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第一门户-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全球第一本炭精画护照

 

中国炭精画高级函授

 

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

欢迎访问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网站! >> 请记住官方唯一域名(www.tanjinghua.com)!“tanjinghua”是“炭精画”的全拼,记住只消三秒钟!请相互转告!天下炭友是一家!
08月19日

《三峡晚报》:“炭精画”今日被百度百科收录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三峡晚报讯(记者 舒云)“炭精画”是中国炭精画的俗称,也叫“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记者了解到,“炭精画”濒临绝迹,各地近百家报纸杂志、门户网站给予了报道。2007年5月18日,“炭精画”被百度百科成功收录。百度百科是“全球最大中文百科全书”,内容开放、自由的网络百科全书,始终为创造一个涵盖所有领域知识、服务所有互联网用户的中文知识性百科全书。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三峡炭精画 宜昌炭精画 
08月19日

《内江日报》:尚礼军为炭精画而坚守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内江日报讯(记者 敬晓静)16岁拜师学艺,至今这位32岁的年轻人手中描摹的炭精画不下4000幅。他每天都守侯在画板前,用炭精粉和擦笔在画纸上捕捉明暗调子的变化,不管是残缺破损的画像,还是变色模糊的照片,只要是经过他加工处理,便能修复、还原。
  
  10月23日,记者来到市中区北街87号,立刻被眼前一幅幅挂在墙壁上栩栩如生的画像所吸引,只见近8米的墙面上,依次搁放着画着新中国建国以来历届伟人精美的炭精画。询问旁边歇气的老人,他指了指离巷子不远的一个拐角道:“那就是画像主人摊位的所在地,你去问问吧,他每天都守候在那里!”记者转过弯,看见一个身着白衣、相貌文气的年轻人正专心致志地埋头作画,他就是炭精画作者尚礼军。
  
  炭精画,是以炭精粉作为颜料,以擦笔、药棉、橡皮等为绘画工具的一种特殊绘画形式。随着照相机、电脑绘画的普及,它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然而尚礼军相信:炭精画作为一门真实反映作品对象的独特艺术,依旧具有强旺的生命力。
  
  为了生活
  
  尚礼军的外公周悟庄是张大千金兰师兄陈石渔的弟子,受家风影响,他从小就喜欢绘画。初中毕业后,由于家庭贫困,尚礼军辍学,师从李晓鸿,学习炭精画。“1992年,我想出去找一份事情养活自己,在街上转悠时,看见路旁有一个用炭笔绘画的师傅替人画肖像,一下子就挣了10多元钱,我很兴奋,心里想要是自己也能画就好了,不但可以发挥兴趣爱好,还能够为家里减轻经济负担,于是就横下心要拜师学艺。”尚礼军回忆道。
  
  他说,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他的炭精画人物肖像已经画得惟妙惟肖。有了这门“手艺”,他便也学起了那些街头艺人,在街边小巷支个摊子为过路行人画肖像。尚礼军没有想到,这一做就是16年。起初,我并没有打算将它作为事业来经营,毕竟我还年轻,还有很多‘路’可以选择。但是久而久之,我发现炭精画已经融入我生命里了,我一天不动笔作画,就觉得很难受,以致于不能静心做其它事情,也做不好其它事情。”尚礼军向记者笑了笑,又说道,“在街头流动作画,有很多地方不便,后来我将摊位固定下来,除了家有急事,每天早上8点到下午5点我都守在摊位上,日复一日,年复一年,16的光阴就这样过去了!”
  
  据悉,尚礼军家住东兴镇新江街道,原来在东兴区老街摆摊,1997年,他免费教了一位聋哑人小刘学习炭精画,学成后,为了方便小刘家人照顾小刘,他又将自己的摊位让给小刘,自己辗转来到市中区,重新设摊。“我觉得把手艺传给需要它的人,即可以帮助别人更好地生活,又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这种传统,心里很踏实!”尚礼军说。
  
  乐在其中
  
  在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一位老人来取画,尚礼军将放在一旁的画像和一张一寸、已经发黄的照片一并递给了老人,老人接过后,双手颤抖,手抚画像喃喃自语道:“真是太好了!”老人说,他叫吴彦智,今年76岁,画像上是他老伴40多年前年轻时的照片,如今老伴已经过世,而照片早已经发黄褪色,所以抱着试一试的心理来画像,以留作纪念,没想到修复效果还不错,所以心里很激动。
  
