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第一门户-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全球第一本炭精画护照

 

中国炭精画高级函授

 

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

欢迎访问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网站! >> 请记住官方唯一域名(www.tanjinghua.com)!“tanjinghua”是“炭精画”的全拼,记住只消三秒钟!请相互转告!天下炭友是一家!
08月16日

《广州日报》:“罗氏炭相”传人岁罗永新画炭相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广州日报讯(记者 曾向荣)在肇庆市区的一座老式建筑内,有一家不起眼的炭相馆。斑驳的老屋墙壁上,挂满了国内名人的炭相。其中,10幅“共和国十大元帅”炭相作品,惟妙惟肖。
  
  换点大米鸡蛋 也行
  
  43岁的罗永新是“罗氏炭相”的传人。每天早上8时,他都会准时来到炭相馆。馆外的马路,车水马龙,喧嚣不已。
  
  这堪称一个炭相世家。罗永新记得,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只要是农闲季节,父亲罗云汉就会背着工具“逛村”。虽然辛苦,但这门技艺也能换点大米、鸡蛋,有钱的就给钱。“那时候一幅炭相收0。5元~1元。”罗永新说。
  
  他的老家在粤西农村。对于远离城镇又没有照相机的乡村而言,炭画相当时风靡一时,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会找他作画。也有人拿着一些底片已丢失的残旧照片,要求临摹成炭画,以便保存。
  
  保存百年 不褪色
  
  “炭画保存一百年不褪色,一般的照片二十几年就斑驳泛黄了。”罗永新说。
  
  上世纪80年代初,画一幅炭相价格8元~15元。当时,罗永新的父亲每个月也就画两张,已解决他的学费。
  
  盘国胜是罗永新的表亲。60多年前,他的父亲为自己画了一幅炭相画,至今保存完好。“炭画属于一种传统的民间艺术,相比山水画、国画、油画而言,比较简单一些。”盘国胜认为。
  
  自学成才 偷师学艺
  
  罗永新的父亲并没有受过绘画的科班训练,他的功底受之于老一辈的耳濡目染。罗永新的爷爷有好几个兄弟“都是自学成才,很多时候到街边偷师学艺”。
  
  跟打铁、做木匠一样,画炭相被视为一种生存手段。中学毕业后,没能考上大学的罗永新走上了父辈的道路。他很快就掌握了画炭相的诀窍,随后也开始像父亲那样,四处“逛村”,招揽生意。
  
  后来,罗永新一家从老家云浮搬到了肇庆。他认为,肇庆有做炭画的传统,比其他地方的生存空间大一些。
  
  黄金时期 很少有人讲价
  
  和祖辈不同,炭相已经不只是兴趣,更是生存方式。这个古老的行当,罗永新一干就是20多年。
  
  炭相最辉煌的时期在上世纪90年代。罗永新回忆,那时很多人上门来找他画炭相,每个月有六七十张,每张价格在80元~120元之间。“很少有人讲价,我感觉自己很受人尊敬。”那时即使是在街边摆一张台子,也有不少生意。
  
  前来画炭相的顾客,大多是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他们常常把结婚照拿来画;也有一些怀旧者拿来当年上山下乡时的老照片,希望留住青春的记忆。
  
  2005年后,罗永新发现生意清淡了很多。“受到电脑和数码技术的冲击。”
  
  来画炭相的人越来越少,“一个月下来,能画10多张就算不错了,炭相生存空间缩小的危机感正向我逼近”。
  
  处境尴尬 一些同行陆续改行
  
  炭相的处境至今尴尬。在盘国胜看来,与国画、山水画受到的尊崇相比,炭相似乎“上不了台面,登不了大雅之堂”,“搞画展的时候,往往没有炭相的位置,很多人觉得,炭相不是绘画的一种类型”。
  
  “画炭相先要打草稿,然后描摹,最后正式画到纸上。”罗永新说。最费时的就是打草稿,需耗掉一半的时间。打草稿时要把相片放大。通过人物的相片或者祖辈遗留下来残缺不全的相片,用九宫格或放大机将它放大,然后用炭精粉进行细致的艺术加工,成为放大后完整逼真的肖像。
  
  如今,在肇庆市城区,仍在营业的炭相馆不到十家,一些同行也陆续改行。
  
  一位姓姚的画师说,炭相和这个追求速度的时代格格不入。“一幅精细的炭相,有时花三天时间才能完成,价格一般在100元左右,很多人觉得太贵,不值得。”
  
  有人求变 把炭相染上颜色
  
  在对炭相的坚守中,罗永新开始求变,试图找到新的发展道路。他希望,炭相能够更有时代感,不要总是那么肃穆。
  
  “我尝试在炭粉中加入其他颜料,使画面看起来色彩鲜艳和生动。”
  
  尽管目前炭相行业处境艰难,但罗永新并不反对儿子将来也从事炭相行业。不久前,他花了两个月,设计并制作了10幅“共和国十大元帅”炭相作品,表达他对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祝福。
  
  罗永新希望,作为一门古老的技艺,炭相不要失传。他也期待着,美术学院能够开设这方面的课程,让更多人学习和了解这门古老的艺术。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罗氏炭像 罗氏炭相 
08月15日

《现代汉语词典》有收录“中国炭精画”吗?


