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tanjinghua.com)为您服务!

 

全球第一本炭精画护照

 

会长语录

 

中国炭精画艺术高级函授计划

 

官网官网官网官网官网官网官网官网

欢迎访问中国炭精画官网! >> 请记住官方唯一域名(www.tanjinghua.com)!“tanjinghua”是“炭精画”的全拼,记住只消三秒钟!请相互转告!天下炭友是一家!
10月05日

人民网:回族画师闪沛增乐当园丁育后人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人民网讯(记者 吴喜燕)卢氏县城关镇回族农民闪沛增,数十年来钟情于炭精人物画创作。为使这一民间艺术发扬光大,他义务向广大青少年传授炭精绘画技艺。
  
  每逢周末,卢氏县城关镇行政路一个不起眼的自行车修理摊前,总会有一个年近五旬的人在向一群青少年现场教授炭精绘画技艺,从而引来诸多行人围观。
  
  他叫闪沛增,家住卢氏县城关镇北关村。1955年,闪沛增出生于一个回族农民家庭。少年时的闪沛增十分喜欢绘画,在当时的农村,照相的很少,许多老年人留影和照片的放大需要用炭精画来完成。看到那些民间画师们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画得惟妙惟肖,年幼的闪沛增羡慕不已。因此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就萌生了长大后当一个画家的愿望。1978年春的一天,高中毕业在家务农的闪沛增在县城街上看到一个外地画师给人画像,痴迷绘画的他不知不觉看入了迷,连续几天,闪沛增像着了魔一样前后跟着这位名叫任成华的画师,为他帮忙打下手,请求任成华收自己为徒。任成华被闪沛增痴迷绘画的精神所感动,于是收他作了关门弟子。
  
  凭着勤学苦练和在绘画方面的天赋,闪沛增仅仅跟着任成华学了一个多月,自己练习了不到两个月,便下乡给人画像。此后几年中,他走村串乡画像,河南的洛阳、南阳,湖北宜昌,陕西西安等地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一张陈旧、破损的老照片,经他的妙笔绘制,立刻恢复了原貌;一个活生生的人坐在他面前,寥寥数笔,他便将眼前的人物勾勒得活灵活现。精湛的技艺使闪沛增名声大增,每到一处,总能吸引大量的围观者。1985年,闪沛增成家有了孩子,为了照顾家人,他在县城摆了一个自行车修理摊,此后以修自行车养家糊口。但生活的艰辛更激发了他绘画的热情,无论修车摊摆到哪里,他就将画夹背到哪里,修车间隙,总不忘拿起画夹画上几笔;晚上回到家中,他还坚持练习绘画。每年“五一”、“十一”等节日,闪沛增都要到全国各地为人画像。2002年国庆节,闪沛增来到首都北京,在天安门广场上,他精湛的绘画技艺吸引了大量游客,一些外国人也纷纷让他现场画像。
  
  闪沛增不仅热心为人画像,还积极为一些炭精绘画爱好者传授技艺,对绘画爱好者的求教,他总是毫无保留地将自己的绘画技巧传授给他们。近年来,随着摄影业发展,照相机走入千家万户,许多专业从事绘画的人认为炭精画是“民间艺术登不上大雅之堂,没有市场”,于是从事炭精绘画人越来越少。看到炭精绘画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渐渐被人遗忘,闪沛增萌生了培育绘画新人的念头,他利用周末和平时修车的空闲时间,无偿向一些喜爱炭精绘画的青少年传授技艺。于是每到周末,他的修车摊便成了一个露天的小学校,一些喜爱炭画艺术的年轻人纷纷来到这里,相互切磋学习。闪沛增总是不厌其烦,手把手的教他们学画。
  
  闪沛增对笔者说,他准备在暑假期间办一个炭精绘画培训班,无偿教授那些喜爱绘画的青少年,使炭画这一古老的民间艺术不断发扬光大……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回族炭精画 回族炭精画像 
10月04日

秋千网:中国炭精画官方网站为何备受欢迎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秋千网讯(记者 若近)日前,记者获悉中国炭精画官方网站备受欢迎。
  
  记者连线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进一步了解到,中国炭精画官方网站——中国炭精画世界(www.tanjinghua.com),采用金“十”字思维,从横向和纵向,开设有10多个板块,应用国际运作理论,更好服务于炭精画爱好者。
  
  1、规范化:
  