  尚礼军笑笑,他告诉记者来这里的很多老人,都是拿着亲人存留下来的照片前来画像,而照片不是发黄变质,就是略有残缺,当然,偶尔也有没带照片,而要求画回忆照的。“今年3月份,一位姓许的60多岁的老先生找到我,请我为他母亲画一幅回忆照,因为他母亲生前没有留下任何照片,只能通过描述来绘画,我画完后,老先生说相似度有80%左右,他捧着照片时,眼眶竟有些湿润了。”尚礼军说,“有时候我在想,在街巷摆摊画画,真的不违背我绘画的初衷吗?老实说,我从拿起画笔的第一天,就立志做一个像外公一样的画家,但我对现实很满足,我觉得生活很有意义——我所做的事情是能够唤回人们美好记忆、留住美好瞬间的事情,虽然只是定格在纸上,但对需要的人来说,是一种心灵的慰藉,也得到了别人的认同。”据了解,在2001年初国际摄影艺术联合会举办的《2000年——我们的地球》摄影展上,内江摄影家李绍毅拍摄的照片《过客》获得了国际摄联(FLAP)金牌,他就是以尚礼军创作炭精画作为背景的。
  
  仍有前途
  
  尚礼军说,以前人们用炭精画来描摹大幅人像,炭精画很流行;就是八九十年代,炭精画仍然有市场,特别在农村,老人过世大多都用炭精画作遗像。他的月收入最多时600多元,比当时大学教师工资还高。现在照相馆遍布城市,电脑绘画、手机摄像和数码相机大量进入人们的生活,炭精画在市场所占比重越来越小,如今在内江市区内也只剩下5个摊位在经营,消费群体锐减。
  
  尚礼军认为:“炭精画在市场上虽然严重缩水,但作为悠久的传统民间绘画艺术,它具有永不褪色的优点,可以完好保存数百年,而且它的画像色调明快,立体感强,画面效果几乎可以乱真,作为代表传统绘画的‘古董’它不会被时代潮流所湮没。”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内江炭精画 炭精画 
08月18日

中华网:湛江民间炭画家——李中华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中华网讯(记者 毛毛)我们摄制组来到湛江,寻找一门即将失传的民间炭相艺术。炭相艺术传承至今,深受群众的欢迎,湛江地处中国大陆最南端是一座滨海城市,我们要采访的炭画师位于霞山区解放街道逸仙路段,我们在解放街道办采访了办公室李纪发主任,解放街道办是霞山区的一个较为中心的区域,社区各方面在市委市政府的统一规划下,社区群众和睦相助,生活平稳各行各业都在迅速发展中,他说李师傅在逸仙路段从事炭画几十年了,他经常帮助那些比较贫困的客人免费画像,每当儿童们放学回家路过那里都要看李师傅画画,他有时耐心为同学们讲解,李师傅看到我们要采访他,他很激动,热情地与我们打招呼,他一边与我们谈话一边画画,旁边还有人正等着要画,他说他来自于化州区新安镇,自小喜爱艺术,受几代家人的传统影响,尤其钟情于炭画艺术。在农村读中学时,面对贫穷的家境他就懂得勒紧裤腰带用节衣素食的钱买来便宜的颜料学素描。而当他得知我市吴川的炭画知名度颇高、家家都有老人的炭画相时,就独自一人跑去拜师。高中毕业后,有志的他一边在农村劳动,一边坚持每晚在煤油灯下学炭画。春来秋去,年复一年,他从未放弃对炭画艺术的热衷。他曾经画了一张孙中山像,外国友人想高价购买,他没卖。他说孙中山先生是国父,我们中国人要永远收藏它,不能流传到国外。广东电视台拍摄吴川籍的民主革命时期张炎将军的电视剧,经人推荐,找到他请他为电视剧作画张将军之像,还请他画蒋介石之像。台湾地位显赫的彭令占他先生,早闻他的炭画不错,莅临湛后专门拜访了他,并请他为其仙逝老人作画。这画,是凭口述画出来的,让彭先生拍案称绝!
  