分类:问学堂 | 超过 人围观

《现代汉语词典》是中国首部权威的现代汉语规范型词典。“炭画”被收录其中。“中国炭精画”是炭精画(炭画)新概念,提出来的时间并不久。
  
  《现代汉语词典》在第1225页收录了“炭画”,解释是:“用炭质材料绘成的画”。
  
  《现代汉语词典》始编于1958年,是中国首部权威的现代汉语规范型词典,它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编纂,著名语言学家吕叔湘先生、丁声树先生曾先后主持工作,参加编写的人员有数十人,由商务印书馆出版。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画 中国炭精画 现代汉语词典 
08月15日

中国新闻网:传统手工艺精心勾画 百年画店有后人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新闻网讯(记者 陈勇)在福州市台江区达道路一间狭小的铺面,记者见到了正在用传统手工艺精心勾画人头像的高信钿。
  
  高信钿五十开外,头发却过早花白了,此生他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为生者作画和为逝去的先人作纪念画。
  
  见到记者,高信钿打开了话匣子。据他讲,这间老店是他的曾祖父高开榜开的,如今已有四代传承。曾祖父和他的祖父高翼鹤因工艺精湛,声名鹊起,有好几幅画被福建省文化馆收藏。
  
  谈起作画的工艺,高信钿介绍说,他的这门手艺,用的材料是炭精粉和彩色矿石粉。黑白炭精画的收藏期更长,而彩色矿石画,现在工艺技术近乎绝迹。
  
  记者亲眼见识了高信钿的细腻的画风,这种画风不仅有中国传统的工笔画的精致,还吸取了西洋的透视技法。所以,高信钿的肖像画层次感很强,毛发透出光泽,眼睛炯炯有神,无论站在哪一个角度欣赏,肖像人物仿佛都在随形而动。
  
  然而,随着时代的变迁和科技的发展,这门古老的手艺也陷入窘境。数码时代使原本红红火火的手工制作肖像画的生意越发显得冷清。
  
  高信钿说,六十年代前,画肖像对于年轻人来说显得时髦,那时生意挺不错,九十年代后,画去世的先人的纪念画则是他们主要的生意。最好的光景,每个月要画五十多幅,相当于每天完成二幅画。
  
  现在这间百年画店要坚持下去就显得吃力和艰难了。高信钿说,如今数码摄影连底片都没有,照样博得年轻人的青睐。临近春节,理应是旺季的肖像画店,却遭遇了又一年的反季节低潮。
  
  所幸的是,高信钿的儿子在传承祖辈的手艺的同时,如今也试图把这一传统工艺与电脑技术相结合,并且有了良好的开端。高信钿相信,这门祖上流传下来的手工艺,在新时代也能发扬光大。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艺术 炭精画店 百年老店 
08月15日

《汕头特区晚报》:59载炭精画艺后继乏人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汕头特区晚报讯(记者 张烈华)耄耋之间的李绍明老伯,画炭精画大半辈子,至今热情不减。
  
  李伯于1946年在老市区永泰路画人像,1949年搬往红砖楼(金凤坛)东侧一直至今,从未间断。不少老汕头人都知道红砖楼旁有个画炭精人像的,门口悬挂着洪妙、姚璇秋、三毛等人像炭画。“文革”期间他的数十幅画作被当作封资修产物被红卫兵没收,转而画毛主席像,当年曾经画过一幅高达4米高的毛主席像。
  
  如今,林伯宝刀不老,不久前画了一幅成龙的炭精人像惟妙惟肖,一些远在东北、上海、香港等地的人们还特地请李伯为他们的长辈绘画。
  
  李伯从不收徒,他育有7名子女,子孙满堂可无一学画画,看来李伯这一手炭精人像画技艺怕是后继乏人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汕头炭精画 
08月15日