  1)、名称:正式命名为“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
  
  2)、功能: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
  
  3)、特点: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
  
  2、原创性:
  
  目前开设有:炭原点、画之声、艺人汇、作品馆、问学堂、学友园、工具店、标签处、读者墙、乱弹间、繁體版,等。这些板块从内容上来看,全面、细致、准确。不仅具有系统性,而且极具创意。
  
  3、实用性:
  
  较好地普及了中国炭精画常识,对于中国炭精画研究提供了大量文字和图片资料,而且拓展了中国炭精画创作视野和市场渠道。
  
  作为中国民间美术,中国炭精画迎来了姹紫嫣红的春天!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10月03日

《陇东报》:马宏勋人物画惟妙惟肖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陇东报讯(记者 徐向钊)记者在西峰区广场路遇上一炭精画老艺人。75岁高龄的炭精画老艺人马宏勋,坚持从事炭精画制作50多年。
  
  马宏勋老师傅,是一名炭精画老艺人,以画人物画为主。他的作品惟妙惟肖,尤其伟人画像更是传神精美,深受群众欢迎。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陇东炭精画 陇东炭精画像 炭精画 
10月02日

临海新闻网:“我乐此不疲”——王道富炭精画作品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临海新闻网讯(记者 茶瘟)老虎、雄鹰、奔马、仙鹤……还有巨匠的头像和层峦叠嶂、树木葱郁、鸟语花香的山水。曾几何时,炭精画曾引领风骚。它以黑白的基调,准确的造型,丰富的层次,动人的意韵,在实用美术上独树一帜。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科技的进步,照相技术的高超与逼真,逐步将炭精画撵出门外。从此,炭精画便失去了昔日的光彩,不再受到人们的青睐,并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但任何事物都有它存在的理由,一位伟人也说过“存在即合理”。当照相艺术进入一个令人废寝忘食的境界后,炭精画仍然没有消失,它仍然存在,生命力依然顽强,甚至有一种“欲把老树开新花”的信念。
  
  你看,这些炭精画作品难道不是吗?它就是一个佐证。首先是题材的拓展,它从单一的人物肖像,拓展到动物、花卉甚至于山水;其次是色彩,它从单一的黑白,过渡到五彩缤纷;还有格局,它从原来盈尺之作的狭小跳跃到几米宽阔的宏大。这一些,不能不说是炭精画在当代美术薰陶下的巨大进步。
  
  然而,这样的画者却不多。上盘供销社退休职工王道富同志是其中一个,他潜心钻研炭精画,四十年如一日。他说:“上瘾了,我乐此不疲。”
  
  这里,为老王的爱好鼓鼓掌,让他把心中的美全部画出来,献给美丽的乡村。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临海炭精画 临海炭精画像 
10月01日

《南充日报》:川北炭精画申报市级“非遗”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南充日报讯(记者 何德敏)日前,记者从有关方面获悉,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申报工作日前已经结束,目前正在组织专家进行评审,随后将报请市政府公布。本次共收到31个申报项目,为历届数量最多的一次。其中包括川北炭精画、营山红油、南部方酥锅盔、张献忠传说、太蓬山传说等项目。
  
  据记者了解,第三批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共分传统美术、传统戏剧、传统手工技艺、民间文学几大类。其中,“传统美术”有炭精画、剪纸、篆刻、根雕、树皮画等。我市的仪陇、西充、南部、阆中、蓬安等县(市)各有剪纸高手,本次申报的是西充林世明的剪纸。
  
  “传统戏剧”有川剧四大流派之一的“川北河流派”,它因深受秦腔影响,弹戏高亢激昂,苍凉悲壮,在川剧中独树一帜,极具特色。“传统手工技艺”中有川北凉粉、营山红油、南部方酥锅盔等。“民间文学”中有张献忠传说、营山太蓬山传说等。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充炭精画像 
09月30日

《海峡都市报》:黑白色调 绘就灼灼炭精画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海峡都市报(记者 郑娟娟)画面上,赵薇扮古装,双眸明亮;老人的胡须蓬松,眼神深邃;每一个细节都栩栩如生,看不出经历一丝雕琢的痕迹……市区延安南路155号一间简约小店里,炭精画写就了一个精彩的黑白世界。这些炭精画作,出自沈庆能之手,也常常因为它的传神逼真,引来过往路人的注目和啧啧称奇。
  