  1987年,一位香港中年男子到湛江旅游,发现他的炭画手艺不差,就请他为想像中的已不在人世的老父画像。面对着就要离湛的香港同胞,他以最快的速度完成了解项“任务”,让这位同胞不知如何感谢为好,只有拿出比原先讲定的多出10倍的港币给他,但他没多收。第二年,这位同胞又专程带夫人到湛找到画了夫妇俩的相。
  
  他的爱国热情深受我们感动,他还有两个孩子都在美术学院读书,全靠自己这门手艺维持家用和孩子读书的费用,他说他每天都在画画,有时一天画三到五张忙不过来往往会一直画到深夜,我们让他带路到他家看看,他在我们的车上都不停地接到电话订单他确实很忙的,大约五分钟后快到家了我们的车开不进去,只好停在外面,我们下车步行,在宽阔的步行街上我们和他的两位朋友一行边走边谈,一路的商铺抛在后面,不觉就来到他家的住所,他家的住房在五楼是部队的单位房楼梯较宽,上去后就看到门上贴着一个大的喜字,他说他的大孩子今年刚结婚,他的爱人早早就在门口迎接我们,后面还跟着一个不满三岁的小孩,显得很好奇大大的眼睛看着我们,那是他的外孙子刚满两岁,他爱人对李师傅平价很高,说李老爱家,助人为乐,老实本分她愿意支持丈夫的工作。他的两位朋友也都认可李师傅的为人,他们说李老非常热衷于画画,年轻时画招牌画,玻璃画,国画等后来喜欢上炭画,炭画是当地拜祭祖先用的肖像画意在尊敬祖先是中华尊老爱幼的文化传统它能传承至今主要是不退色的优点也是一门手工艺术。我们临走时他的爱人和外孙子送我们到门口,我们在心理默默地祝愿李老家幸福安康。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湛江炭精画 炭精画 
08月17日

阳光巢:老街里的炭精画师傅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阳光巢讯(记者 陈晋)这是一家没有招牌的老店,坐落在福州文化宫对面一个不起眼的小巷子里。仅有几平方米大的画馆,却挂满了大大小小的炭精画。15日下午,当记者来到陈师傅的画像馆时,他正在细心地为顾客修改刚完成的作品。
  
  海外华侨慕名而来只为求得一幅炭精画
  
  看着墙上一幅幅栩栩如生的人物像,心中的崇敬感油然而生。2012年是陈腾师傅入行的第23个年头,提起心爱的炭精画,他的心头五味杂成。
  
  陈腾师傅从17岁开始,便跟随师父张震坤学习炭精画。在照相技术还不普及的年代,炭精画像的生意还不错,加上陈师傅的天赋和勤奋,不久,他就在横街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炭精画店铺。
  
  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的横街,只剩他仍坚持着在这破旧的小店里以画为生。一个放大镜,一盒炭精粉,数支毛笔再加上一张素描纸,这就是陈师傅作画时的全部“行当”。
  
  陈师傅说,从事炭精画,必须是个素描好手。他指着墙上的画像说:“这些都是以前临摹相片画出来的。”在欣赏之余,情报员不经感叹,虽然照片和画像上的人物一模一样,但炭精画里的人物看上去更加的舒服、柔和。
  
  “画像的精妙之处,就是让大家看不出这幅画有丝毫的涂抹痕迹。”陈师傅说,“一般的相片放久了都会泛黄,但炭精画却能保存100年之久。”
  
  来找陈师傅作画的大多都是老福州人,也有不少从海外回来探亲的华侨。拿着颇具历史的老照片让陈师傅临摹,每一张都寄托着对亲人和故乡的思念。
  
  福州传统手艺面临失传
  
  由于炭精画在民间多是取代照片,作为遗像使用,所以跟陈师傅打交道的大都是家中有变故的事主。陈师傅面对的,往往是生活中阴郁、沉默的一面。
  
  “刚有一位顾客来取画像,是她父亲的遗照。”由于经常帮人画遗照,且多是对着照片临摹。久而久之,大家都认为找炭精画师作画很晦气,加上数码时代的来临,陈师傅明显感觉生意暗淡了许多。
  
  在陈师傅的印象中,曾今的炭精画可谓风靡一时,单单横街一带,就有数家炭精画馆,而今就剩下他一人独撑着这门即将失传的手艺。
  
  不过能坚持到现在,陈师傅也十分欣然,“电脑也不是万能的,很多特殊照片,最终还是要由炭精画来完成,而且很多老福州也喜欢炭精画。”
  
  陈师傅忙碌时,都会早早来到铺子里,稍作收拾,就坐在椅子上,左手拿放大镜,右手执笔开始一天的活计。他说临近春节生意会有些起色,一天能接上两三单。“平时一天有一单生意就不错了,在淡季,有时候一周都接不到一单子活。”
  
