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tanjinghua.com)全球门户网站为您服务!

 

全球第一本炭精画护照

 

会长语录

 

中国炭精画艺术高级函授计划

 

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商业推广

欢迎访问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网站! >> 请记住官方唯一域名(www.tanjinghua.com)!“tanjinghua”是“炭精画”的全拼,记住只消三秒钟!请相互转告!天下炭友是一家!
11月13日

秋千网:不褪色的炭精画像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秋千网讯(记者 若近)炭精画像是我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炭精画像的原料主要是炭精粉,炭精粉的主要成分是碳,由于化学元素碳在常温下其性质稳定,碳里面没有含水,不会同空气中的化学成分其化学反应。因此炭精画像长期悬挂也不会变色、褪色、脱色,最适合于人们制作画像留念。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像 
11月12日

阳光巢:中国炭精画世界问世宜昌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阳光巢(记者 大山)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其艺术效果非常奇妙,不仅细腻动人,而且永不褪色,广泛适用于人物、花鸟、山水,等题材,特别是绘制巨幅作品,独具艺术美感,令观赏者久久驻足。文学教育工作者、中国作文教育专家与先行者——新阳光作文教育(zw100)创始人、《中国炭精画技法》作者、湖北省书画研究会会员张智华老师为普及这门濒临绝迹的民间美术,创办了“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专业从事中国炭精画研究、创作、教学与推广,并创建了中国炭精画研究官方网站:中国炭精画世界(tanjinghua.com)。填补了书画界又一项空白,更为视觉艺术工作者及社会各界炭精画爱好者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学习与交流平台。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11月08日

阳光巢:坚守柳州炭精画像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炭精画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还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
  
  据了解,柳州市目前的炭精画师只有寥寥数人,这门手艺在柳州已经将近绝迹,炭精画作为一门民间艺术,需要艺人坚守下去,才能让人们重新认识和重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柳州炭精画像 柳州炭精画 
11月07日

《乒乓世界》:炭画孔令辉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乒乓世界》(记者 大舒)“10月18日”是中国著名乒乓球选手孔令辉的生日,特以“炭画孔令辉”为题纪念。
  
  孔令辉,黑龙江省哈尔滨人,世界著名乒乓球运动员,有“乒乓王子”之称。历年来在国际乒联公布的世界男单排名中位居前列。世乒赛、世界杯和奥运会乒乓球男子单打“大满贯”得主。2006年正式宣布退役,任中国女子乒乓球队教练。2013年正式担任中国女子乒乓球队总教练。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孔令辉 
11月06日

《湖州日报》:湖州梁美林谈老衣裳街的炭画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湖州日报(记者 徐斌姬)
  
  老街的炭画师去哪了?
  
  “母亲走的时候只留下了一张小的遗照,照像馆没法放大,邻居提议炭画可以长期保存,又显得肃穆庄严,所以这两天我一直在寻找炭画像的师傅,但没有什么收获。”话筒中,陈女士的声音显得急切而又无奈,她告诉记者,印象中原本衣裳街有两个炭画师,朝阳街也有一个,但现在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湖城人喜欢把衣裳街、小西街、朝阳街等称作“老街”,他们如同一条条历史文脉维系着市民的怀旧情结。在这些充斥记忆的街区,除了老弄巷、老建筑,老手工艺人遍布是老街一景,衣裳街上的知名画师姚林宝,甚至在网络论坛上被亲切称作“旧时光老人”。依然是凹凸的青石板,依然是粉墙、黛瓦、翘角、飞檐,昨天记者来到改造提升后的衣裳街,这儿正在举办的2012年新春集市吸引了无数市民驻足。转了一圈后,在衣裳街通往银泰商厦的一条巷子里,记者发现散落着刻章、配锁、修鞋、修表的摊子,却不见炭画摊的踪影。
  
  见记者张望,刻章的阿三师傅主动搭起话来,得知来者要找炭画师,他笑着说自己在衣裳街摆摊多年,和姚林宝是老相识了。“身有残疾、腿脚不便的姚林宝无儿无女,过去常常由徒弟梁美林推着,在街角摆画摊。老姚的炭画小摊一摆就是20多年,以专业画人像维持生计,老湖州人都知道他,早些年,一些人路过炭画摊,都会凑过来观赏,或要求现场作画。”继而,阿三师傅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找不到姚林宝的,今年7月份,他生病去世了。”看到记者神情颇为失望,对方又告知了梁美林的联系方式,并透露他的炭画功底也非常了得。
  
