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第一门户-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全球第一本炭精画护照

 

中国炭精画高级函授

 

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

欢迎访问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网站! >> 请记住官方唯一域名(www.tanjinghua.com)!“tanjinghua”是“炭精画”的全拼,记住只消三秒钟!请相互转告!天下炭友是一家!
08月12日

杭鸣时:以炭精擦笔水彩技法重现老广告


分类:学友园 | 超过 人围观

赵琛先生与杭稚英先生之子杭鸣时教授合作复制1930年前杭稚英先生创作的哈德门广告画(广告中的模特为杭稚英先生的夫人),来分析炭精擦笔水彩肖像画的技法。
  
  材料:
  
  A、水彩卡纸:挪威1930年前产,肌理细腻,纸基坚实,适合于擦笔画水彩,被行内称为“码头纸”(即大筒包装按码出售的),已泛青黄,系杭稚英先生遗物。
  
  B、炭精粉:英国1930年前产,系杭稚英先生遗物,原作使用的英国炭精粉,此次临摹仍继续沿用。为什么必须使用英国进口的炭精粉,而中国当时也有此类产品?英国进口的色正,有冷色调,其他炭精粉擦出来发黄,显不出脸本色,且不透明。
  
  C、16色水彩:美国产,也叫16号颜料,系李慕白先生遗物。
  
  D、毛笔:分羊毫、狼毫,分粗细,擦炭精粉时用,最好新笔,烫掉胶,因为笔头锋利。各种粗细不同的笔分工也不同,细笔擦窄小地方,应根据具体情况做相应调整。
  
  E、喷笔:又称气笔,作为调整画面色调和表现色彩细腻过渡的辅助工具。
  
  F、其他:硫酸纸、2B铅笔、橡皮、气吹、调色签署、画架等。步骤:1、画素描稿;2、用硫酸纸拷贝;3、擦炭精粉;4、着水彩色;5、喷绘调整。
  
  作画:
  
  (一)画素描稿(用杭稚英先生绘制哈德门广告印刷品代替)
  
  (二)用硫酸纸拷贝用铅笔将原作描摹到硫酸纸上,须轻重适度。完成后将硫酸纸翻转,在背面用铅笔再描一遍,力度要够。双面描摹待擦磨拷贝到画纸上会比直接一遍画面干净,成色丰富,形象更有感觉和神韵。以上两种临摹方式合起来叫双勾突破。用夹子上下夹住双面勾描好的硫酸纸(上)同挪威卡纸(下)。开始用一只手指甲擦磨硫酸纸上的描摹线条(主要运用拇指、食指)。擦磨时要注意密度、秩序和章法;而且要掌握好力度。经常检查铅笔印痕是否衬到画纸上,轻重程度是否合适,线条覆盖深浅,位置是否发生变化。待整个画面擦磨完毕,取下硫酸纸。这种技法的优点是在画面上不留印痕,而且完成后看不见铅笔印迹。
  
  (三)擦炭精粉自炭精粉瓶内倒出少许在白瓷碟内,不用研,无须水,蘸笔的同时就研开了。每次用笔时,蘸点炭精粉在宣纸上试擦一遍,掌握深浅浓度。擦每一笔都须特别耐心,笔过了就黑,不到位立体感就出不来。应遵循从左至右的原则。先擦眼睛。因为眼睛传神,能够控制住整体。如果稍用笔擦过了,眼内高光用橡皮抹几下。用稍细的笔蘸炭精粉在上述部位一点一点揉擦。之后将鼻、嘴定型(不可细描)。其次擦头发。顺势擦下去,发髻、鬓角、颧骨、耳朵、腮、下颏……人脸的轮廓显现出来。此期间不停变换笔、笔触、蘸炭精粉,注意调整擦过部位粗细、深浅、明暗程度。脸部擦过之后依次擦衣领、颈部、肩、袖、镯子、胳膊、手、烟嘴、烟盒、衣服(接皱褶擦),上调子时笔触要柔一点,否则刷刷下去就起了皱。炭精粉可用作画稿的造型基础着色,最多表现在明暗交叉的转折部位。擦炭精粉时要依顺序擦,并使之有虚有实,形象出来更具造型。擦炭精粉稿完成后,用水在擦过的部位抹一遍,因为上面总有些浮的东西,脸部一旦有问题会马上凸显出来。水抹上去,炭精粉就下来了。水的作用,可将浮的炭精粉颗粒洗掉,否则在上颜色时脏,过黑;另外湿润,着色后无笔痕,这种技法画脸看上去较滋润。然后等待画面干透,否则炭精粉小颗粒留痕,影响画中形象精彩程度。
  