  为了让这门手艺留下,陈师傅的小店经历了三次拆迁,换了四个地方,最后搬到这条小巷子里,虽然有些隐蔽,但租金便宜,靠着“以画养画”维持着生计。
  
  陈师傅曾经收过好几个徒弟,但因为各种原因他们都没有坚持下来,陈师傅希望有一天能够遇到和他同样对炭精画热忱的年轻人,让这门手艺一直流传下去。
  
  手记
  
  看着古老而陈旧的画馆,墙上挂满一幅幅鲜活立体的人物像,记者不禁回忆起当年的台江横街,它几乎浓缩了福州市井风貌的所有特色:扎蒸笼、匝桶、绣戏衣、制乐器、青草摊、当铺、理发店、酒铺,一般福州风味小吃锅边糊、扁肉摊、葱肉饼,甚至棺材铺应有尽有,称得上是福州市井风俗大观园。
  
  最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是这条街上曾有4家炭精画像馆,大多历史悠久,成为老街一道独特的风景。而今,这个福州曾经的商贸聚集地已经慢慢淡出人们的视野。唯留一位炭精画师傅的小店位于老街巷口处,仅几平方米的小屋却摆满了精美耐看的炭精画。倘若你不留心,还未能发现这闹市中的一片宁静。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师傅 福州炭精画 炭画馆 
08月17日

《福州日报》:炭笔绘就坚强人生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福州日报(记者 朱榕)27日,黄舒达侧卧着,用炭笔在纸上一笔一笔地勾勒,神情专注。因为胸部以下瘫痪,40多年来,他就是这样蜗居在斗室中,寂寞地画出了一幅幅正渐渐失传的炭精画。
  
  一支画笔陪伴苦难人生
  
  黄舒达的家在连江县百凤花园中。因为瘫痪,他每天只能画1小时,普通的一幅画要历时半个多月才能完成。
  
  黄舒达的人生充满了不幸。
  
  12岁时,因为医生误诊导致脊椎受损,推出手术室时,黄舒达陷入昏迷,几次在鬼门关徘徊,医生甚至断言:“这个孩子活不过一个月。”好容易抢救回来,胸部以下都失去了知觉。清醒过来时没,他撕心裂肺地喊:“我的腿啊,我的腿啊!”他永远失去了迈步行走的权利。
  
  躺在床上,黄舒达既要忍受病痛的折磨,还要承担寂寞的啃噬。有一回,母亲的同事上门看他,劝他去学炭精画,将来好自立。这是一种利用炭粉、擦笔、药棉、橡皮为绘画工具的民间绘画形式,融写实和艺术为一体,以前主要用于替人画像。
  
  一个人的时候,黄舒达就找了照片用铅笔临摹,但怎么画也画不像。“弟弟,你去帮我看看,人家的炭笔是怎么做的”“给我拿一张炭精画,我研究研究”……在家人的帮助下,他学着别人,把毛笔用棉线扎起来,露出尖尖的一小撮毛,蘸着炭粉在纸上比划,又拿着别人的成品,自己推究作画的过程、笔触轻重等。
  
  慢慢地,他入门了。“大概过了三四年,有一天突然发现,自己画得像那么回事了。”黄舒达说,沉浸在绘画的世界中,自己浑然忘记了生活的苦难。因为长期侧向一边作画,他左侧的脸上被压出了一块块斑。
  
  这一画,断断续续画了40多年。这个过程中,身体状况不佳,他经历了几次生死考验,但只要拿着画笔,他的人生就一直充满了希望。
  
  家人给他撑起一片天
  
  从瘫痪起,黄妈妈就一直照顾儿子。黄妈妈年纪大了后,这个接力棒又被黄舒达的姐姐、弟弟、弟媳妇、侄子们接过。
  
  “为了让弟弟活下去,我们前后找了10多家医院,给他针灸、按摩。”姐姐黄宜萍说。长期卧床后,黄舒达身上长了褥疮,也是妈妈、姐姐帮他长期上药、擦洗。为了让病人有舒适干净的环境,弟媳杨秀芳经常要钻到床底,趴着把地板拖干净。去年,黄舒达大便干结,腹大如斗,姐姐忍着恶臭,帮黄舒达把大便抠出来。
  
  因为生活不能自理,黄舒达一直和弟弟一家生活在一起。
  
  在黄舒达床前有一张桌子。这既是他的画桌,也是一家人的饭桌、麻将桌。怕哥哥感觉冷落,一家人都围在黄舒达的床前吃饭。弟弟黄宜恒带朋友回来搓麻,也会拉上黄舒达一起酣战。
  
  “家人对我很好。”一路被家人保护着,黄舒达没有病人的阴郁,笑起来也十分开怀。在亲情的滋养中,他心无杂念地在艺术的殿堂中徜徉。尽管当初为生计学画,但他现今都没有卖过一幅画,最后都送了人。
  
