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官方网站-为您服务!

 

全球第一本炭精画护照

 

会长语录

 

中国炭精画高级函授

 

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

欢迎访问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网站! >> 请记住官方唯一域名(www.tanjinghua.com)!“tanjinghua”是“炭精画”的全拼,记住只消三秒钟!请相互转告!天下炭友是一家!
08月25日

《天津日报》:炭画绘出美妙人生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天津日报讯(记者潘莹)俗话说“人过30不学艺”,而她却在51岁的时候拿起画笔,开始她的绘画之路,中央电视台《歌声与微笑》节目中展出了她结合歌曲《谷穗上的蝈蝈》的歌词所画的炭画,她就是东新街道铁城公寓的炭画爱好者由庆荣。

  

由庆荣年轻时就有很强的好奇心,爱学一些新的东西。用她的话说:“只要是没接触过的新鲜事物,我都要学,都要干,年过半百了还是这个脾气。”2006年,退休后的由庆荣和朋友、邻居们唱唱歌、聊聊天,还参加了社区里组织的合唱团。2007年一次偶然的机会,51岁的由庆荣接触到了炭画,她的生活状态由此发生了改变。经过几年的努力,2011年,在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台湾第十七界世界和平书画展中,她的作品《鸳鸯戏水》、《荷花》双双荣获金奖。炭画不仅成为了由庆荣最大的业余爱好,更使她声名远扬。

  

说起由庆荣与炭画的渊源,最应该感谢的是她的邻居炭画山水花鸟鱼虫系列的创始人邓振声,此种画法是绘画艺术中的一种,但区别于国画和素描。当由庆荣看到只用几支自制的毛笔在纸上能将山水、花鸟鱼虫、动物、侍女等画得活灵活现,很有立体感时,当即决定要拜邓振声为师,从此由庆荣成为了邓振声的徒弟。

  

拜师后由庆荣每周都按时到老师家中上课。由于她没有基础,就从最基本的技法开始学起,“排线”、“结构”、“明暗”……这些“外语”渐渐变成了口头语。每天拿着铅笔练习排线,经常一坐就是两三个小时,几张大白纸上,除了排出的线条,什么都没有。年龄大了,由庆荣画得时间长了眼睛和身体也渐渐感到不适,每当练习完,脖子和手都很酸痛,有时累得连晚饭都不想吃。即便这样,她硬是坚持下来。过了排线关,她就开始画一些简单的东西,水杯、饮料瓶子……这些在想象里随手就能画的东西,一到笔下却怎么也画不好,结构不准,透视不对,画出的东西总是别别扭扭的。一次画老虎,由庆荣将右手大拇指累的水肿了,就在她一度打退堂鼓的时候,她看到了一段故事:一个男孩严重残疾,四肢只剩下一只脚,但男孩没有放弃自己,用一只脚练习绘画,最终考入美术学院。此后,她又重新拿起画笔。为不影响家里事务,每天凌晨四点趁家人还没醒她就起床练习,晚上等家人都睡了,她又继续练两个小时。功夫不负有心人,由庆荣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画出的物品结构越来越逼真。经过4年的学习,由庆荣给邓振声当上了“助教”,辅导一些刚进画室的孩子,和老师一起整理、修改学生们的画作,邮寄到参赛单位。2011年,在第十七届世界和平杯青少年书画大赛中她获得了辅导老师奖和优秀园丁奖。

  

现在,她每星期仍坚持去老师家学习,一有机会还拿着画板去外面写生。5岁的外孙女也拿起画笔和由庆荣学习炭画,并在2012年世界和平杯青少年书画大赛上获得金奖。“我觉得,在绘画这条道路上真是活到老学到老,永远不会有学完的那一天。”由庆荣说。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天津炭精画 天津炭精粉 天津炭画 
08月24日

《海南经济报》:手中神来笔 纸上画人生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海南经济报讯(记者 陈文剑)白纸斜放,铅笔走动,炭粉涂抹,橡皮轻擦。三个多小时后,一张栩栩如生的人头像炭画就呼之欲出。
  