  67岁的沈庆能是店主人,画过的人物画像数不胜数,而他当初学这门技艺,正是师从自己的老丈人。
  
  难得的是,儿子沈英杰(29岁)也从父亲沈庆能那,学会了用炭精笔描绘人物的一笑一颦。
  
  但当炭精画不再是一个时代的主流,成为“印记”时,难免让技艺传承人心生担忧。沈庆能说,这些年,他一直在画一些伟人肖像及其他的花鸟题材作品,打算出版成册,让炭精画成为永久的记忆,熠熠生辉。
  
  跟从岳父学得技艺
  
  慕名而去,昨天上午,记者在拜访中领略了沈庆能笔下精致的炭精画。
  
  这家13年店龄的画像店,曾是延安南路上的一道“另类风景线”。一位过路人盯着店门口的一张“小燕子”赵薇的画像打趣说,“这幅画我太熟悉了,应该有十几年了,每次经过我都要看上几眼,画得太像了”。
  
  而与炭精画结缘,对于沈庆能来说,可以说是偶然中的“必然”。
  
  沈庆能:我这手技艺是从我岳父那(已逝)学来的。经常看岳父作画,没有美术功底的我觉得挺有意思,就开始帮岳父打下手画九宫格,之后,慢慢地由易入难,开始尝试绘画。岳父毕业于厦门集美一家美术专业学校油画科,师从著名画家张书旗(与徐悲鸿、柳子谷并称“金陵三杰”)。毕业后,他没有回到广东老家,来到漳州谋生,帮人画炭精画赚钱养家,当时照相技术不普及,有些人一辈子才照一张相片,去世时需要用照片,就得请人根据小相片,画一张放大后的遗照,据说解放前一张画像为2块大洋的价格。8年前,百岁高龄的岳父去世,一直到八九十岁他还在替人画像。
  
  我36岁时结婚,我、爱人以及我岳母杨景慧(已逝),都跟着岳父学习,一家人都会画。我爱人退休前,一直在漳州工艺美术馆美术门市部替人画像,我则是在城建系统上班。1998年,我们俩在延安路上开了这家店。
  
  除了临摹还需想象
  
  炭精画以黑色炭精粉作为唯一的颜料,以九宫格来确定绘画对象各个部位的大小,运用各种不同大小的毛笔在纸上摩擦,利用素描中明暗关系的手法作画。这种绘画主要以肖像画为主,重在人物面部的写实技法,画出的人物五官比拍照更为精细,神情更加传神,而且炭精画可保存几十年而不褪色。
  
  绘炭精画所需工具不多,但技艺精细,眼睛需要高度专注于画纸和照片之间。除了根据照片画肖像外,画一些宗祠需要的祖先画像,则需要听取绘画对象的生平情况,根据想象作画。
  
  绘画经验日积月累,沈庆能还不断改进画画技巧,一次次地把人物“脸谱”画得更加逼真。
  
  沈庆能:有照片临摹的还算比较简单,但很多宗祠内供奉的祖先没有照片,就需要依靠我自己的想象作画,直到其后代满意为止。市区南山寺内太傅祠内的一幅唐太子太傅陈邕公画像就是我画的,当时我考虑到他是老师,又为官,就把他的表情画得庄严又充满书生气。
  
  炭精画渐渐被遗忘
  
  炭精画主要是以人物肖像画为主,但如今照相技术发达,炭精画渐渐“躲进”了岁月长河中。
  
  现今,更多来买画的人,多是奔着这门特殊的绘画表现形式而来,然后将它收藏。
  
  沈庆能担心,这项技艺被“遗忘”,这些年,他一直在画一些伟人肖像及其他的花鸟题材作品,打算出版成册,算是自己对一个时代技艺的总结和纪念。
  
  沈庆能:现在一幅画的价格在100元左右,生意和岳父当年比起来,可是差多了,被相片代替了,是这种画没落的原因。不过,一个多月前,有位长沙的游客来到店里,觉得这种绘画技艺很特别,把我墙上挂的画买走了许多。几年前,有个山东的女孩子还特地跑来要和我学画。我觉得这项技艺不能被埋没了。
  
  沈英杰:我画的不如父亲精细,主要原因是画得少,在学校里我主修电脑专业,现在也主要是利用电脑帮人处理照片和经营证件快照。炭精画这门技艺很特别,如果没有人继续传承,就可惜了。
  