  最小的侄子在黄舒达的画桌边长大,耳濡目染下也对美术发生了兴趣。在他的指点下,小侄子从小就在各类书画大赛中获奖,并于去年考上了中国美院。
  
  希望炭精画得到传承
  
  黄舒达早期专攻黑白炭精画,渐渐涉及风景、花鸟,后来又转向彩色炭精画,所用的炭笔也越来越丰富。刚涉及彩色炭笔画时,他常把握不准炭粉用量,经常用色过厚,他就多放一点或少放一点,一点点慢慢试验。
  
  最近,黄舒达的炭精画渐渐在连江小城里有了些名气。
  
  2010年的元宵,黄舒达的炭精画参加了福州残疾人手工艺品展示公益活动,他的一幅名为《虎啸山林》的炭精画被省市领导表扬,他的画作因此渐渐为人所熟识,并让人们重新注意到炭精画这个生僻的画种。
  
  “姐姐,你也去学吧。”得到别人的认可后,黄舒达更起劲了,不断怂恿姐姐学画,希望能把这门传统的手艺传承下去。
  
  虽然当初别人说他活不过一个月,但黄舒达硬是凭着自己坚强的意志和对绘画的不懈追求活过了40多年,黄舒达和炭精画之间,结下了一辈子的情缘。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福州炭精画 
08月17日

《玉溪日报》:他把兴趣变成职业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玉溪日报(记者 薛月秋)有人说,画鬼容易画人难。但在黄汝飞的铺面中,观赏他所创作的人像时,会发觉他的画不只是像,更有一种活生生的灵气,仿佛不是一幅画,而是一个真实的人与你相对。
  
  为画着迷
  
  黄汝飞出生在华宁县青龙镇的一个小山村,父亲是一位教师,写得一手好书法,母亲是个农村妇女,裁缝、绣花样样拿手。但黄汝飞并没有照着父母的脚步走下去。读书时,他的课本上从没干净过,上面总是画了各种吹唢呐抬轿子的小人像和活灵活现的小动物。那个时候,他已经开始喜欢画画,但学生时期的他只会用铅笔、钢笔在自己的课本上画些自己感兴趣的人物和动物,没想过自己能画到什么地步,更没想过最后会以此为生。
  
  迷上炭精画
  
  18岁时,黄汝飞偶然在昆明看到一位画师画像,画师所用的工具他从来没见过,而画出的作品效果却深深震撼了他。黄汝飞站在旁边,一直看到人家铺面关门。他偷偷记下了那位画师画画用的工具和原料,原来,这就是他只听说过的炭精画。
  
  买来一些炭精原料后,黄汝飞开始躲在家里,着了魔一样地研究起来。画画不能当饭吃,黄汝飞白天做农活和漆活,晚上干完活后就在灯光下画炭精画。当他每拿出一幅作品时,都令家人和朋友惊讶不已,这个时候,是他最享受的时候。
  
  画画闯天下
  
  研究了炭精画一年以后,黄汝飞再也坐不住了,用画笔闯天下的愿望日益强烈。1989年,他背着自己的画夹离开了小山村,来到了玉溪城区。然而,外面的世界并不像一个农村孩子想像中的那样美好。在陌生的玉溪城区,他在聂耳公园门口摆起了地摊,为人画像。但是,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看得人多而画像的人却寥寥无几。
  
  1996年,黄汝飞离开玉溪,到了四川新都美术学校,开始了一年的正规炭精画学习。在回来之前,他去拜访了内江一位德高望重的炭精画大师奉先亮。奉先亮听了他的经历后,被他的诚意打动了。在他家中,他看了黄汝飞的作品,并一幅幅指出不足……在奉先亮的指导下,黄汝飞炭精画的水平提高不少。
  
  1997年年底,黄汝飞第二次来到玉溪,一切都是轻车熟路,生意也好起来。但为了不断研究、摸索,为了让外面的人对人像绘画的认识,1998年,他带着妻子先后去了广西、玉林等地,不断和有名画师交流经验。
  
  要在玉溪推广炭精画
  
  2005年9月,黄汝飞第三次来到玉溪。这次他不打算走了。黄汝飞说,他每次来玉溪,都觉得玉溪能给他带来新的感觉,他觉得现在的玉溪,一定能接受他,接受他的炭精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玉溪炭精画 玉溪炭画 
08月16日

炭精画创作中如何落款与用印?