  今天要给大家介绍的是炭画师傅陈昌利。陈师傅今年40多岁,接触炭画二十余载,他画摊前的孙中山、周恩来人像以及一些现代画惟妙惟肖,每天都嬴得不少过往客商的赞叹。
  
  炭画是我国优秀的传统绘画,是一种古老的民间艺术,它只需炭粉、铅笔、毛扫、橡皮擦这四种普通工具,就能让任何事物栩栩如生地展现眼前,真实感可与照片媲美。
  
  最重要的是,炭画可以保存一百多年不变色,而一般的照片经历二十几年就斑驳泛黄了。
  
  “在炭画行业鼎盛时期,在全省各地随处都可以看到画师在城镇的一些老街揽活,如海口市的博爱、中山、新华路都有不少画师。在画人物肖像的同时,画师们还画山画水画鸟兽……一时间,炭粉作画百花齐放。但随着摄像器材和数码产品的普及,炭画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炭画画师也越来越少……”炭画师陈昌利提及历史,感慨万千。
  
  陈昌利在从小就喜欢画画,十几岁的时候,看到一些老先生画炭画,觉得很漂亮,就经常跑去看他们画画,他还拜一位老画家为师,专业学习炭画。不久他就入伍当兵了,由于他绘画好,所在部队的黑板报就由他包下来了,在这段时间,他的绘画水平又得到了提高。1989年,他从部队退伍,分配到电影公司工作,主要是在电影院画年海报。那几年,他一边工作一边坚持画自己喜爱的炭画。电影被承包后他索性出来单干,变成了专业炭画师。
  
  现在的数码相机那么方便,谁还会来画这种色彩单调的炭画呢?记者好奇地问陈师傅。陈师傅说,炭画可以长期保存,又显得很肃穆庄严,特别受老人喜爱,不少人在生前都会找一名好的画师,把画像留下来,一些年轻人由于只有祖先破旧的遗照,也会拿来“复原”,然后悬挂在客厅纪念。在清明、重阳等节日,群众都会拿着祖先们陈旧的遗照前来为祖先换“新容”。
  
  陈师傅说,港澳台人士和外国人对中国这种古老的绘画技术更感兴趣,“只要他们路过炭画摊,都会凑过来观赏,或要求现场作画,或购买现成画像。”琼山龙桥镇有一个台湾的老人,几年前为自己留了一张画像后,现在每年回乡探亲,都会把他在台湾上年纪的亲人的照片拿过来给陈师傅画,然后将这些炭画挂在客厅的墙上,现在客厅差不多都挂满了。
  
  陈师傅近来炭画生意越来越差,一个月也就画十几张,画一张炭画收入在120-200元左右,但一坐就是几个小时,“快照”也要三个多小时,客人要求高一点的要画一二天,所以说画炭画很艰苦,而每月收才一千多元。“有很多机会干别的工作,但就是舍不得放下自己喜欢的炭画。”陈师傅很平淡又无奈地对记者说。
  
  “我也收过一些学徒,但炭画要长时间坐,比较枯燥,后来都不学了。”陈昌利告诉记者。他的愿望是等攒足钱后,开一间画店,除了画炭画,还制作画框和装裱,条件成熟后,他将会开办炭画培训机构,广招学徒,将这门古老的民间艺术发扬光大。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南炭画 
08月24日

中新社:柳州发现“康公有为肖像”炭画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中新社(记者 张玲儿)广西柳州市现身一幅粉彩炭画,为康有为肖像,并有徐悲鸿印章,极有可能是国画大师徐悲鸿的真迹。
  
  画主小心翼翼地向记者展示了这幅画。这是一幅粉彩炭画,为康有为肖像,右方题有《康公有为肖像》,落款为“民国五年绘于海上”,并有“徐悲鸿印章”。另外还有“民国三十六年潘伯英收藏印”。整幅画色泽发黄,略有破损,画上康有为神态逼真,特别是脖子上的一颗痣尤为生动。
  
  画主介绍,此画是先祖传下来的。他自称是桂林荔浦人,爷爷曾经营当铺。他还说,这幅画经徐悲鸿夫人廖静文女士看过,但由于廖老身体原因没有表态;后来他又拿给广西艺术学院院长黄格胜鉴定,黄让其好好收藏。
  