  (四)着水彩色因为水彩色是透明的颜色,无覆盖性,一层色涂重之后无法再上色,所以先画亮色留有余地,逐步加重,以免混色。每上一层颜色均等干透之后再上另一遍颜色。必须干透吃到纸里面,否则再上一层色就洗掉了。分干湿两种着色法,水彩着色先人物后布景,人物着色顺序依次为眼、鼻子、耳朵、脸等五官,头发、手、身上造型、衣服的暗部按褶纹画,饰物及其他。着色分四个步骤:(水彩色特别容易脏,但遍数少不浑厚,这四遍下来,画面色彩丰富,形象真实。)首先,桃红色。是打底色。主要应用于人物脸,手等带皮肤的部分,采用素描方式上色。个别部位,例如上眼睑有厚度,笔洇湿后将厚度涂出来。其次,绿色。分苹果、草味绿。主要应用于妇女、儿童等娇嫩皮肤着色,以凸显光洁度。眼球也具明暗面,如果再另加点紫色,会使眼睛更活,更深沉,有韵味。再次,赭石色。有时掺点桔黄色。应用于人物脸、手等皮肤色。是老年男子主要用色,画女性时着色淡雅些。最后,按需要补色,在整幅画基本完成时。上面步骤大多采用湿画法,眉毛里层的黑、头发、毛衣等必须洇开画,要不停涮笔,否则,造成染色。也有干画法。例如女郎手托的烟盒长面。程序也为先浅后深;小点缀先上色,大面积底色后上;浅粉,淡黄,后覆草绿色。其好处颜色谁也不挨谁,形状具体,轮廓分明。而侧面(即宽)采用湿画法,洇开,需要这种模糊效果。干湿明暗结合,才能画出形象的立体感,使所描画的事物更趋真实、生动。衣服按褶纹着色,先上浅、亮,后上深、暗,受光背光分清楚,找好明暗对比关系。如使鼻翼、嘴角两端、头发等明暗交界处更显突出、具体、鲜明,可再补擦些炭精粉。等人物形象完成后再布景,大面积构图也从整体到局部,由浅到深。
  
  (五)喷绘调整喷绘背景之前需将画面除背景以外的主体部分拓于纸上,依外轮廊剪下制成“型板”,且需作到不差分毫。“型板”覆于画面之上用重物分散压住,且重物尽可能远离“型板”边缘以免产生颜料崩溅。“型板”覆好后,以喷笔由浅入深逐层准确喷绘画面所处环境的效果光影效果。喷笔作为调整画面色调和表现色彩细腻过渡的辅助工具,会使画面虚实有致,主次分明。当然,无论人物形象还是室外、室内景致,每幅画均有不同方案,需要根据实际情况构思,打好底稿,再擦炭精粉和着色,没有现成可套用的规律遵循。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擦笔 水彩技法 月份牌 杭稚英 赵琛 
08月12日

《左江日报》:悠悠岁月丹青情——记壮族农民工艺美术家田力成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战友(炭精画)田力成作


  
  左江日报讯(记者 吕少贤)由自治区党委统战部、自治区政协办公厅主办,广西书协、广西美协、广西政协书画院协办的《辛亥革命100周年书画展览》于9月15日在广西博物馆展出,我市壮族农民工艺美术家田力成创作的年画《战友》入选展出并荣获三等奖,这是一件十分可喜可贺的事!
  
  田力成系宁明县明江镇琴力村力岳屯人,1944年3月生,少年时他便自学绘画,1962年初中毕业后回乡务农仍锲而不舍地苦练画技,并常为民间的新居、家具雕花饰画,在明江一带颇有名气。为了寻求更大的发展,1984年他只身闯进县城,租住在南华街一间低矮潮湿的民房,立志在绘画艺术方面干出一番事业。在此期间,他得到县文化部门的重视和知名画家邹才干、甘幼琅等同行的指点,绘画技艺日趋成熟。他独创的“田派”炭像人物画形象逼真,质感强,既有炭画的效果,又有油画的韵味,而且利于收藏保存,使传统的炭画艺术有了发展。他炭画技法娴熟,可慢可快。慢时精雕细刻,栩栩如生;快时寥寥数笔,形象生动,适合各种顾客的需求。内行人都知道,画人像是绘画中最难啃的“骨头”,为了闯过这一关,几十年来,田力成一边干活养家糊口,一边反复研究各种人体的骨胳结构特点,先后画了几百张人体素描,终于掌握了捕捉人物特点的窍门。他画人物不但追求“形”似,尤其注重“神”似。不论是依照残缺的老照片还是活人当面写生,他都可以轻车熟路地一挥而就,让顾客满意而归。如今,宁明县城画炭相者不少,但能达到如此高的水平,并能在一两个钟头内成画者唯有田力成。田力成在绘画方面不断追求创新,与时俱进;在生活上勤俭持家,知足常乐。靠画画把随他进城读书的几个孩子都养大并成家立业,令人刮目相看。
  