分类:问学堂 | 超过 人围观

您在炭精画创作中,有没有纠结于落款与用印?是的,落款与用印,不可忽视。
  
  我们先来说炭精画的落款吧。有人开门见山,炭精画落款文字用啥写呀?呵呵……当然用炭精粉来写。是难题?这其实不是难题,难是难在现场写字难。
  
  那么,我们不妨预先刻制多款胶片模具,根据常用创作规格尺寸制作,接着使用橡皮轻轻擦出来;若背景为浅色,可用药棉在画面的深处擦一会儿,再在胶片模具上擦出落款来。
  
  刻制胶片模具,内容可以是“xx绘制”、“xx制”、“xx绘”、“xx亲笔”、“xx亲制”、“xx作”等等,其中,文字可以包括地名,比如“巴人智骅亲笔”。试试看!视觉效果很不一般吧?平常多准备几款,这样落款就会十分方便,就如书画家准备有多款印章一样。
  
  说完了落款,该说“用印”了。其实,如果作品需要,跟书画用印是差不多的,多多琢磨书画作品“用印”,多多请教书画方家,或者篆刻大师。
  
  这么说来,炭精画创作中,落款与用印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落款与用印 炭精画创作辅导 
08月16日

《南方都市报》:流浪老画匠,网友牵挂你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南方都市报讯(记者 田飞)他是一名炭精画艺人,在惠州街头漂泊12年,他年过花甲,依然贫困潦倒,他帮别人画遗像,却担心自己终老之后,连送终的人都没有。
  
  不经意间,他在本地论坛上成为网友关注的焦点,很多网友开始寻找他。现实世界中,他依然孑然一身,没有因为受虚拟世界的瞩目而有所改变。他渴望返回故里,却始终凑不够微薄的路费。
  
  在网上,这名流浪的老画匠被称为“孤独的灵魂”,甚至没有一个网友知道他的名字叫胡辉。
  
  楼主:为他拍照次日难寻
  
  “路过南坛的老街,转角处看到一位老画匠在用炭粉精细地刻画着一张头像,画纸上的人像与照片中人如此相像,让人不禁为之感叹。”9月6日,西子湖畔论坛网友西小欧以《孤独的灵魂———流浪老画匠》为题,用文字和照片记录了自己在街头拍的一位老画匠的作画过程。
  
  西小欧说,聊天中得知画画的六旬阿伯是湖南常德人,来惠州已经十多年,孤独无亲。西小欧说,他答应给老画匠拍一张照片,但是第二天却在原来的地方找不到老画匠了。“由于这几天忙,也没再兜过那边。阿伯的几张相片还在我手中,总想着能将相片归还与他。假如我再遇见他,将继续更新此文。”西小欧在网帖最后写道。
  
  观众:多人见过他帮忙寻找
  
  动人的叙述,加上照片上专注中透出窘迫的老画匠。帖子很快热起来,网友们都在期待得到老人家的最新消息,关注“楼主将老人家的照片送去了没有”。一些网友则帮忙寻人,回帖汇报老画匠不时更改的位置。“他就在麦当劳右边那条街往下走三十米!”“那里听说不给摆了,他现在在旅游大厦对面,一中前面。”“我今天看到他了!他艺术家的气质很吸引我的注意,他就在南坛这间建行的对面那里摆摊,当时在跟人家下棋呢!”
  
  更多的网友被唤起了记忆,原来老画匠在惠州市区流动摆摊多年,很多人对他都有印象。他已经成为这座城市里“熟悉的陌生人”。网友seamk007说:“我早知道了,他住紫西岭的,他以前就在住的那里画画,现在他都在路边画。”网友CandyLW对老画匠的记忆则可以追溯到中学时代,那时,他经常看见老画匠在南坛长寿路一带摆摊。网友乐乐园也表示,“对这个老伯太熟悉了,虽然没和他说过话,但是每次出去都几乎看见他,南坛这边的人可能都见过吧,他在这里很多年了,我昨天也看见他了。”
  
  不少网友也在感慨他的身世,并对他的处境表示担忧,有人担心城管赶他,有人担心他的未来,正如网友猩猩点灯所说:“66岁的独身老人,他的未来谁来照顾?想想要是有一天倒在某个角落,没有人知道,没有人认识。”
  
  历经近三个月,现在仍有网友陆续跟贴送祝福、寻问进展,而楼主西小欧与老画匠是否得以再见,也成了一个小小的谜。
  
    
  寻访:最怕是生病一天吃两餐
  
  按照网友的指引,11月23日下午,南都记者在南坛南路找到了这位老画匠。一个铁架子支在身后,架子上挂着齐白石的画像,老画匠端坐在小凳子上,认真地作画,一旁则是简陋的台子,上面摆放着各式作画工具。
  