  据史料记载,徐悲鸿1916年考入震旦大学攻读法文,得到康有为赏识,视其为艺苑奇才,并收为弟子。康有为经常拿出珍藏的中外名画供徐欣赏、借鉴,还请他为自己、亡妻以及朋友画肖像。从时间和两人的关系上看,这幅《康公有为肖像》有可能是徐悲鸿本人所作。
  
  2001年,《徐悲鸿画展》在桂林展出之际,徐夫人廖静文女士曾经透露,在抗战时期,徐悲鸿有七大箱画遗落广西,后虽然找回,但不排除一部分仍遗留在广西民间的可能。依画主的爷爷曾经经营当铺的说法,有可能得到徐悲鸿的真迹。
  
  记者并非此中行家,无从鉴别此画的真伪。前两天,画主携画去深圳了解市值情况,而后他打电话告诉记者,这幅画“百分之百是真迹”,因为已经有人出惊人的高价要买此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柳州炭精画 炭精画像柳州 徐悲鸿炭画 康有为肖像 
08月24日

左立芳


分类:艺人汇 | 超过 人围观

左立芳,女,1967年出生于江苏省淮安市,民间炭精画师。从小时候就学习画画,在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函授培训一年,走访上海众多炭精画像艺人并探索其艺术的内涵。曾于淮安市清浦区盐河镇上开设画像部。默默地专研炭画的艺术,默默地奉献社会。淮阴日报、淮阴人民广播电台等媒体曾多次报道。在1997年在国际“洋河杯”书画大赛中获三等奖。多年来,一直从事炭画工作。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左立芳 淮安炭精画 中国炭画 
08月24日

《今日临安》:一个画了几万张面孔的画像师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今日临安讯(记者 王蓓蓓)在新天地购物广场一隅,有个毫不起眼的“微型画室”,小得只容得下一张桌子和一个人。而画室外面挂着的几幅炭精画像,画中的人逼真堪比照片,常常引来过往路人的注目,并且让人不由得啧啧称奇。在数码照片广泛流行的今天,这个纯手绘画室的生意却依然能够保证画像师每月好几千元的收入。这种炭精画,到底依何生存?这位已近古稀之年的画像师,是什么吸引顾客为求一画从各地赶来临安?
  
  “赵师傅,我的画可以拿了吗?”“这几天画比较多,你那幅我晚上再加工一下,明天过来拿吧。”一位打扮时髦的女士看了下已完成百分之八九十的画像,说了句“真像”便心满意足地走了。画像师赵季良“打发”走这位顾客后,对记者说:“她拿来的那张照片已经很旧了,人影都模糊了,我所做的就是将照片上的人像画下来,相当于还原和放大照片。”这样的画,老赵每个月要绘制几十幅。“我画了几十年的画了。”已近古稀之年的他打开了话匣子,慢慢地说出了他的故事。
  
  3分钟速写后“一举成名”
  
  老赵祖籍嵊州,受母亲影响,从小喜爱画画。中国画、油画、水墨画、肖像画,几乎都是自学成才。24岁开始专门从事画像职业。那个时候,他总是背个画架,游走于杭嘉湖各个风景区,写生风景,然后就在附近村落给人画像谋生计。
  
  1971年,他第一次来到临安,在玲珑山一带写生,原生态的秀美景色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1974年,他从嵊州到余杭一路走走停停,并再一次来到临安,当时经过白水涧村,在村中心的空地上,他看到几个村民在一块儿聊天,他也坐下来,拿起画笔,3分钟时间就给其中一个村民画了幅速写。画完后几个村民围过来一看,不禁对他竖起大拇指:“您画得太像了!”然后几个人前拥后推地把他请到了那个刚当了“模特”的村民的家里,还在田间地头忙碌的村民们闻讯而来,排队求画。这一天,他总共画了17幅肖像画。就这样,老赵“一举成名”。
  
  自那以后,“成名”后的老赵开始在临安长期定居,在横畈、高虹一带摆画摊。因为画得像,人又幽默,老赵很受礼见,每次被村民请到家里作画都是杀鸡杀羊好菜招待。一天,有家种子公司找上门来,请他为公司的产品作画。他当时就将油画与中国画风格相结合,在几米长的画布上绘作各类蔬菜的形象,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这幅当时的巨型画被悬挂在村里的白墙上,成了早期的“广告牌”。而后周边地区的很多种子公司,甚至连河南、山东的一些种子公司也特地赶来临安上门求画。
  