  田力成还是个有抱负的人,早些年前,他就有了举办个人画展的想法,并一边找活路挣钱,一边进行创作积累准备。长期的磨炼使田力成掌握了各种手艺,成为远近闻名的民间工艺美术家。如今,他集绘画工艺于一身,国画、油画、水粉画、炭画、烙画、书法、雕塑、刻碑、作诗、裁缝、木工、泥水工、摄影、扎花灯、做狮头等等无所不能。近30年来,田力成画了2000多幅画散卖各地,其中水粉画《春光万里》和《万古长青》等多幅作品被外国游客买走,其大量的风景画和几百条石狗被城乡群众买去装点楼房新居,名声远播。同时,他创作的许多美术作品在自治区、地市和县级展览中展出并获奖。其代表作国画《法卡山下春意浓》入选“广西首届农民画展”并刊登在广西《大众逻辑》杂志封底;《养鸡保险到壮乡》入选南宁市美展获二等奖并刊登在《广西保险》杂志上;《乡女轻骑》、《乡音》入选原南宁地区美术作品展。1996年,原南宁地区文化局特邀他为第四届民族文化艺术节制作4个直径2米的特大绣球,仅用8天时间,他就独自圆满完成了任务,受到了有关领导的表扬。在县文联的支持下,1999年春节,《田力成美术作品展》在宁明县城隆重展出,引起了社会各界普遍关注。《广西日报》、《南宁日报》、《柳州日报》等多家媒体予以报道。这次展出的70幅(件)作品,创作题材不同,形式多样,足见田力成的内心世界是何等的丰富多彩!
  
  田力成现虽已年逾花甲,但创作冲动仍然不减当年。今年8月底,当他接到广西有关部门要举办《辛亥革命100周书画展》的通知时,离截稿日期仅有5天了!由于种种原因,田力成已多年未参加这样的展览了。为了检验自己的创作水平,他觉得机会难得,决然一试。于是,他凭着心中多年的生活积累并翻阅了许多有关辛亥革命的史料,日以继夜地进行构思创作,终于赶在截稿前创作了年画《战友》。一分汗水,一分收获,田力成的《战友》在大量的参赛作品中经过多轮筛选,一路过关斩将荣获三等奖。
  
  田力成现在是崇左市美术家协会会员、宁明县美术协会理事。仍然是农民的他,始终不改庄稼汉朴实、憨厚、勤俭和甘于寂寞、乐于清贫、知足而乐的性格。我们祝愿他艺术青春常在,为自己酷爱的绘画艺术再添新彩。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左江炭精画 壮族农民工艺美术家 田力成 壮族炭精画 
08月11日

《佛山日报》:炭画摊从热闹到冷清虽微小仍有守望人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佛山日报讯(记者 祁海梅)小巧的刷子粘一点炭精粉,唰唰唰几笔,一幅栩栩如生的炭画人物头像便呈现眼前。炭画师夏志强说,就算画纸100年后霉烂或被小虫蛀烂,但画像依旧不会脱色,这就是炭画的魅力所在。然而,让夏志强遗憾的是,炭画式微,至今未找到愿意学习炭画的徒弟。
  
  炭画摊从热闹到冷清
  
  一张自制的粗糙木台,几把小椅子,一个画夹,数十支画笔……在文华路和文昌路交界处的一个狭长小巷里,42岁的夏志强每天都会支起简陋的小摊,招呼生意。他身后锈迹斑驳的铁窗上,悬挂着七八张炭画,旁边写着惟一的广告牌:精工炭画,永不脱色。
  
  小摊一米开外,就是人、车川流不息的闹市。然而,这个闹市里的小摊,鲜有行人光顾。本月5日整整一个上午,小摊没有收到一单生意。小摊的主人夏志强说:“现在连细路仔都会用数码相机了,谁还会花150元,画这么一张炭画?”
  