  老画匠名叫胡辉。当记者向他转述了网友们对他的关注后,他淡淡地笑了笑:“谢谢大家的好意,我还好。”他表示,自己这段时间一直都在这里,“希望不会再搬走了”。
  
  胡辉表示,他在惠州和湖南老家都无亲无故,虽然生活艰难,但勉强还能自食其力,也不想去政府的救助站。
  
  老画匠胡辉喜欢称家乡湖南常德安乡县为“故里”,一说起故里,声音就有些哽咽。胡辉还调侃说自己还有另一个名字,叫“胡穷”,“我现在最怕的是生病,平时有点小病都不舍得抓药吃。”
  
  胡辉说,他一天只吃两餐饭,早上不觉饿,因此不吃早餐,午饭和晚饭都是在租住的小房间里面自己做,都是煮点米饭,就着一盘小菜。前段时间菜价上涨,让这个没有任何保障的老人家很是担忧,“我怕有一天会断炊。”
  
  知多:炭精画日渐式微
  
  由于炭精画富有立体感,易于保存,而且可以达到和照片相媲美的效果,因此在照相技术普及之前,许多地方都以炭精画取代照片作为遗像使用。一般是以逝者生前的照片为基础,在一个坐标系里用相似形的原理逐格放大绘画,最后就会得到一张与小照片几乎一样的大幅炭精画。不过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现在很少能看到炭精画了,偶尔在城市的一角或者一些小地方还能在丧葬用品店里看到炭精画的民间艺人。胡辉告诉记者,现在摄影技术很普及,大家都很少出来找人画遗像了,生意也越来越难维持。
  
  对话:月均收入不到500元
  
  南都:你在惠州很多地方摆过画像摊,很多网友都说见过你。
  
  胡辉:是的,我在水东街、水门路和长寿路都摆过,今年相对固定在南坛南路这边。
  
  南都:为什么挪来挪去呢?这样对画像生意应该影响不好。
  
  胡辉:没办法,有各种客观因素吧。比如水东街拆迁了,我总得离开。有时候城管不让摆摊了,我也得离开。最好是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小档口,这样就不用风吹雨淋,也不用担惊受怕。但是谈何容易,对我这个一点积蓄都没有的人来说。
  
  南都:那顾客怎么找你呢?
  
  胡辉:这也是我担心的原因,所以我轻易不会挪动地方。在一个地方做熟了,总有一些人知道你。一般是客人带上照片,留下电话,我画好了就到对面公用电话给他们打过去,通知来取画像。
  
  南都:一个月大概可以画几幅画像?收入多少?
  
  胡辉:前几个月稍好点,一个月可以画5张像。这个月到现在,也只画了两张。平均一个月不到500块。
  
  南都:你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什么?
  
  胡辉:既然问到此事,我就说一下。我现在是漂泊天涯,从1998年来惠州已经12年了,都没有回过一次故里。虽然无妻无子,故里也没有什么亲戚,但还是最想回去看看。因为一直凑不够路费,所以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去过。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方炭精画 
08月16日

《三江都市报》:“流浪画家”自创“粉墨画”回乡画出巨幅“晚年郭沫若”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三江都市报讯(记者 何洪金)张松柏先生的绘画人生犹如“流浪”,在巡展路上,在创作路上,在生存路上,如今,“流浪画家”重回家乡。一头颇具艺术家气质的中长发,在他作画时,不时从窗外吹进来的微风,会把他额前几根没能梳到脑后的长发吹起,倒显得那双眼睛炯炯有神,无数名人的肖像,正是通过他那双睿智的眼睛进行仔细观察,然后,再通过艺术想象和加工,最后再通过他那双智慧之手,一个个古今中外的名人名家就栩栩如生地跃然纸上。尤其是他用近一周时间完成的巨幅晚年郭沫若彩色画像,让记者不仅看到了郭老的形,还看到了晚年郭老那矛盾而忧伤的眼神……
  
  告别异乡回故乡画出巨幅《晚年郭沫若》
  
  7月1日中午,在乐山城区泌水院步行街,记者见到擅长名人画像的粉墨画家张松柏先生。初夏,天气闷热,汗水不断地从他刚毅的额上渗出。《晚年郭沫若》的巨幅画像刚完稿不久。此画高2。1米,宽1。6米,在张松柏不大的客厅里,显得非常醒目和壮观,晚年的郭老神态安详,气度雍容沉稳,不过,那眼睛中透出了忧郁的神情,在那一刻,郭老的心中想必想到了太多的如烟往事……
  