  稍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梁美林,获悉有市民在找炭画师,他并不感到意外。“往年冬至前后,总有几个顾客找我们师徒俩画像缅怀故人。”梁美林告诉记者,26年前,18岁的他遇到了43岁的姚林宝,从此结下师徒情缘,来找他们画像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画像是为了寄托心底的一种思念。“后来师傅年纪大了,数码相机又普及很快,愿意花上一两百块钱画像的人越来越少了。师傅过世后,我在萧山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了工作,现在就在那里上班。”梁美林说他也舍不得那些老主顾,也愿意像师傅一样夜以继日地趴在桌上,用画笔一笔一笔去安慰痛楚的心,但人的生存总是第一位的,眼下的形势靠炭画是养不活自己了。
  
  据了解,湖州炭画的历史比较悠久,大概从上世纪50年代,就出现了画炭画的摊子,画一张炭画当年曾是湖州人的消费时尚,而今这个行当日渐式微,可供盘点的从艺人顶多不过两三个了。
  
  姚林宝过世了,梁美林转行了,哪儿还能找到炭画师呢?为了完成陈女士的心愿,记者又寻访了湖城的小西街、勤劳街和朝阳街,最后终于在农工商超市门口发现了一个炭画摊,那儿挂着几幅镶着镜框的画像,上面是永恒的微笑和古旧的色彩。在非常狭小的空间里,摊主刘峥正对着一张残破的老照片,打格子、画线条、上炭精粉,一幅老人的面容在他的笔下变得完整而生动。“一个月也做不了几笔生意,除了画像,现在还兼营代写书信、协议等。”刘峥的眼神是落寞的,大多数时候他习惯望着热闹的街市发呆。长年静心屏气地画像,使年过六旬的他养成了温和的性情和良好的修养,至今仍耳聪目明,精神矍铄,但他膝下并无弟子。尽管这是老人钟爱的职业,不过他心里很明白,已经没有多少人喜欢这门艺术了……
  
  有感于日益稀少的“独门绝技”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带来了民众生活方式以及观念的嬗变,炭画、剪纸、木雕、竹编、箍桶等湖州传统手工艺正逐渐与时代脱轨,许多老手艺走向没落甚至消失。在走街串巷的寻访中,记者发现凤凰一村的老修伞匠徐欣华已不知所踪,勤劳街年近八旬的箍桶师傅胥阿林也打算退休,勤劳街上的另一位老手艺人——做了20多年秤的潘新权去向不明……而且湖城的传统手艺人普遍都在60岁以上,绝大部分后继乏人,面对这般日益稀少的“独门绝技”,尽管心里明白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但多少还有些惆怅,毕竟还有小众人群需要他们,毕竟没有什么比街巷的手艺人更能拉近我们与岁月的距离。这些活生生的化石,不用放进博物馆里展示,就足以让我们感受到儿时记忆的回归。很喜欢周庄“十二坊”,那是周庄古镇贞丰文化街上的12家店铺,门面大小不均,除了戴幸观的铁匠铺之外,还有土布坊、竹草编、酒坊、捏面人……许多在其它地方濒临灭绝甚至已为人所淡忘的民间老手艺,在这些店铺里都令人惊奇地呈现出了蓬勃的生机与活力。据说,周庄对手艺人只收很少的租金,有些甚至是免费的,这不仅有助于吸引游客,还为这些手艺得以传承开辟了一条出路。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湖州炭画 
11月05日

金羊网:炭画虽式微仍有守望人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金羊网(记者 黄玲
  
  从业五十多年的这位画师表示要画到“无法动笔”
  
  铅笔细描,炭粉涂抹,不到30分钟,一张栩栩如生的头像速写就展现在眼前。如果不受潮、不被虫蛀,炭画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
  
  随着照相机的普及,炭画这门古老的艺术已日渐式微。虽然有时半个月才有一单生意,可是年过六旬的炭画师傅杜国光还在继续坚持,而他可能是厚街镇内唯一的专职炭画师了。杜国光告诉记者,这行不赚钱,不收徒弟,是不想耽误年轻人前途。
  