  夏志强的炭画小摊一摆就是十多年。令他感慨的是,他和小摊就躲在街角,看着文昌路和文华路以至荷城,变身至如今的喧嚣繁华模样。相反,他的炭画小摊却从热闹渐渐冷清。“一个月能收到10单生意已经很不错了!”夏志强说,若是没有老婆的收入,单靠这个小摊,是养不活一家人的。
  
  坚持到自己画不动
  
  夏志强是明城镇人。上世纪八十年代,读完中学的他前往高州学习绘画。一年半载的学习经验并没有为自己谋到与绘画有关的生路。一天,他在湛江街头闲逛,看到有人当街制作炭画,便迷上了这种精致的创作。回到高明,他便在小巷里支起小摊,开始边学边画。
  
  经过十多年的历练,无论是九宫格还是对样复制法,夏志强对炭画的制作已经十分娴熟。炭画要求的是与作品完全相似,“就像拍出来的相片一样”。
  
  “炭画的特点是,保留上百年不脱色,就算纸质霉烂、受潮,或是被虫蛀了,但色泽不会变。”夏回忆说,生意好时,很多村民拿来相片,要求制作炭画保留,一天可以接好几幅画,常常忙不过来。
  
  但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炭画离人们的生活越来越远。夏志强说,他至今没有收到一个徒弟,他的儿子也拒绝学习这门手艺。“因为靠这一行已经难以谋生了!但不坚持,一门手艺就要失传,太可惜了,所以我要自己坚持下去,直到自己画不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佛山炭精画 佛山画像 佛山炭画 炭精画培训班 
08月10日

阳光巢:南宁民间炭精画备受欢迎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阳光巢讯(记者 悠然)白纸斜放,铅笔走动,炭粉涂抹,橡皮轻擦。一个多小时后,已故功夫巨星李小龙拉开双臂准备打斗之势,呼之欲出。人群中,广西南宁市街头画师张寿明刚让李小龙活现人间,就让一外国游客买走了。
  
  张寿明所作的画叫炭画,是中国一种古老的民间艺术,它只需炭粉、铅笔、毛扫、橡皮擦这四种普通工具,就能让任何事物栩栩如生地展现眼前,真实感可与照片媲美。
  
  几千年前,爱美的古人就开始利用烧火没燃尽的木炭来描绘人像,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用上制作精良的炭粉甚至彩色炭粉作画,使得所描绘的人像,具有更强的立体感以及细腻逼真的效果,最重要的是,炭画可以保存一百多年不变色,而一般的照片经历二十几年就斑驳泛黄了。张寿明说,在清明、重阳等节日,群众都会拿着祖先们陈旧的遗照前来为祖先换“新容”。
  
  九十年代初,炭画在南宁兴起,仅在朝阳广场,每天都有十多位画师揽活。到九十年代中期,多达到二十几人的画师队伍活跃在市中心,炭画行业达到鼎盛时期。在画人物肖像的同时,画师们还画山画水画鸟兽……一时间,炭粉作画百花齐放。
  
  “随着摄像器材和数码产品的普及,炭画逐渐退出人们的视线,而原来的二十几个画师,如今只剩下两个”支撑到现在的炭画师劳景铭提及历史,感慨万千。
  
  劳景铭师傅今年五十五岁,接触炭画二十余载,他画摊前的毛泽东、邓小平、姚明以及玛丽莲。梦露等人像惟妙惟肖,每天都嬴得不少过往客商的赞叹。
  
  劳景铭说,港澳人士和外国人对中国这种古老的绘画技术更感兴趣,“只要他们路过炭画摊,都会凑过来观赏,或要求现场作画,或购买现成画像。”
  
  当美国游客大卫。沙维拉路过劳景铭的画摊时,就完全被劳景铭精美的炭画吸引了,随后,他掏出过世祖父的照片,让劳景铭“用神奇的笔把祖父重新带回生活中”。大卫用英文留言道:“我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照片,你真是个技术高超的艺术家……我很高兴在中国有这样的经历。”
  
  “学会炭画,任走天下!”画师张寿明说,近来炭画生意逐渐好转,“很多年轻人都来拜师学炭画,经过三个月他们就可出师。在沿海发达地区,画一张炭画,可收入几百元呢。”
  
  “从去年到现在,几乎每天都有人来问我是否收学徒,”劳景铭告诉记者,条件成熟后,他将会开办炭画培训机构,广招学徒,将这门古老的民间艺术发扬光大。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宁炭精画 广西炭精画 民间炭画 
08月10日

《江门日报》:炭画,正面临失传的危机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江门日报讯(记者 梁长其)随着数码相机的面世,炭画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了,正面临失传的危机。在会城的五显冲街,画师赵国鹏仍坚持为人们绘炭画画像。近日,记者采访了老画师赵国鹏。
  