梁冲


分类:艺人汇 | 超过 人围观


  
  梁冲,1955年出生,湖北武汉人。自幼酷爱美术,早年师从湖北美院梁培浩教授,刻苦钻研各种绘画技能,作品曾多次发表、展览及获奖。
  
  从事民间美术工作后,对“炭精画”情有独钟,并四处拜师求艺,经历了漫长的艰辛,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形成了独特的艺术风格;其画作喜闻乐见,雅俗共赏,给人美的享受。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梁冲炭精画 武汉炭精画 武汉炭精画像 武汉炭画 湖北炭精画 
08月15日

内蒙古新闻网:王万瑞首创宣纸炭精画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内蒙古新闻网讯(记者 保尔)在呼和浩特市文化宫街宁宇古玩城三楼,有一间叫画艺轩的画廊,许多人被这里惟妙惟肖的人物、山水和鸟兽画所吸引。这些画笔触明快典雅,细腻柔和;从蓝天白云、鸟兽毛皮到人物神态,极强的真实感令人分不出究竟是照片还是画。6月12日,画艺轩的主人———王万瑞笑着介绍:这些都是炭精画。
  
  说起炭精画,一些上了年纪的人知道,那是用毛笔蘸着炭精粉末在画像纸上绘出的画。据说炭精肖像画由于其极为逼真,三四十年代在上海曾风靡一时。随着历史的演进,照相机的普及和电脑的应用,炭精画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年近50岁的王万瑞出生在一个绘画世家,他的父亲王辅从20岁起画炭精画,直到病危才放下画笔。打开父亲的遗作,王万瑞发现,父亲的画都是黑白人物肖像。由于炭精画是用毛笔蘸着炭精粉末来画,所以通常都画在纸质较厚的画像纸上。然而,用画像纸作的画立体感差,也不能装裱。怎样才能推陈出新,让炭精画绽放出新的光彩牵经过苦思冥想,王万瑞把目光放在了改变画纸上。
  
  他尝试着在宣纸上画炭精画。画破了上万张宣纸后,王万瑞终于掌握了在宣纸上做画的力度。他废寝忘食地钻研碳精画,按妻子李淑婷的说法:“已接近痴迷的程度。”如今,王万瑞的炭精画突破了只能画人物以及黑白色调的局限,山水、鸟兽都五彩斑斓地跃然纸上,他已成为全国在宣纸上作炭精画的第一人。
  
  炭精画有着独特的效果和收藏优势———不怕晒、不褪色、不发黄、真实感强,因而受到很多收藏者的青睐。内蒙古书画院的刘书记等许多业内人士也称赞不已。
  
  “我想在呼市举办一个以草原文化为题材的炭精画展,让更多的人了解内蒙古,了解炭精画、学习炭精画,不要让炭精画退出绘画的舞台。”王万瑞道出了自己的理想。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宣纸炭精画 炭精画 
08月15日

《内蒙古晨报》:王家瑞和他的炭精画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内蒙古晨报讯(记者 苏晓东)家住呼和浩特的王家瑞痴迷上了炭精画创作,他尝试在宣纸上作画,不仅画肖像画还画中国山水花鸟,画内蒙古风土人物,题材广泛。他现在正在创作蒙古族服饰系列、蒙古族人物系列,主攻蒙古族题材,为把内蒙古推出去做贡献。
  
  他说,他的宣纸作画,题材拓展已经取得成功,得到了业内许多专家认可,并备受大众欢迎。他梦想有一日,他要在内蒙古美术馆办一个宣纸作画的蒙古族风土人情题材展览,让更多的人认识炭精画。这需要积累,他天天不停创作,也为这一梦想准备,有许多人高价购买他的画作,他大部分不愿出售,等着有一天积累多了办展。这一切,源于他的一个心愿。王家瑞的老父亲王辅是内蒙古展览馆惟一一一位画炭精画的画家。过去只为人修改残损照片翻版或画一些人物肖像。从小喜爱画画的王家瑞从小就和父亲学习画画。在父亲去世时,他萌发想法一要把父亲传给他的技艺传下去,二要进行创新,把炭精画创作方式推陈出新。这之后,他就不停创试,在不断失败中终于喜获成功。
  
  王家瑞查了好多资料和网站,发现在国内还没有像他这样作画的。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王家瑞炭精画 内蒙古炭精画 
08月15日

《南方都市报》:满纸尘灰炭画人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南方都市报讯(记者 龚萍)开相馆、画炭画、卖烧瓷画……从广西来东莞生活的18年间,40多岁的杨贵森一直坚守在振华路。同样,上世纪80年代因工作关系从广州搬来东莞的李世明,画炭画也是一画就20多年。受电脑科技的冲击以及莞城旧区改造等因素的影响,炭画相生意大不如前,不少艺人纷纷转行或关店。振华路上目前仅剩4家炭画店,李世明和杨贵森至今还见证着炭画行业在莞城的兴衰。
  