  半小时画张速写
  
  厚街镇新兴路上一栋建筑物外墙上,挂着一个特别显眼的招牌———栩栩如生的孙中山炭画像,上面还留有联络电话。顺着指引,记者在一家政服务公司里找到了炭画的作者杜国光。
  
  “速写类的炭画一般30分钟,如果要像照片那样真实,则需要一到两天时间,”杜国光说。要先在照片上划格,然后根据比例,用铅笔在纸上勾勒出人像轮廓,最后用炭粉涂抹,通过光影明暗,达到立体效果。
  
  画炭画五十多年
  
  杜国光自幼喜欢绘画。从10岁那年开始学炭画,如今已有50多年。1980年,杜国光来到了厚街,以画炭相为生。每天,他带上一盒画具、几张白纸、几幅炭相样板,到各村落的市场、街道摆摊画相,画真人、画相片,或到家中去画行动不方便的老人,早出晚归。
  
  “如果不受潮,不被虫蛀,炭画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而且有立体感强、色调层次分明、细腻逼真等优点,”杜国光说,老年人特别喜爱,当年每幅画基本上只收两三块钱,最贵的也只是五块钱。钱不多但可以解决温饱。
  
  半月才一单生意
  
  在照相机普及之前,每到清明、重阳等节日前后,不少人拿着先人的照片前来要求画炭相。如今这样的顾客越来越少了。
  
  “十年前每天都还有人光顾,现在生意很不稳定,有时半个月才画上一幅,收入在150元至300元左右,”杜国光说,年轻一代更喜欢数码相机的方便快捷、色彩斑斓,不过也有部分青年人前来光顾,拿着觉得珍贵的相片前来要求画彩色炭画,但大多数顾客还是老年人,拿着一些底片已散失的残旧照片,要求临摹成炭画,以便保存。
  
  坚持到无法动笔
  
  杜国光说,厚街镇以前有好几个专门画炭画的画师,炭画行业鼎盛时期,还有不少外来画师前来揽活。随着一些造诣较高的本地画师去世,其他已纷纷转行从事他业。
  
  “现在常驻厚街的专职画师可能就我一个了,”杜国光感慨地说。曾有很多三十岁左右的人来找杜国光拜师学艺,都被他拒绝了。除了考虑到年轻人心理比较浮躁,容易半途而废外,最主要的因素是炭画业日渐式微,收徒弟怕耽误别人前程。
  
  杜国光没有把手艺传给儿子,只是偶尔指点一下十岁孙子。他说,会坚持下去,“直到无法动笔”。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守望人 
11月04日

《汕头经济特区报》:金燧炭精画室开拓出人物画像新天地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汕头经济特区报(记者 陈史
  
  炭精画像是我国一种古老的艺术,在如今的都市里已经是非常少见了,而精于这门艺术的画师也如凤毛麟角。然而在澄海区益民路的金燧炭精画室,刚踏入不惑之年的画师金燧却凭炭精画这种艺术,开拓出精工人物画像的一番新天地,不少港澳台同胞甚至旅居海外的华侨都来请他画像,
  
  金燧11岁时由母亲传授炭精画技艺,18岁开始凭此技艺自食其力。如今技艺已日臻完美,而他却称,炭精画博大精深,在这领域里,他永远是“小学生”。据金燧说,用炭精画出来的人像有艺术性并永不褪色,一张保存得好的画像可以几百年不变色;画师运用艺术手法,去伪存真,可使几十年前的破旧老照片、老画像经重新描绘后,达到更加完美逼真的境界。在金燧的画室里,记者看到他正在为顾客画一幅祖先像。这幅画像已经被蛀得破烂不堪,只能依稀看到画中穿着清末民初服饰的老妇的一些容貌,但经过金燧的巧手,已将老妇的整个容貌完全复原,令记者连声称奇。
  