  炭画可百年不褪色
  
  五显冲街地处新会的旧城区,一排摊档将路分隔成两边,在其中一个摊档里,挂着一幅幅黑白炭画,这就是画师赵国鹏的摊位,他几乎每日在这里,用自己的画笔为大众绘画。他画的是炭画,绘画时白纸斜放,铅笔走动,炭粉涂抹,再加上橡皮“修补”,只需要1个多小时,一幅有1寸大的黑白人头照便被放大再现到白纸上,画中人物生动、传神,惹人喜爱。
  
  “炭画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而一般的照片经历二十几年就斑驳泛黄了。”赵国鹏说。因为炭画具有保存时间长、立体感强、色调层次分明、细腻逼真等优点,曾很受群众尤其是老年人的喜爱,不少人喜欢叫画师用炭笔为他们画像。赵国鹏说,如今,虽然数码相机已经十分普及,但仍有不少人前来要求画炭画像,也有人拿着一些底片已散失的残旧照片,要求临摹成炭画,以便保存。
  
  绘炭画有讲究
  
  赵国鹏说,他与炭画结缘已有30多年了。他自幼喜欢绘画,13岁那年,他跟一个姓赵的师傅学画画,师傅作画时他就在旁边看,绘画的技艺逐渐提高,慢慢掌握了绘炭画的技巧。
  
  绘画时,他先在照片上划格,然后根据比例,从眼部画起,用铅笔在纸上勾勒出人像轮廓,最后用炭粉涂抹。他说,炭粉涂抹是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最讲究耐性的一步,用来涂抹的毛笔需要仔细清洗,再用蛋清涂在毛笔上,把毛笔放在阳台晾一天才能拿来绘画,这才能显效果。此外,炭画中的光影明暗效果完全要靠炭粉多少来表现,作画时十分费神,一幅画完成后,便已十分疲累。他说,现在年纪大了,精力有限,一天最多只能绘3幅画。
  
  期望招徒传手艺
  
  在会城,以前有好几个专门画炭画的,如今这些画师不是去世了,就是转行从事他业,现在会城本地的画师只剩下赵国鹏一人坚持绘炭画。提及历史,赵国鹏不无感慨。在清明、重阳等节日前后,不少人拿着祖先们陈旧的遗照前来为祖先换“新容”,但与以前相比,如今这样的顾客越来越少了,炭画正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以前一天有3张左右的生意,现在一个月下来还不够30张。”赵国鹏说,现在,懂得欣赏炭画的人越来越少了,年轻一代喜欢快捷方便,喜欢用数码相机拍照,也有部分年青人会光顾,他们拿着父母的相片前来要求画画,但大部分顾客还是老人,他们拿来的多是自己年轻时的照片。
  
  在新会,炭画正面临着失传的危机。为此,赵国鹏十分希望能招收到徒弟,把自己所学的手艺留传给后世。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江门炭精画 炭精画危机 炭精画艺术研究 
08月09日

闫多青


分类:艺人汇 | 超过 人围观


  
  闫多青,男,河南焦作人,出生于1940年,号白衣游仙,从小酷爱绘画,自学成才。现任云山书画院顾问、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化艺术市场调研员、中国文明杯诗书画印大奖赛顾问、东方书画家联谊会常务理事、中国百杰国画家、中国国画院艺术顾问、中原文化艺术传播中心会员。踏遍祖国名山大川,拜大自然为师,汲取传统艺术精华,作品多次参展并获奖。几十年来,带领亲传弟子走遍全国近30个省(自治区),698市高等院校讲学,举办各类书画培训班1200余期,培养学员6万余人(次),取得了重大的社会效益,受到了广大学员的称赞,更可喜的是,炭画艺术已传到美国,英国,日本,新西兰,尼泊尔等国家,使我国这朵艺术奇葩走向世界,大放光彩。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闫多青 焦作炭画 焦作炭精画培训 焦作炭画学院 焦作炭画培训中心 
08月09日

《东江时报》:老街画炭画,一画20年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王少辉一笔一笔勾勒着人物,一丝不苟

 

王少辉一笔一笔勾勒着人物,一丝不苟。

  
  东江时报讯(记者 憨驼)相比热闹繁华的淡水新城区,淡水老城区已渐渐趋向宁静,不少店铺生意平淡。在横头街街头,有一间显眼的画室,画室的主人叫王少辉,13岁开始离开清远老家以画画谋生,20年前在淡水停止了漂泊。随后,他在淡水老街画炭画,一画就是20年,同行一个个或转行或离去,他成了淡水老街惟一一名炭画师。
  