  对于沈庆能一家几代人对炭精画的坚守,漳州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蓝达文谈道,炭精画不同于其他的绘画技艺,不是流行于专业画家之间,而是在民间中流传较多。并且不是以创作彰显个性为主,主要是以写实的手法,细腻到位地传达人物肖像,在照相技术还不发达时,被广泛运用于肖像画中。但因为本身的艺术性不够突出,被高科技慢慢取代了。但它仍然是民间艺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应该给予保护。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峡炭精画 海峡炭精画像 
09月29日

秋千网:炭精画官方网站受到祖国各地及海外爱好者的青睐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秋千网讯(记者 周桦)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
  
  记者了解到,百度百科、互动百科、soso搜搜百科、360百科……全面收录“炭精画”。据百度统计、我要啦(51.la)统计显示,炭精画官方网站(www.tanjinghua.com)在祖国各地均有较大浏览人数,包括海外10多个国家。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爱好者 炭精画网友 
09月28日

《南岛晚报》:逐步消失的海口骑楼里的炭画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南岛晚报讯(记者 秦涌)一张粗糙木台,一把小椅子,一个画夹,数十支画笔,三面满墙的作品及媒体报道以及高悬梁上的《炭画世家》四个大字足以让这间不足8平米的小画室特别引人注目。2月14日12点10分,送走最后一批游客,画室主人韩翠琼表示:“海口老骑楼成为旅游步行街后,人气、商业气息很足,我和儿子的画作很受游客的欢迎。”
  
  炭精画又名炭画,是我国一门古老的民间艺术,属绘画艺术的一个小支流,源于国画,又区别于国画。炭精画在表现形式上打破了素描所具有的线条排铺明暗调子,且有更强的立体感、丰富的色调层次、细腻逼真的表现效果,具有不变形、不褪色、易保存等特点,是集艺术性和实用性为一体的独门画派。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炭精画这一艺术瑰宝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海口骑楼旅游步行街“炭画世家”画室里,祖孙三代寄情炭画的精神让这门艺术给游人们补上最直接的一课。
  
  画一幅炭画肖像最少需要3小时
  
  交谈间,韩翠琼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勾勒一位老者的头像。她先用细炭笔勾勒人物鼻翼的阴影部分;接着换上一支粗笔,在头发部位进行反复加工;随后,往人物的脸上涂抹炭粉;最后,她拿出一把特别的小毛刷,轻轻地将画像上的浮炭扫去,一张栩栩如生的人像就此大功告成。
  
  据韩翠琼介绍,画炭画,要先在照片上划格,根据比例,从眼部画起,用铅笔在纸上勾勒出人像轮廓,最后用炭粉涂抹。炭画的造型的全过程可分为轮廓造型与明暗造型两大部分,其中轮廓造型主要是整体定位,落笔要轻,然后进入局部深度刻画阶段,揉粉的时候以笔尖粘少许炭精粉,在其它白纸上试过轻重方可落笔,笔含粉的色度要做到心中有数,大的明暗关系画好后,可以进入最后的深度刻画和整体的调整,调整要用不蘸粉的排笔,蘸粉的排笔和炭铅笔,橡皮等交替灵活运用其间。韩翠琼说:“作一幅炭精肖像,需要3—4个小时,但要画一幅生动的肖像炭精画,需要3—7天的时间。”
  
  祖孙三代情系炭画艺术
  
  韩翠琼介绍称,炭精画起源于清朝年间,上世纪四十年代,炭精画在海口市兴起,仅在海口新华路、中山路一带,每天都有十多位画师揽活。到八十年代中期,多达二十几人的画师队伍活跃在这一条老街上,炭精画行业达到鼎盛时期。在画人物肖像的同时,画师们还画山画水画鸟兽……一时间,炭粉作画百花齐放。韩翠琼的父亲韩冠平,早年在老街以画炭画为生,2005年去世,画炭画60余年。韩翠琼1972年高中毕业后在老街画炭画直到现在。儿子叶保龙幼年开始迷上作炭画,经过多年苦学,1997年开始独自作画,如今,无论是九宫格还是对样复制法,叶保龙对炭精画的制作已经十分娴熟。除了传承祖上的技艺,叶保龙还虚心向其他炭精画师傅学习,并把所学的技艺综合起来,不断的开拓创新。不仅将祖传的古老照片揣摩作画技法学得如火纯青,而且发展到将原照片加工放大,使炭精画最佳传神地展示在世人面前。
  