  金燧有一种技能可媲美公安战线的“模拟画像专家”,那就是单凭顾客口述人物特征而将其容貌神情画出来。据一位刚好光顾金燧画室的老年顾客讲,几年前他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找到金燧,想让金燧画出他50多年前就已去世的老母亲。因为所要画的对象生前没有留下任何画像照片,只能由老先生凭记忆描述出老母亲的音容笑貌。金燧硬是凭着老先生的记忆画出一幅草稿。老先生带着这幅画,首先找到了当年的一位老邻居,问她“这幅画像是谁”,那位老邻居只看了一眼,马上对他说:“还有谁,不就是你的老母亲。”据悉,还有很多顾客慕名来请金燧为他们没有留下画像的先人画一幅炭精画作纪念。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汕头经济特区炭精画 人物画像 
11月03日

漳州新闻网:炭精画里的丰富人生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漳州新闻网(记者 吴昀骞
  
  打格、素描、上色、打磨……昨日,在南靖县龙山镇陈天润的“领秀画艺”小店,笔者欣赏陈天润老人创作炭精画。只见他手执炭笔,全神贯注地在白布上,时而挥笔勾勒,时而涂抹细描,半天时间过去,一幅栩栩如生的毛主席肖像画跃然纸上。要不是亲眼所见,真会让人误以为这画是喷印上去的。
  
  八岁学画结缘一甲子
  
  “炭精画是一种中国民间艺术,具有超强的立体感、丰富的色调层次、细腻逼真的表现效果等特点,并且保存时间长,永不褪色,具有独特的魅力。”谈起炭精画,68岁的陈天润老人充满自豪,“炭精画基本都是比照1寸、2寸照来画的,头像五官的比例、神态、明暗都要拿捏精准到位,否则就四不像了。”他从8岁开始学习炭精画,对这门技艺有着特殊的感情。
  
  陈天润祖籍广东,其爷爷是当地有名的画师。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照相技术普及之前,许多地方都以炭精画作为遗像使用。儿时的陈天润,看到爷爷在用炭粉画像时,便对这种独特的画技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刚开始练的时候,每天都要画十几张素描,一张画至少要花半个小时,经常练到眼痛、脚酸。”后来陈天润逐渐崭露出过人的绘画天赋,再加上坚持不懈的练习,学画十年后,终于能独立完成炭精画作品。当时只有18岁的陈天润,所画的炭精画一幅竟能卖到三块五,要知道,在并不富裕的七十年代,一斤猪肉只需5毛钱。
  
  画技精湛帮警察破过案
  
  1978年,陈天润从广东迁回南靖定居,他一边从事家电维修,一边帮人画肖像留念。令人称奇的是,他还曾凭着一手画艺协助过警察破案呢!原来,2003年,龙山派出所接到群众报案,称有人偷盗电缆,但事发地段并无监控,就在办案人员苦于不知嫌疑人模样时,派出所所长便想到了精通画艺的陈天润。在目击者的描述下,陈天润寥寥数笔就绘出了一幅肖像画。根据画像,犯罪嫌疑人很快就被缉拿归案。陈天润顿时名声大振,越来越多人前来找他作画。
  
  时代在变独爱画领袖
  
  随着时代的发展,数码产品越来越普遍。近年来,找陈天润画像的人日渐稀少,他的儿女也都成家立业,陈天润不再需要以画为生。由于炭精画独有的表现效果,这门民间艺术已拓展应用到花鸟画、山水画、动物画等巨幅装饰画中,在市场上颇为抢手。但年近古稀的陈天润却对画领袖肖像情有独钟。
  
  “我对这些领袖很热爱,所以画起来特别细致,一幅2尺长的画常常要花上五六天的时间才能完成。”陈天润笔下的领袖画像,从面部的眼神、神态到领带的纹路、色泽都细腻逼真,十分传神,曾参加过南靖县举办的多次画展,让群众大开眼界。广东老家的许多客户也经常邀请陈天润到家里作画,每次都要在外地呆上一周左右的时间,一年回去十几趟,但他乐此不疲。
  
  后继乏人执着坚守
  
  “我每年大概画二三十幅,到现在已经画了上百幅领袖画,眼睛渐渐不行了。”年近古稀,陈天润的精力已大不如前,为了不让这门技术失传,他曾想过收徒传授画艺。但由于炭精画要求的学习时间较长,需要沉下心来凝神作画,很少人能坚持下来。迄今为止,陈天润老人教过的几十个徒弟里面,只有三个能学成基本技艺,但也只是初出茅庐,并未真正掌握到炭精画的精髓所在。
  