  他说,炭画还有一定的市场,为了生活,他会继续画下去。
  
  工作:一幅炭画最少要画半天
  
  “每幅人像都是不一样的,每条皱纹和皮肤纹理都必须用不同的手法来画。一幅人像炭画画下来,必须勾勒成千上万次。”
  
  王少辉的画室很小,不足3平方米,室外悬挂着七八张炭画。在一张铺满粗细不一的铅笔的画桌前,王少辉正在一笔一划地勾勒一位老者的头像。他仔细地用一支细炭笔勾勒着人物鼻翼的阴影部分;不久,换上一支粗笔,在头发部位进行反复加工;随后,往人物的脸上涂抹炭粉;最后,他拿出一把专门的小毛刷,轻轻地将画像上的浮炭扫去,一张栩栩如生的人像大功告成了。
  
  王少辉说,一幅炭画最少要画半天,一笔一画都容不得偷工减料。“画炭画不仅费时间,需用到的工具也是五花八门。”王少辉打开一个陈旧的工具箱,里面放着一排画笔。“有炭笔、排笔、水彩笔、毛笔……”他介绍,炭画最重要的工具炭笔有好多种,笔的粗细和坚硬程度不同,作用也不一样,用于勾勒或粗或细的线条。
  
  入行:13岁开始以画炭画谋生
  
  “家里兄弟姐妹比较多,为减轻父母的负担,我背着画夹去流浪,沿途靠给人画肖像维持生计。”
  
  从13岁开始以画画谋生,王少辉就这样走过了30年。
  
  他老家在清远。12岁那年,他和哥哥一起跟随以画炭画为生的伯父学习画画。王少辉说,他小时候喜欢看漫画书,觉得画画好玩。当时原材料缺乏,他和哥哥就用树枝在地上画画。没有炭笔,他们用烧过的火柴灰在纸上画画。由于对画画兴趣浓厚且勤于练习,王少辉半年就学会了炭画。
  
  13岁那年,贫困的家庭再也无法供他读书,他辍学了。他到过中山、江门、广州等地谋生,一张肖像画在5角到2元钱间。比起技艺精湛、有专门店铺画画的炭画师,沿街摆档的王少辉生意额非常有限,每天的收入只够吃两顿饭。
  
  王少辉回忆,那段时间,有些路人以为他是在卖艺乞讨,向他施舍钱物,让年少的他尴尬不已。
  
  守业:同行转行他却坚持下来
  
  “我生于农村,年少时选择画画是兴趣,现在选择画画是无奈之举,纯粹是为了生活。”
  
  1989年,流浪多年的王少辉背着画夹到了惠阳淡水,不久后便安定下来,并娶妻生子。“有了家庭,我再也不能在外面流浪了。”婚后,他在淡水开了一间画室,一开就是20年。
  
  王少辉说,当年他到淡水时,淡水老城区无比繁华,刻章、写对联、看风水、打铁锅、画画等行业生意红火,其中画炭画为生的加上自己有5个人,还有不少外来画师来揽活。20年过去,如今许多老街旧行业已经式微,画画也幸免,整个淡水画炭画的只剩下王少辉一人。
  
  几年前,当身边的同行纷纷转行时,他曾犹豫过,但为了养家糊口,他坚持了下来。
  
  困境:想收学徒但没有愿学的
  
  “我也想收学徒,把手艺传下去,但还没遇到愿学的。现在的人都认为学炭画辛苦,经济收入又不高。”
  
  现在,王少辉每隔两天能接到一单生意,一幅人物画像价格在200~300元不等,但生意已远远比不上前些年。“现在画的人像多是老人或子女为先人画的,顾客拿着一些底片或者残旧的照片,要求临摹成炭画,以便保存。”
  
  王少辉说,炭画立体感强、色调层次分明、细腻逼真,如果不受潮、不被虫蛀,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就算纸质霉烂、受潮或被虫蛀了,色泽也不会变,他就看过一幅清朝乾隆年间的人像炭画,人物依旧栩栩如生。
  
  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炭画离人们的生活已越来越远,“现在的年轻人都会用数码相机,拍一张照片很快就可以冲洗出来。学习炭画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但王少辉说,为了生活,他依旧会在淡水老街坚持画下去,直到自己画不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东江炭精画 淡水炭精画 炭精画店 炭精画老店 
08月09日

《湛江日报》:炭画的守望者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湛江日报讯(记者 刘政国)在霞山民治路东风市场附近,嘈杂的闹市中有一位年届六旬的炭画师傅,这位老人叫李中华,从事炭画人像近40年了。他画摊前的孙中山、周恩来人像以及一些现代画惟妙惟肖,每天都赢得得不少过往行人的赞叹。
  