  1993年,老赵开始定居锦城。一天,有人来找老赵,却并非要老赵为他自己作画,而是神神秘秘地让老赵画他的一个家人。看不见人怎么画?这位顾客只能略微口述家人的外貌特征,老赵通过“推理”,几经修改,才完成了这项任务。老赵后来才知道,他所画的是一名走丢的残障者,因没有照片,他的家人才特地在老赵这里求得一幅肖像画制作成了寻人启事。
  
  炭精画三大优势占市场
  
  说起老赵的画像生意,很多人觉得“想不通”。如今是电脑时代,翻拍、扫描、电脑制作成为时尚,数码照相产品日新月异,照相馆、影楼比比皆是,这种纯手绘、费时费力的炭精画怎么还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老赵说“想不通”是因为那些人不了解炭精画。炭精绘画艺术是一门能真实反映作品对象的独特艺术,一种特殊的民间绘画形式。由于炭精画富有立体感,易于保存,而且可以达到和照片相媲美的效果,因此在照相技术普及之前,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之前,许多地方都以炭精画取代照片作为遗像使用。而不管是残缺破损的画像,还是变色模糊的照片,只要是经过炭精画艺术的加工处理,便能修复、还原。这些特点又是其它绘画艺术和摄影艺术无法比拟的。
  
  据老赵介绍,炭精画之所以能跟照片“抢饭碗”,具体有三个显著优势。第一,照片会与光、氧气等产生化学作用,时间一长便会褪色泛黄,而炭精画使用的炭精原料具有不易褪色、永久保存的特性;第二,通过电脑扫描、修复等方式并不能做到完美翻新旧照片,而哪怕旧照片破损严重,炭精画也能够制造出比原照片人物形象更加生动逼真的影像效果;第三,小照片、微照片通过电脑软件放大再打印出来图像会失真,视界会模糊,而哪怕是从旧集体照中圈出来的芝麻大的头像,炭精画也能通过“推理”和“塑造”来放大并保持清晰度。“并且,炭精画和照片的表达方式其实不一样,所以炭精画暂时还不会退出舞台。”
  
  然而放眼整个市场,曾经的同行大部分还是走上了改行的道路。老赵坦言,前几年数码照片铺天盖地流行起来的时候,炭精画行业确实萧条过,最近两年又开始复苏。“一个新生事物,总会经历从萌芽到发展再到高潮,然后又适度回落的阶段;一个旧事物,也有可能在社会发展速度冲击下跌到谷底,却又因其某种不可替代性而缓慢回升。这都是正常现象。”老赵说,“另外,炭精画能否生存,与画像师有着直接的联系。如果画像师们不精于此道,永远只停留在原有水平上,喜欢和需要炭精画的人会越来越少。其实炭精画本身是门民间艺术,应该一直传承下去。”
  
  没有人或照片参考也能画
  
  定居临安以后,老赵一直以画肖像画为主,而前期的肖像画主要是写生类。有顾客间隔20年遇到他,仍然会对他说:“您20年前给我画的画像,我一直都保存着,比照片还要真实、耐看。”有顾客从念小学一直到工作、退休,每个人生重要阶段都要请他为其作画。还有顾客对老赵“不满”和“抱怨”:“眼睛画得实在是太活了,自己看着都有点怕。”
  
  老赵说,写生炭精画有点类似于素描,很多人总以为这种写生就是要顾客像模特一样保持一个姿势纹丝不动,其实不是。老赵最怕的就是死板的模特,作画的时候,他会鼓励对方尽量随意、轻松地看报、喝茶,甚至聊天。“这是为了抓取神态,只有这样才能画得像而且生动。”
  