  希望炭画得到认可和保护
  
  “画炭画一笔,一画都容不得偷工减料,不仅费时间需用到的工具也是五花八门。”韩翠琼说炭画最重要的工具炭笔有好多种,笔的粗细和坚硬程度不同,作用也不一样,用于勾勒或粗或细的线条。而且不同的师傅喜好习惯也不一样,她习惯用软笔,儿子更喜欢用硬笔。“以前有特质的画炭精画的素描笔,如今较难买到。而买回的笔有些是圆的有些是方的,所以需要根据各人习惯将其他画笔再改良加工。”
  
  韩翠琼表示,随着相机的普及推广,炭画生意日渐艰难,但她和儿子都不愿丢下这个从祖辈那传下来的行当。“因为炭画对我们来说不仅能维持生计,更多的是一种感情。”韩翠琼认为炭画是一门手工艺术,而那些冲印复印产品只是一项技术,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她说:“炭画为我们几代人提供了一门养家糊口的活儿,同时也凝聚着我们家族的心血。我们对这门手艺心存感激,希望这门手艺能得到认可和保护,更好地为社会服务。”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岛炭精画 
09月28日

《汕头特区晚报》:汕头老伯绘制炭画 创作热情不减当年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汕头特区晚报讯(记者 张烈华)不少老汕头人都知道红砖楼旁有个专业绘制炭画的,门口悬挂着洪妙、姚璇秋、三毛等人像炭画。这位画画的老伯叫李绍明,虽然年近耄耋,但对炭画的创作热情仍然不减。“文革”期间他的数十幅画作被当作封资修产物被红卫兵没收,转而画毛主席像,当年曾经画过一幅高达4米高的毛主席像。如今,林伯宝刀不老,不久前绘制了一幅成龙的炭画惟妙惟肖,一些远在东北、上海、香港等地的人们还特地请李伯为他们的长辈绘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精画老人 中国炭精画 炭精画之乡 
09月27日

《海峡导报》:六旬老人郑德鸿为漳州老行当四处奔走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海峡导报讯(记者 沈华铃)黄昏的老街里,有节奏的嘭嚓声,漫天飞舞的棉絮,这是有人在弹棉花;一根炭笔,一张白纸,画出惟妙惟肖的黑白画,这是有人在画炭精画……这些快要淡出人们视线的老行当,让年近六旬的郑德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一年来,他四处奔走,寻找漳州的老行当,又用相机和笔,将一个个老行当拍成照片、写成文字。他向省长信箱和政府部门反映漳州老行当亟待保护的现状,得到漳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的回复,肯定了他的努力。
  
  对此,漳州市图书馆馆长、闽南(漳州)生态文化保护中心主任张大伟说:“传统手工技艺的命运值得我们共同关注。”
  
  奔走一年寻找漳州老行当
  
  郑德鸿是老漳州人,见识过诸多漳州老行当。但是,有一天当他在与老友们聊天时,却发现,这些曾经习以为常的东西,似乎在瞬间已经无影无踪。
  
  “这些老行当背后,是传承了几百年的漳州民间文化。”去年年底,郑德鸿萌生了寻找漳州老行当的念头,并在媒体开设专栏。今年农历正月,他偶然从中山公园南门路过,发现有人在那里打拳卖膏药,这是他几十年没有见过的,他意识到,这是真正的漳州老行当。
  
  在他不懈的寻找和努力下,一个个漳州老行当浮出水面。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老行当,郑德鸿查找了很多资料,从该行当的历史查起,再到如今的状况,反复核实。
  
  漳州老行当也引起了不少媒体的关注,这一年来,郑德鸿通过报纸、电视报道了三十多个老行当,总共128篇次,分别为:打拳卖膏药、竹器、车木、刻印、打铁、竹编、醮灯、石碑雕刻、弹轧棉被、铁线笊篱、蓑衣、漳绣等等。
  
  郑德鸿高兴地说,这些报道是对漳州老行当的记录,也将为保护这些传统文化提供有力的依据。
  
  面临失传向“省长信箱”求助
  
  郑德鸿说,老行当历史悠久,但因种种原因,如今却面临失传,如何让这些老行当得到传承与发展,是一个非常紧迫的问题。为此,他又写下《漳州部分传统手工技艺面临消失亟待保护》,先后向“省长信箱”及有关政府部门反映,提出自己的看法与建议。
  