  兴趣是他最好的老师
  
  1952年,李中华出生在化州山区一个小村。小时候,家人发现他在画画方面具有超常的表现力,一再鼓励和指导。画画,成了他最大的爱好和向往。
  
  那时,家里没钱买画笔和颜料,他就用木棍画,用自制画笔画。在农村中学读书时,他就懂得“勒紧裤带”买来便宜的颜料学素描。尽管家境贫穷,李中华仍倔犟地延续着自己的梦。
  
  李中华说,他小时候看到一些老先生画炭画,觉得很漂亮,就经常跑去看他们画。那个年代炭画很兴盛,几乎每个城市都有一条“炭画街”,炭画师的收入也不错。为改善家庭经济,同时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李中华独自一人跑去炭画知名度较高的吴川,四处拜师学艺。上世纪70年代中,乡村兴办起了粤剧团,剧团领导看中了李中华,让他画布景,在这段时间,他的绘画水平又得到了提高。
  
  1977年,不甘心于小天地的李中华闯到了粤西地区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湛江市区,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活——在赤坎民主路街头摆起画摊。两年后,李中华又转到霞山最为繁华的民治路,在那里一画就是三十几年,成为了民治路一道独特的文化“风景”。
  
  用画笔记录逝去的历史
  
  因为他态度好,绘画逼真又讲诚信,来找他画画的人越来越多,画也越来越成熟。
  
  走近李中华,发现他的整个家当可谓“简陋”:一张陈旧的木板小托架,托架上摆放二三十支毛笔,其中有眼笔、眼线笔、肌肉笔和供扫描阴影的大小扫笔等,浅凹的圆坑内是由上等木料熏烤至木炭后研成的碳粉末。坐下托架旁的小木凳,膝盖上放着木板,将被画者的相片或白纸家在木板上——炭画师正式“开工”。记者看到,李中华在画像之前,首先勾勒出人像的大致轮廓,然后靠不断蘸碳精粉上阴影,通过光合影的烘托浮凸出肌肉的生动感和立体感。
  
  “眼神是整张像的灵魂。”李中华说,他接的活一般都是顾客提供人物的小照片,让他放大画成大画像。照片大都老旧破损,难度极大。“我曾接过难度更大的活。好几次,有顾客想画他们先祖的遗像,但先祖生前又没留下什么相片,只能依顾客的描述下手,幸好画出来顾客十分满意。”
  
  现在的数码相机那么方便,谁还会来画这种色彩单调的炭画呢?记者好奇地问李中华。李中华说,炭画可以长期保存,又显得很肃穆庄严,有立体感强、色调层次分明、细腻逼真等优点,特别受老人喜爱,不少人在生前都会找一名好的画师,把画像留下来,一些年轻人由于只有祖先破旧的遗照,也会拿来“复原”,然后悬挂在特定地方纪念。在清明、重阳等节日,群众都会拿着祖先们陈旧的遗照前来为祖先换“新容”。
  
  李中华回忆,霞山海头某村的纪念馆负责人曾找他为一名革命烈士画像,但由于烈士的头颅被敌人砍了,只能依靠描述。他为此做了大量工作,还专门翻查历史资料。当把作品交给顾客时,一位烈士的亲属失声叫“真像”。“能够为革命先烈们做点贡献,内心感到很自豪”。早些年,台湾名人彭令占先生也专程来湛江拜访李中华,请他为其仙逝的亲人作画,这画,仅凭口述画出来,让彭先生拍手称赞。
  
  “坚持到无法动笔”
  
  随着数码产品和电脑的普及,前来找他绘制炭画人像的市民越来越少。“现在湛江像我一样画炭画人像的人已经很少了,一些同行选择了放弃,改做其他行业了。十几年前,霞山民治路最多时有六七位炭画师。在我眼里,画炭画人像不仅是养家糊口的手艺,也是一门艺术,我画炭画40年了,想放弃还真的舍不得啊。”李中华说。
  
  多年来,李中华靠画炭画养活了妻子、孩子等5口之家,现在孩子们都长大成人了,经济压力也小了,孩子们都劝他收笔养老,过清闲的日子。但李中华可不这么想,他想的是让自己的炭画技术能得到下一代人的传承,可遗憾的是三个孩子中没有一个人对炭画感兴趣。所幸的是,他的两个个儿子受父亲影响,如今也走上了美术之路。
  