  如果不对着人或照片画,还能画得像吗?老赵能“推理”和“塑造”。所谓塑造,就是根据顾客口述对象面貌特征来进行“推理”,然后完成一个见不到面又没有照片供参考,或者照片辨识不清的人物的肖像。10年前,一位上海顾客慕名而来,想请老赵为其过世的父亲画张画像。其父生前没有任何照片,他就想以画像代替照片以作纪念。老赵先确定了这位“隐形顾客”的脸型和五官大致特征,实施第一轮塑造,然后让其众多亲戚在第一轮塑造好的草稿上画出不像之处,并提意见,再实施第二轮塑造。最后经过几轮的塑造和修改,画像终于定稿,这位上海顾客以及他的老母亲,连连夸像,激动得不停抹眼泪。
  
  当然,这是老赵所有“业务”里面最难的一种,这样的能耐也不是一朝一夕练就的。“只有通过不断学习,加上细心的观察和实践经验的日积月累,你才能通过‘蛛丝马迹’来‘塑造’人物肖像。”老赵一边用炭笔在纸上描画,一边给记者“授课”,“人的面貌特征其实也是有规律的,虽然不能适用于所有人,但却是画画的一个技巧。肖像画追求形神兼备,重视对传达人物神情的五官刻画。像小孩的五官是比较紧凑的,老人最能体现老的就是人中比年轻人要长。而由于地理环境、气候等原因,不同地方的人的长相也不一样,长相特征的明显区别可以说就是我们塑造的前提。作为一个画匠,这些是必须要了解的。”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临安炭画 
08月23日

《南充日报》:南充群众热捧七旬农民个人画展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南充日报讯(记者 母丹)45岁时,他迷上了炭精画,从此潜心钻研;1993年到2009年,他“南征北战”,到100多所院校义务讲学。年届七旬,他依然没有放下手中的画笔,举办了个人画展;他,就是“农民画家”林肇泽。
  
  “大家快来看,这些画画得好好看哟。”“这是都京坝村的林肇泽画的。”“了不起,一个农民办画展。”7月28日,被称作“农民画家”的林肇泽在高坪区都京镇六和集团操场上,举办了个人画展,吸引了不少群众观赏。
  
  林肇泽现年73岁,高坪区都京镇都京坝村人。45岁自学绘画,短短几年时间,其炭精画在国内外走红,他还自费到100余所院校义务讲学。
  
  1985年,已经45岁的林肇泽接触到了炭精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他买了大量专业书籍潜心研究,把素描法则与炭精画的表现手法有机结合,使自己的作品摆脱了传统“工匠画”的路子。
  
  学画不到一年,林肇泽开始为顾客画像。因其作品风格独特,他经常受邀参加一些大型画展。1989年国庆节,林肇泽带着作品参加了中国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摄影家协会联合举办的首届中国个体劳动者“光彩杯”书画摄影展,获得省级三等奖。2005年12月,林肇泽参加了在法国举办的世界和平国际书画大展,获得特别纪念奖,主办方授予他“世界和平文化使者”荣誉称号。2010年,他的炭精画入选南充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
  
  1993年至2009年,林肇泽带着妻儿“南征北战”,自费巡回讲学。先后到100多所院校讲学。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充炭精画 南充炭精画像 
08月22日

新华网:即将消失的画技——炭精作画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新华网讯(记者 赵启瑞)家住淮安市区的于宪龙先生,今年77岁,虽然年逾古稀,但他红光满面神采奕奕。于宪龙1958年完小毕业,后去南京学艺,学成后回到淮阴,便以画炭精人物画为生,含辛茹苦笔耕不辍。迄今为止,于宪龙画过的人像逾18000张。炭精画是我国一门古老的民间艺术,又名炭画,是绘画艺术的一个小分支,它源于国画,又区别于国画。炭精画有较强的立体感、丰富的色调层次和细腻逼真的表现效果,集艺术性和实用性为一体,不变形、易保存、不褪色。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于宪龙如今只能在夹缝中求生存,做一些受损严重、数码扫描无法复原的老照片业务,重复着他早已习惯并清淡的画像人生,不折不挠地坚守着。他说:“我没有其他爱好,只要一天有事做,就说明我还有用,要尽力为别人挽留一些记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技法 中华炭精画 
08月22日