  画家就此画同记者摆起了龙门阵:“这是我返乐后完成的一幅得意之作!郭沫若,既是我尊重的前辈,更是让我们自豪的老乡。我曾经创作过多幅郭老画像,2005年,我就曾捐过郭老画像给沙湾郭老故居纪念馆。今年正逢老人家诞辰l20周年,我便花了近一周时间创作了此画,以作为对他老人家的深切怀念……”
  
  从小爱美术对着镜子“自画像”
  
  张松柏,乐山城区人,现年63岁。回乐山前任浙江东阳市的民间书画创作与收藏企业“东方卢浮宫”专职画师,是“粉墨画”的创始人。他自幼酷爱书法、美术,常常爱对着镜子练自画像。在读小学时,美术成绩均在85分以上,并经常为校刊绘制刊头画。他在草堂民中初中一年级时获全校书法作品赛(柳体)第三名,初中部第一名。张先生说,学艺道路上,有两位前辈是师表。“谢仁燮老师虽主攻地理,但美术方面也才华横溢,水平颇高,为培养发现人才,经常鼓励学生绘刊头,耐心指导。乐山炭精画前辈毛明祥老师,教我炭精画技艺精益求精。”因此他小小年纪便能以炭精画像作为主要收入,贴补家庭。不久还主持街道美术社和照相馆工作,长期跟人头、肖像打交道,加上对齐白石、郭沫若等名人的崇拜,经常绘制名人画像作为店面广告。
  
  自创“粉墨画”《史记》启示画名人
  
  关于粉墨画,张先生介绍,学习炭精画久了,便谋求创新,经过长期的学习、实践、摸索,利用西画焦点透视原理和传统素描要求,渗进摄影要素进行二度创作加以完善,在光线明暗对比和立体感上形成既有变化又有统一的色调关系。让作品逼真、传神,凸显了作品的写实性和艺术感染力。“粉墨画”是源于“炭精画”而又区别于一般“炭精画”的一个独立画种。用素描纸、丝绢、国画纸作为载体,利用天然彩色矿石颜料和黑色炭画粉、采用不同的手法,满足不同的需要是张松柏先生“粉墨画”创作的又一特色。1999年9月,张松柏在成都期间突发奇想:古有司马迁作《史记》,一个个历史人物在他的笔下活了起来,我今天也可以采用“粉墨画”的写实效果和珍贵的保存价值,为历代中外名人传神写照。
  
  100名“世界名人”跟他一起“走中国”
  
  有了这个想法后,张松柏开始创作名人肖像画,画名人,除了要画得像,还要画出他们的神韵和风采,否则,就是相片的翻版。随着一幅幅作品的积累,2003年,他带着100多幅“世界名人肖像粉墨画”到成都举办画展。当时美术馆前正修路,画展临时移到公园举办。没想到“因祸得福”,吸引了成千上万的人观展,画展获得了空前成功。接着,张松柏又先后赴广州、长春、深圳以及山东曲阜等地巡展。
  
  由于“粉墨画”有永不裉色的保存价值和写实功能,受到了各地博物馆、纪念馆的热捧,山东邹城的毛泽东像章陈列馆,一次性就收藏了他的30幅名人画像,并希望他能把1955年授衔的所有将军全画出来,但是因为他的“世界名人肖像”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完善,且正值他研制“粉墨绢画”和“宣纸粉墨画”技法的攻坚阶段,于是,他放弃了安稳和高收入的生活。
  
  根在乐山要画乐山本地名人
  
  在上海的一次收藏家聚会上,张松柏开始同浙江“东方卢浮宫”结缘。那天,他冒雨直奔“东方卢浮宫”,刚看了小部分藏品,他就惊呆了!这里仅中国古今名家书画藏品一项就达8万余幅,其中齐白石早期真迹就达600余幅。张松柏感到,自己终于找到“娘家”了!在“东方卢浮宫”作画期间,张松柏的粉墨肖像画取得了成功,并让他摆脱了生活困境。但画家却没有忘记乐山这片生他养他的土地,他坚信:自己的根仍在乐山。
  
  名人肖像项目目前暂告一段落,200多幅“粉墨画”作品“加盟”东方卢浮宫。今年4月,张松柏回到了乐山,并在6月下旬绘出巨幅郭沫若肖像画,作为给家乡的见面礼。采访的最后,张先生表示感谢:“生为乐山人,下一步将创造条件,为乐山本土的名人进行系列创作。”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像艺术 三江都市 流浪画家 粉墨画 

 

学会炭精画,朋友满天下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