  李中华早年曾收过一个徒弟,但现已过世。上世纪80年代,许多人上门找他学画炭画,到了90年代人越来越少,2000年后就没有人感兴趣了。“炭画要长时间坐,比较枯燥,加上炭画业日渐式微,年轻人多不愿意学,再收徒弟也怕耽误别人前程。”
  
  李中华说,画炭画是他最大的乐趣,坐上一整天也不觉累,“我会坚持下去,直到无法动笔”。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湛江炭精画 湛江画像 湛江炭画 炭精画湛江 湛江老艺人 湛江炭精画像 
08月09日

《淮海晚报》:600米东大街仅存一处旧景 画像馆老人追忆往日繁盛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于宪龙先生的画像馆

 

 

淮海晚报讯(记者 何剑锋)黑白色调,总是很容易将人拉入到回忆之中。在东大街东头,靠近牌坊处不远,有一个小小门面,被黑白色的画像簇拥,与周围现代化的景象有些格格不入。记者现场走访发现,除了这个画像馆外,600米东大街已无一处旧时景。
  
  老街坊都不在了
  
  画像馆的主人名叫于宪龙,年逾七旬,1958年在东大街上开了这家画像馆,画炭精画。2002年东大街改造后,他用大半辈子积攒下来的钱,在原址上买了十来平方门面,继续以画为生。老人说,鼎盛时期的东大街上,有三四家画像馆,当时整个淮阴地区都没几家。但东大街改造之后,这些同行都没回来。
  
  和东大街改造一起消失的不仅是画像馆,还有很多老人的老街坊。“当时全淮阴市响当当的老字号如胜利饭店、淮园饭店、百货公司、幸福池等,东大街改造后都不在了,这些以前一起做生意的老相识,现在大多都‘走了’,更加不会回来了。”老人说。
  
  这时,老人突然指着斜对面的工人影楼说:“这家的老板以前就是在工人照相馆工作。后来工人照相馆倒闭了,东大街改造后,他就在这里开了这家工人影楼。不过前两年,老板也走了,现在由老板娘继续经营,还能勉强算是‘老街坊’吧!”
  
  旧时东大街吃喝玩一条龙
  
  在老人的记忆中,那时的东大街不宽,也没有现在这么多住家户,沿街多是二层或一层半青砖小瓦梁柱结构的明清式建筑,商户就是住户,一家挨一家。门是活动木门板,白天做生意时,很多店主就把木门板下下来,放在门口的街道上,用凳子一字排开,放些商品,将东大街挤得满满当当。四面八方的顾客纷拥而至,整条街热闹非凡。
  
  与东大街相交的环城路上也有很多小摊小贩,衣服、剪刀、缝纫修补、日杂百货应有尽有,生意同样红火。两道街交织在一起,交相辉映,生意兴隆,“每天都像看大戏刚散场一样!”老人笑眯眯地说。
  
  不仅商业发达,服务业、娱乐业同样兴盛。老人说,那时的东大街是市区唯一一个吃喝玩一条龙的街道,现在他还记得胜利饭店有个大厨叫张万选,“那个菜烧得是一绝!”工人文化宫在北边的河堤上,里面有工人电影院。过了里运河,对面有家和平剧院。去工人电影院看电影,就要经过东大街。每逢有好电影、新电影,几乎整个市区的人都跑过来看,东大街也就更加拥挤。“那时候,交通也不发达,清浦的想要过河去和平看戏、看电影,也都要经过东大街,走若飞桥过去。”
  
  “以前热热闹闹的全是人,哪像现在这么冷清。开店的换了一茬又一茬,都待不住。”于宪龙老人不禁长长叹了口气。
  
  石桥变木桥最后变没了
  
  于宪龙老人的店面,就在环城河上。环城河作为一条排水河,从东大街贯穿而过,流入里运河。东大街改造前,老人的店面门前有座小型石拱桥叫朱公桥,横跨东大街。
  
  于宪龙老人向记者讲述了朱公桥的来历。“很久以前,东大街上住着一位姓朱的老公公,以挑水卖为生。到老了不行的时候,就把生前剩下来的钱全捐了出来,修建了这座桥。桥建好后,周围的百姓为了纪念朱老公公的义举,便把这座桥叫做‘朱公桥’。”上世纪80年代,政府出资对朱公桥进行过一次修缮。到东大街改造时,朱公桥就被原址西边一座木头拱桥所取代。于宪龙回忆说,当时那座木头拱桥也叫朱公桥,但几年前不知什么部门又将木头拱桥撤除了,朱公桥也就彻底消失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淮海炭精画 淮海炭精画像技法 

 

学会炭精画,朋友满天下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