《羊城晚报》:炭精画小店"盛景"不再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羊城晚报讯(记者 常思雯)东莞振华路老街,是一个充满故事的地方。狭长的街道一眼是望不尽的,信步于老街,沿路有很多照相馆和画相馆,大多历史悠久,成为老街独特的风景。时光流逝,这个东莞曾经的商贸聚集地已经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有一位炭精画师傅的小店位于老街深处,仅几平方米但摆满了大大小小的炭精画,令路过小店的人不禁驻足停留。今年是杨师傅入行的第20个年头,提起心爱的炭精画,他的心头五味杂陈。
  
  “见过炭精画,老外来找我”
  
  一个放大镜,一盒炭精粉,毛笔数支再加上一张素描纸,这是杨师傅作画时的全部“行头”。他告诉记者,从事炭精画之前,他是个素描好手,1988年在下乡的日子里一本画册走天涯,村民们搬着凳子、伸长脖子排队等着被杨师傅画。1990年杨师傅自学炭精画,将小店开在了振华路老街,一住就是20年。
  
  在画相馆的墙壁上,一幅幅人物像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有彩色的,更多的是黑白的。杨师傅称,这些都是模拟相片画出来的。记者拿着照片和炭精画仔细对比,虽然照片和画相上的人物几乎一模一样,但再看,后者感觉更舒服、更柔和。杨师傅很得意,称这就是炭精画的精妙之处。炭精画保存时间之长是常人所难以想象的。杨师傅说一般顾客拿来的相片至少都有十几二十年的历史,相片发黄退色,而炭精画只要保护妥当,100年都不会变样。
  
  在杨师傅的众多顾客中,也有对于炭精画艺术很钟爱的国际友人,他们中有巴西、美国、俄罗斯、日本等来东莞旅游或者洽谈公事的外国人。“老外见到炭精画都很惊讶,我虽然不懂他们说什么,但是从他们的表情可以看出。很多见过炭精画的老外过不久都会拿着自己或者朋友的相片来找我,要我作画。有的老外很可爱,还会跟我讲价钱。”
  
  “以前数十人,就剩我坚持”
  
  据杨师傅介绍,炭精画本是一项民间艺术活,在清朝时非常流行。现在的炭精画主要用于还原、放大旧照片和人物特写。在他的印象中,1993年到2000年东莞还很盛行炭精画,在当时拿着相片找杨师傅画画的人络绎不绝,一张五寸的炭精画都能卖上百来块钱,大一些的画相卖到上千元都有。但随着数码时代的来临,人们已更多地依赖电脑保存相片,炭精画事业也由此走向衰落。“现在很多人图方便,都用电脑扫描照片,生意没以前好做了,以前一天可以接几单生意,现在可能几天才有一单,身边的一些炭精画师傅也收摊改行了,现在就剩下我坚持这份事业。”在杨师傅的印象中,炭精画盛行的上世纪90年代东莞从事炭精画行业的师傅有数十个,现在在东莞应该不超过五个。
  
  杨师傅最近很清闲,手头上刚接的活也快做完了。每天,他都早早地到铺子里,稍作收拾,就坐在那把椅子上,左手拿放大镜,右手执笔开始一天的活计。他说现在生意平淡,就可以更加专心地作画,这样不被打扰的日子简单又快乐。杨师傅曾经收过几个徒弟,但因为各种原因他们都没有坚持下来,杨师傅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和他同样对炭精画热忱的年轻人,让这门手艺一直流传下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羊城炭精画 羊城炭精画像 
08月21日

《清远日报》:谭氏父女的炭画情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清远日报讯(记者 成谕福 黄昱茜)近年来,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和数码摄影的迅猛发展,摄影从一种“少数人”的专属而走进“寻常百姓家”,伴随而来的传统画像行业也日渐式微,会画炭精人像的画师更是少之又少。
  
  坚守画像“阵地”的父女
  
  在人流熙攘的清城区南门街,不少市民会发现,这里还仅存三家炭精画摊坚守传统画像“阵地”,而且画摊主人之间来往“密切”,仔细一打听,才发现三个档主是父女关系,一档是父亲———谭桂明,另外两档是双胞胎女儿———谭少琼、谭少平。
  
