画遗像,多是对着照片临摹。许多画师都嫌到事主家画死人阴气太重,没人愿接。那时,帮人画一幅炭精画可以收入15元,300元相当于画了20幅像。穷困潦倒的梁德明一咬牙,接下了这个活。
  
  事主家住在马鞍山脚一带的民房里,房间里光线幽暗。为了还原老人的面相,梁德明只能俯身近看遗容。房间里弥漫着浓浓的香火烟气,阴森压抑,梁德明在这样的环境里呆了两个多小时,直至绘制出令事主满意的照片。
  
  近20年来,梁德明为公安机关绘制过嫌犯人像,帮交通事故、凶杀案逝者,以及各种意外身亡的死者绘制过炭精画像。
  
  传统手艺面临失传
  
  入行不久,梁德明感觉到,柳州炭精画像的竞争十分残酷,同行之间几乎不做交流。
  
  许多老炭精画师傅还记得,上世纪90年代,在天桥曾发生一起刑事案。这起惨剧,更增添了行业内的纠结。梁回忆说,当时有位“天桥画师”收下一个徒弟。不料,徒弟出师后,就在师傅对面开了一个画摊,并以低于行价近半的价格招揽生意。徒弟的行为令师傅大为光火,两人发生争吵。
  
  最后的结果是徒弟殒命街头、师傅进了班房。此后,柳州炭精画行内形成了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再招收学徒。
  
  画炭精画是冷门,2000年的时候,柳州大约有十多位画师。如今,只有寥寥数人还在努力支撑。梁德明认为,懂画炭精画的人越来越少,跟没有人愿意将这门手艺传下去有一定关系。
  
  眼看这门民间手艺在柳州街头渐渐消失,梁德明心有隐痛。他告诉记者,有生之年,他打算办一个班,招收几名弟子,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敢与电脑抢饭碗
  
  在生意兴旺的年代,一个“天桥”画师一天能接五六单生意。现在,同样在闹市街头开摊,常常一天只能等到一两个顾客上门。除了少有人传承手艺,数码时代的来临给这个传统行业带来巨大冲击。
  
  感到生意明显减少是在2002年以后,距离梁德明摊点不远处,一家电脑画像点开张了。听说电脑画像分把钟就能搞掂,老梁特意跑去观摩。回来后,他惴惴不安,担忧有一天饭碗被电脑抢走。
  
  不过,坚持到今天,梁德明的观念有些改变,“电脑并不是万能的,许多特殊照片,最终还是要由炭精画来完成。”
  
  前几天,他刚刚接到一单生意。一位顾客要为爷爷画像,这位顾客的爷爷多年前故去,生前没有留下照片。为了达成心愿,这位顾客带着姑婆、六叔的照片找到梁德明,希望老梁能为他“合成”爷爷的容貌。
  
  “额头是六叔的,神态要像姑婆……”顾客提出诸多要求。画像草图已经出来,这两天,梁德明正在根据顾客意见进行修改。
  
  用姐姐的照片为父亲画像,把指甲大小的人像照片复原成大幅画像,根据顾客的口述描画画像,这些活梁德明都接过。讲到这里,梁德明颇为自得。他拿出一张顾客提供的照片,画面中,老人身着汗衫,面呈老态,眼袋下垂,脸上布满皱纹和老人斑。
  
  “像这样的照片,电脑不敢接,因为无论怎么修,都难以达到满意的效果。”在梁德明的笔下,老者理着平头,身着唐装,五官清晰,神采奕奕。
  
  把炭精画当做一门艺术
  
  老市民都喜欢把炭精画师傅叫做“炭画佬”,妻子和儿子对这门手艺一直不以为然,但梁德明在心中坚信,自己搞的也是一门艺术。
  
  梁德明的炭精画像透视感强,找他画画的顾客都说,他的画像神态捕捉得好,而且很有立体感。老梁的画有艺术功底,这是在今天,他仍受到顾客喜爱的一个原因。
  
  平常没有接到画的时候,梁德明就拿出速写本,对着街景、行人画速写。收摊回到家,他有时拉拉二胡,有时对着石膏像练素描。他告诉记者,要想把炭精画这个传统艺术传下去,一定要提高自己的艺术修养,绘画基本功不能丢。
  
  为了提高画像的质量,梁德明还购买了相机、相片冲洗装备,以及相片放大装置。力求在画像时,精确画出人物五官比例。
  
  梁德明拜专业老师学过素描,他觉得画炭精像挺适合自己,他要把炭精画艺术一直做下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国炭精画 中国炭精画艺术 民间炭像 
08月21日

《内江晚报》:“穷孩子”的奋斗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内江晚报讯(记者 唐璜)他是农村里出来的,过去家里很穷,但他吃得苦,自学得一手好画,这也为他赢得了好口碑。他还无私帮助他人,带动下岗女职工在十字绣艺术领域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日前,记者在东兴区西林大道一十字绣装裱店内见到了这位传奇般的人物,他向记者讲述了他曲折的人生经历。
  
  1
  
  他叫王利,今年42岁,老家在东兴区平坦乡。虽然在偏僻的农村长大,但他与同龄伙伴不一样的是,他天生爱画画。
  
  他回忆说:“小时候读书时,我就爱画画,开始不懂画画还是门艺术,但运气好的是,我家附近就有位美术老师,我就跟他学画素描及炭画。由于父母没有文化,他们认为我成天画画是‘不走正道’”。面对家人的不理解,王利内心很苦闷,“虽然家穷,但我天生心气高,不愿放弃理想,我应该继续学画画,有了技术,走到哪里都不怕。”就这样,他便利用一切有利时间,瞒着父母跟老师学画画。
  