  90年代有10多家画馆
  
  “杨叔,帮忙看下我的店铺。”昨日上午,人来人往的莞城区振华路上,杨贵森抬头看了看隔壁手机卡店的小伙子,爽快地点点头。
  
  小伙子口中的杨叔才40多岁,18年前他就开始在振华路上开店卖炭画。在他印象中,90年代是莞城炭画行业的繁荣期,振华路最多时曾有10几家炭画馆,“90年代中期的生意最好,一幅炭画或烧瓷画最少都要200元,我一天都能接好几单活。”说起那时的情景,杨叔至今仍津津乐道,“90年代我曾下到各个镇,下乡画画五六年,认识了很多顾客。”3年前,中堂一名顾客辗转多次找到了他,“一定要我给她画幅画才肯离开。”
  
  而在振华路35号,李世明在一栋向朋友借来的老房子楼梯口摆上桌椅,陈列出画好的炭相,旁边挂着“画炭相”三字招牌。李世明的画室是那排老房子的楼梯,楼梯两侧挂满了他20多年来的作品。一眼望去,毛泽东、邓小平,邓丽君、巩俐,似乎在诉说着岁月的变迁。最多的是毛主席相,加上档口正中的那幅,一共是10幅。
  
  来找李世明画炭相的除了本地莞人外,还有香港、新加坡等外地人,甚至还有一对外国人来找他画结婚照。“你看这幅,12年了,主人还没有过来取相。”李世明指着一幅1996年画好的人像说。
  
  坚持不用电脑“偷工”
  
  李世明说,画炭相不似普通画像简单,除了炭精使画像能长久保存外,精细的技艺才是炭相经久不衰的关键。相比50元就能打印出的画像,炭相动辄三五百元的高价令这一技艺渐渐被人们冷落。但李世明认为,“虽然现在电脑技术发达,什么像都能做出来,但是传统的炭相是永远也不能淘汰的!”
  
  “画炭相就像洗衣服,要经过一二三遍的程序。”因此,一幅普通的炭相,也要画上三四天。李世明画像时,除了戴上老花眼镜外,还拿了一个放大镜,他说这样才能画得分毫不差。
  
  李世明坚持的是工艺,杨贵森坚持的是良心。杨贵森表示,除了手工外,很多画炭相的人也会借助电脑,“那样确实是快很多,但我能不用就不用。”他说,用电脑画出来的炭相跟手工的表面上没区别,但防潮性会弱很多,“用电脑和手工都是一样的价钱,我偷下工,感觉像是在欺骗顾客,良心上过不去。”
  
  不愿让下一代再学炭画
  
  画炭相除了用心还要用脑,非常人想象中那么简单。昨日下午,6岁的小婷随妈妈经过振华路看到李世明画画时,嚷嚷着跟妈妈说:“爷爷怎么画得那么好,我也好想学!”李世明摆出一副师长的样子,告诉小婷:“那你一定要有能吃苦的精神哦!”画久了,他的眼窝经常痛,有时候连太阳穴都痛得不得了,因此,他经常要靠喝鸭肝汤来缓解。
  
  这样的经历,使杨贵森也不愿让下一代再接手这一行业,“没多大出息,挣不了什么钱。”杨贵森表示,自己是这么多年习惯了这样的工作,无法放弃,但为了孩子的将来,不能再让他们走自己的老路。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方炭精画 都市炭精画 炭画人 
08月15日

东莞电视台:传统“炭画”技艺精湛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东莞电视台(记者 麦真喜)画画大家见多了,有用毛笔作画的,也有用彩笔作画的,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见过用“炭”作画的呢?虎门镇有一位老人,他的绝活就是用“炭”作画。
  
  和往常一样,这位老人每天都会在振华路的巷口帮人画画。嘘,别打扰他,他正在聚精会神地描画。据老人介绍,这种传统绘画手艺叫作“炭画”,“炭画”是一门古老的民间艺术,以炭精粉为原料,辅以木炭条、炭铅笔等,用擦、揉等方式进行绘画。
  
  老人从事这个职业有30多年了,过去生意很不错,特别是上世纪80、90年代,他每天都要画几幅画。近年来,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他生意就冷淡了许多。
  
  目前,虎门镇从事这一行业的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档口,而且基本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传统炭画手艺虽然面临青黄不接的困境,但还是有不少客人幕名而来修复老画像,客人表示,“炭画”不单逼真,更多了一份怀旧色彩。客人的褒奖是对老人们莫大的鼓舞,他们表示,一辈子都不会丢下“炭画”这一技艺。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东莞电视台 炭画技艺 炭精画艺术 

 

学会炭精画,朋友满天下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