  谭桂明是龙塘人,读初中的时候,偶然在街上看到了从广州来画炭精画的师傅画人物肖像,“用几枝秃笔和一盒炭粉,炭精人像跃然纸上”,画师的神奇画技使他着了迷,从那以后他买来颜料,自制了画笔也学着画了起来,经过努力钻研,最终“无师自通”学会了炭精画。
  
  在民间,炭精画又叫炭画,以炭精粉为绘画颜料,以炭铅笔、擦笔、药棉和橡皮为绘画工具。之所以深受广大群众的青睐,皆因用炭精粉画的人物肖像,黑白分明,柔和细腻,层次丰富、色泽持久。“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画肖像更是如此,谭桂明的作画工具基本上都是根据他画画的操作习惯而特制的,所以使用起来得心应手。“以前有特质的画炭精画的素描笔的,如今较难买到,所以自己买回其他画笔再改良加工。先是用鸡蛋清将笔毛糊一下,使笔毛硬一点,因为画像的线条有大有小,所以笔也应该有大有小,按照自己喜好而改造,或尖,或扁。尖笔用来画线条,如发丝和纹路,粗笔用来涂阴影,这样一来,画出来的人物肖像才更逼真。”谭桂明告诉记者。
  
  据介绍,炭精画的造型的全过程可分为轮廓造型与明暗造型两大部分,其中轮廓造型主要是整体定位,落笔要轻,然后进入局部深度刻画阶段,揉粉的时候以笔尖粘少许炭精粉,在其它白纸上试过轻重方可落笔,笔含粉的色度要做到心中有数。大的明暗关系画好后,可以进入最后的深度刻画和整体的调整,在整个调整阶段,用不蘸粉的排笔,蘸粉的排笔和炭铅笔,橡皮等交替灵活运用其间。
  
  学会画炭精肖像画后,谭桂明就经常利用闲暇给人画肖像,由于他画的炭精肖像画造型精致,层次分明,所以找他画像的人也越来越多。他告诉记者,高中毕业后他一直在龙塘一间学校当老师,教数学退休后才把画摊摆上街头。
  
  姐妹承父业
  
  退休之后谭桂明衣食无忧,如今又步入古稀之年,每天清晨,他会早早地起床,吃了早餐,洗漱完毕,搬出桌子和作画工具,在显眼处悬挂自己颇为得意的画作,开始一天的摆摊,招揽客人。
  
  生于70年代的谭少琼和谭少平,初中毕业后就没有再升学,妹妹谭少平去了深圳工厂打工,由于工厂劳动强度大收入又低,做了没多久,打电话回来跟老爸诉苦,想回来学画画,谭桂明欣然应允。于是,姐妹俩就都回到了家里跟父亲学画,并以此为业。
  
  姐姐谭少琼说:“出去打工,倒不如自己学一门手艺,学画画。”刚开始学画画的时候,两姐妹都觉得要画好炭精画难度比较大,曾经想过放弃,最后还是坚持了下来。“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谭少琼凭着刻苦努力,在最短的时间内,学会了父亲传授的炭精画绘画技法。她还利用油画等绘画技法,在画炭精画的时候,将其融合其间,并且能够快速准确画好一幅作品。她说:“一般两三个小时就能画好给顾客拿走,如果简单的只需要两个小时,如果较大张的则需要三个小时。”妹妹谭少平在刚开始学画画的时候,每一幅画都要给父亲修改,时间一长就养成了习惯,就算现在摆摊立了门户,她给顾客画的每一幅画,都要拿给父亲过目,这样每幅画经过父女二人的共同把关,客人都比较满意。但是,妹妹谭少平的这种习惯,在姐姐谭少琼眼里却是一种依赖的表现。谭少琼说,在生存的挑战面前,相对独立,减少依赖,才能经得起竞争的考验。
  
  谭桂明表示,谭少琼绘画最大的特点就是着色很准,在画出基本的形体结构之后,她就能很快速地利用炭精画的主要技法揉粉来做大面积的着色,短时间内就可以将画中人物的明暗比例描绘出来,看起来有速写的感觉。
  
  如今,对父亲而言,画炭精画就是爱好,是宁静和快乐。对女儿来说,画炭精画是谋生手段,是生存的保障。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清远炭精画 清远炭精画像 

 

学会炭精画,朋友满天下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