  初中辍学后,王利开始外出打工,但因为穷别人瞧不起他,加之他个性强,便辞掉工作,一个人怀揣着画笔,身上带着借来的200元现金,背井离乡来到云南,开始了摆摊画像的创业生涯,那年他20岁。
  
  2
  
  “刚开始摆摊现场画像,大家都图稀奇,引来不少过客。”王利回忆说,那阵炭画对许多老百姓是件新鲜事物,每天围着看画画的人很多,有些人挤不进来,还爬上树来观看。正是这段时间,他认识了一位同行师兄,也是画炭画像的,两人经常走在一起,一高一矮,常常引来不少回头客。
  
  王利说,起初生意好了一阵,大家看稀奇看够了,后来慢慢就冷下来了。他思考后认为,造成生意冷清的关键原因还是技术不过硬。意识到这一点后,他又拜师学炭精画半年时间。之后,他又到云南摆摊画像,生意越来越红火,“生意好时,每天能接三至四张画,后来开店专门画炭精画像,这一画就是整整16年。”
  
  3
  
  外面的世界再精彩,也挡不住归家的愿望。有一年,王利回到老家内江,看到家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决心把自己的炭画技术展现给家乡的父老乡亲。之后,他开始在内江画炭画及附带装裱。让王利意外的是,来画像的人很少,而找他装裱十字绣的顾客则非常多。
  
  一次,一位客户无意间建议说:“你画画技术这么好,还不如在十字绣上创业,免费教我们大家来学和裱画。”一句话,让王利茅塞顿开,调整了创业走向,从此跨入十字绣领域,用一针一线串起自己对色彩、构图的独特审美,同时赢得爱好者们的赞赏。一位摆烟摊的下岗女工在王利指导下,她的一幅十字绣作品在网上获得大家赞赏的同时,也为她下岗自谋生路打开了渠道。
  
  王利的创业路越走越宽,从一个穷孩子到个体老板,从漂泊他乡到回归故里,从中走过的路无论怎样艰辛,在他内心有个信念始终支撑着他:“一个人要有理想,理想的实现要靠技术、文化,这样才有生存立足之地。”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内江炭精画像 
08月20日

《内江日报》:画像师现磨豆浆助画像增收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内江日报讯(记者 邹英)“现磨豆浆,是不是现磨的哟?”近日,一位女士经过市中区北街一个巷道口时,被小摊上的招牌“现磨豆浆每杯2元”吸引住。
  
  “请放心,绝对是现磨的!”摊主微笑着回答。
  
  听到女士说要一杯,摊主立即把摊子上摆放的黄豆、绿豆、红豆、花生酥等近十种原料各舀了一些放进磨浆机,加入水便开始磨,很快香味飘散出来。
  
  过了1分多钟,豆浆磨好了。女士接过杯子,喝了一口后情不自禁地赞叹:“嗯,真香!”
  
  “为什么磨得这么快呢?”女士离开之前疑惑地问。
  
  “原料早已洗净、烘熟,加入的水是冷却到40摄氏度左右的开水。将原料磨细就变成美味的豆浆了,顾客需要几杯,我就磨几杯,一次最多能磨6杯!”摊主解释道。
  
  这位摊主名叫尚礼军,是一名画像师。
  
  画像师怎么会卖豆浆呢?正当记者纳闷时,尚礼军说:“我画炭精画像已经20年了,天天坚守在这里,以前等待生意时感觉无聊,总想另外找点事情来做。”
  
  “我在东兴城区买了一杯现磨的豆浆,很好吃!”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哥哥的一句话让尚礼军对现磨豆浆产生了兴趣。于是他在城区走了10多条街,到处寻找现磨豆浆的摊子,仔细观察并买来品尝。
  
  “在实地察看的同时,我还上网查资料,研究怎样才能把豆浆磨得又香又营养。”尚礼军告诉记者,第一次磨出来的豆浆并没有卖给顾客,而是拿给家人品尝,请他们提意见,不料家人都说味道很不错。
  
  今年1月18日,尚礼军开始利用等待炭精画像生意的空闲时间摆摊卖现磨豆浆。
  
  记者看到,摊子上放着很多原料,除了豆类,还有枸杞、红枣、芝麻、核桃等。
  
  “每杯豆浆由八九种原料磨成,这些原料都是原生态,磨出来的豆浆自然是绿色食品。”尚礼军透露,现磨豆浆,磨出营养,喝出健康。也许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生意一直都非常好,回头客也多。
  
  一个多月来,附近一位老大爷把尚礼军现磨的豆浆当成保健品,天天都要买加了枸杞的现磨豆浆。
  
  特别有趣的是:有一次,一个小伙子来到摊子前买了一杯现磨豆浆,因为味道好,他一口气就喝完了,然后笑着对尚礼军说:“师傅,再来一杯!”
  
  生意好,效益自然也好。尚礼军现磨豆浆每月纯收入1500元左右,加上画炭精画像,每个月总收入达四五千元。
  
  “现磨豆浆不会影响我做画像生意,反而让我的日子过得更加充实,也增加了收入!”尚礼军乐呵呵地说。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内江炭精画 内江画像 

 

学会炭精画,朋友满天下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