  “漳州正在打造文化古城,但如果没有传统手工艺支撑,必黯然失色。政府应将这些老行当的保护列入日常管理,并制定相关的保护政策。”郑德鸿说,“政府可以采取提供场所免租金的方式作为对老艺人的补贴,在旧城区开辟老行当一条街,让这些濒临消失的老行当入驻。始兴北路(府埕)是老街区里较可行的地点,因其历来就是传统小吃的集中地,而目前基本空置。可一半作为传统手工艺制作点,一半作为传统小吃点。这样,外地游客来漳州时,就可领略到漳州传统文化的精彩,提高城市的知名度,促进旅游业发展。”
  
  除了寻求政府保护,郑德鸿对一些老行当传承人提出建议:改变思路、改进包装、提高知名度等等,另外一些特色项目,应申请为非物质文化遗产,使之得到保护。
  
  部门回应分析现状,加以保护
  
  郑德鸿反映的情况也得到了政府部门的积极回应。漳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回复说:“对于您的反映建议,局领导十分重视,要求工作部门和专家对漳州市传统手工艺的现状及保护进行分析。”
  
  该回复肯定了郑德鸿的努力:“您对漳州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手工艺的生存和保护十分关注,投入了许多时间和精力,进行深入细致的社会调查,并撰写了数十篇有关‘老行当’的报道文章,使许多隐身于市井的‘濒危品种’显现出来,呼唤社会关注。这项工作很有意义。提供的材料和线索,对于文化工作部门来说,也是十分宝贵的信息,具有参考价值。”
  
  回复还称,这些老行当手工艺,大部分属于非遗,理应得到保护,只要通过法律规定的途径,履行必须的程序,可以列入各级非遗代表性项目名录和代表性传承人。
  
  漳州市图书馆馆长、闽南(漳州)生态文化保护中心主任张大伟还专门为郑德鸿所反映的漳州老行当写了一篇文章——《春风中的期待》。
  
  “传统手工技艺有以实用为主的生产技能的一面,同时也具有可供欣赏之用的工艺美术价值,它独特的工艺和艺术魅力能否继续存活于民间,不仅受其自身发展规律的影响,也取决于现代人们对于文化遗产的态度和作为。”张大伟在文中说,随着一个个老行当被报道出来,他相信推进漳州传统手工艺保护的工作正进入一个新的阶段。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09月26日

《深圳晚报》:肖像画师何礼云的梦想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深圳晚报讯(记者 刘琨亚)何礼云1999年就来到罗湖商业城,是第一个进驻这里的民间艺术家,提到这些,他的神情中有一种掩饰不住的自豪。“当时,整个罗湖商业城就只有我一个人做这门生意,后来商业城发展文化事业,民间手工艺人才慢慢多了起来。”
  
  今年48岁的何礼云从小就喜欢绘画,他曾经师从著名画家周祖铭,学习了一年的素描和油画。“在老家天门的时候,我就曾经办过画展了。”他说,他曾经四川自费游三峡,费用全部靠在路上为人画肖像赚取。
  
  1994年就来到深圳,在华侨城的一家电子厂做产品造型设计,收入不低。但他的心并不安分,一直希望寻找机会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1996年,他就放弃了这份别人眼中不错的收入,在民俗村租了一个档口,专门从事肖像画的创作。随后他先后在世界之窗、东门都开过档。他告诉记者,在2003年以前,生意一直很不错,但非典之后,生意明显清淡了很多。
  
  在旁人眼中,何礼云可能只是一个以给别人画点肖像的小贩,但在他自己的心目中,从来也没有放弃过对艺术的追求。
  
  “我最大的希望是自己的创作能够有所突破,因此,即便在为客户画图的时候,我也力求能够加上一些自己的创意,有一些创新。对于这种创新,有人理解,也有人不满。”何礼云说,有些慕名而来的客户觉得他画得不像,不太满意。“我认为,艺术创作肯定是有想象的空间,如果你要一模一样的效果,那还不如去照相。”
  
  正是有着这种执着,他的作品多次获奖,还曾经代表深圳受邀到新加坡等地从事文化艺术交流。他说,他心中始终有一个梦,那就是有朝一日能够到一些大型的美术馆去办个人画展,自己的作品不再被人们看做是街边小贩的即兴之作。
  
  “我现在主攻的方向是抽象的肖像画,这种画一般的客户都不会接受,所以要想专心搞艺术,必须有一定的经济基础,我还要在这里坚持一段时间。”何礼云表示,他在这里做生意主要是为了积累一些原始资本,等到正在深大外语系的孩子毕业,自己身上的担子轻松一点以后,他会考虑去进修,力求能够上到一个新的台阶。
  
  可能在旁人的眼中,像他这样的年龄进修似乎太迟了点。不过他坚信,只要心中有梦,就一定会有实现的一天……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深圳炭精画像馆 
09月25日

《海口晚报》:海口老街炭笔画顾客盈门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海口晚报讯(记者 史瑞丽)穿过海口新华北路一道狭窄的楼梯间,在二楼一个房间里,韩翠琼戴着眼镜,正用炭笔细心地作画。画笔下是位温柔贤淑的女子,用笔轻轻涂抹在女子的唇上,呈现出黑白分明的光影,画中人顿时显得熠熠生辉,刹那间生动起来。
  
  在海口新华北路街边,人们会偶见摆放着人物素描、“代写书联、画像”、“画像请上二楼”等广告,这昭示着楼房主人家的生意行当。
  
  在海南,许多人家还保留着要为自己画幅炭精画的习惯。炭精画是我国一古老的民间艺术,又名炭画,以立体感、丰富的色调层次、细腻逼真的表现效果而闻名,是集艺术和实用性为一体的独门画派。1945年,韩翠琼的父亲韩冠平开始在海口开设画馆作画。作为第二代传人的韩翠琼传承了这项技艺,她的儿子如今已是第三代传人,这家店也已经在老街上有60多年历史了。在第三代传人叶保龙身上,这门技术不但得到了传承,而且进行了创新,小伙子如今结合电脑技术作起画来功夫不减,但效率更高。
  
  在叶保龙的工作表上,记者看到密密麻麻记录的订单已经到了六月份。他告诉我们,有些华侨专门找上门来求画。前年,一位美国游客还慕名而来,看到韩女士画好的作品不由伸出大拇指连说“Good!”。
  
  “这是一门传统作画手艺,希望能保留下来这项传统文化。”叶保龙说。海南不少人保留着这种习俗,正是这种市场需求,炭画这种传统技艺在海南得以生存下来。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口炭精画像 炭精画老街 

 

学会炭精画,朋友满天下

美好今日

快速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发祥于1896年的上海,又名“炭精画”“炭画”,属于民间美术。取炭精粉为颜料,用羊毫笔为工具,在绘图纸上揉擦,与西方素描艺术结合在一起。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崇尚写实,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柔和自然;比摄影照片还要栩栩传神!一经装框,永不褪色,奇妙无比……作为国粹不言自明。不仅适合于绘制巨幅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还具有画像的实用性。因此,广泛受到各地人们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作品欣赏


  天下炭友是一家!炭精画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欢迎您回家!组长张智华老师微信号13098409932欢迎加为好友。各地人物画爱好者、画像从业者、收藏家,均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成绩突出者吸收为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成员。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欢迎您回家

抒写心声
会长风采

 

作品欣赏

 

组长:张智华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

——————

炭致广大,精微传神,画美人生

——————

 

奇妙的中国炭精画

  致力于炭精画创作与教学研究的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聘请中国教育学会(CSE)会员、湖北省书画研究会(HBDPRI)会员、中国炭精画提出者张智华老师出任组长。张智华老师为抢救和传承这门濒临失传的民间美术,曾于九十年代初期利用课外时间拜访国内三省六地的民间画师,还参加了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杨君明馆长亲授的炭精画培训。后来,张智华老师除了语文教学与研究之外,为父老乡亲创作炭精画近万张,并首次提出炭精画新概念“中国炭精画”。1996年8月,《奇妙的中国炭精画》内部发行,受到了广泛关注与好评!概括地来说有两点,一是抓住了“中国”(文化),另一个是抓住了“炭精画”,名副其实。2010年4月,炭精画国际域名(tanjinghua.com)从海外回购成功;同时成立炭精画创作与共同交流平台。2013年7月9日,“毕节一绝”毕节炭精画创始人杨君明老馆长来到宜昌,指导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工作,饱览美丽而神奇的三峡风光;师生真情,把杯畅饮,短短半月,意犹未尽……宜昌——这座“全国文明城市”,给杨君明老馆长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张智华与杨君明老馆长,燃起了“中国炭精画”的熊熊火焰,照亮“中国炭精画”的发展之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