  “虽然年事已高,但我还是会继续画下去,直到眼睛看不见了为止。”陈天润说,他现在心里有两个愿望。一是用心画一幅习近平主席及其夫人的炭精画。二是希望有人能继承炭精画技艺,让“领秀画艺”“走出”更多的领袖。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漳州炭精画 
11月02日

《海口晚报》:炭画世家的最后守候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海口晚报(记者 陈元才)一支炭笔、一块画板、一张凳子,叶保龙接过外公韩冠平、妈妈韩翠琼的画笔,在海口骑楼老街的屋檐下以炭画为业,三代人相继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时光,凝聚了老街文化的灵魂。可是,随着科技的发展,炭画行业面临巨大的冲击。如今,骑楼老街拉开了保护整治的序幕,这个古老的民间艺术能否得以继续传承?
  
  困境:一边画画一边打工
  
  新华北路60号的走廊下,叶保龙一个人在专心致志地画画。同一条街上,另一个炭画铺,主人不知道去了哪,只留下画架和画笔摆在摊铺前。
  
  叶保龙说:“目前这个行业很不景气,以前这条街上有好几个人画炭画,现在都纷纷关门或转行了。我们还好,因为周围居民都知道我们画得比较好,经常来找我们。”
  
  以前,照相和冲印技术还不发达,照相的价格相对高,相片保存的时间也没有炭画长,所以很多人选择以炭画的形式为祖宗画像,但是现在,更多人接受了方便快捷的数码拍照。“我们平均画一张画的价格为150元-200元,要花两三天,这两三天吃饭就差不多要花掉100元,而且来画画的客人越来越少,目前想靠画炭画为职业比较困难。我已经结婚了,小孩也快出生了,生活压力比较大,所以为了维持生活,我只能上午和晚上在家画画,下午利用业余时间出去打点零工。”叶保龙说。
  
  守候:寄托三代人情感
  
  尽管面临困难,但叶保龙和妈妈韩翠琼不想丢下这从祖辈那传下来的行当,因为炭画对他们一家而言,不仅是维持生计的手段,更多是一种情感。
  
  叶保龙的外公韩冠平,早年在老街以画炭画为生,直到2005年去世,画炭画60余年。妈妈韩翠琼1972年高中毕业后,在老街画炭画直到现在。1997年,叶保龙也开始接过这门手艺。
  
  “炭画为我们几代人提供了一门养家糊口的活儿,同时也凝聚着我们家族的心血。我们对这门手艺心存感激,希望这门手艺能得到认可和保护,更好地为社会服务。”韩翠琼说,“炭画是一门手工艺术,而那些冲印复印产品只是一项技术,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希望:服务更多游客
  
  如今,骑楼老街开始全面地整治和保护,将会建设成为具有海口风情的特色小街。这个消息,似乎给这个正处于困境中的炭画世家带来一线希望。“我们听到这消息很兴奋,”韩翠琼说,“我们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能在骑楼特色小街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卖画空间。”
  
  “如果骑楼老街真的开发成为特色的旅游步行街,我们的现状可能会有所改变,我们就专为那些来海口旅游的游客画肖像,应该会有很多游客喜欢。以前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不少年轻游客看到我们的画后,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外国朋友。”韩翠琼说。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口炭画家 海口炭精画像 
11月01日

《如皋日报》:冒襄画像小识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清康熙初禹之鼎所绘董小宛像

 

 

如皋日报(记者 刘聪泉
  
  如皋档案馆有一方砚片,乃篆刻专用工具“笔舔”,砚片背面有阴刻线描人物,款识为“巢民师属陈洪绶绘”,钤“老莲”方印。有方家言道:“此乃冒氏生前所爱之物”,断为冒襄小像,“容貌约有六、七十岁光景”,并以《360年前冒襄画像“现世”》为题发表专文。本人认为,此砚片疑窦甚多,故撰此文以为商榷,并力求厘清三百余年来冒襄及小宛画像之源流。
  
  其一,相貌之异。砚片肖像鹅头鹰鼻,瘪嘴大腮,眼袋下垂,胡须拉杂,其貌不扬,与史书记载和口碑相传中的冒襄相去太远。若断为冒襄之像,对一向视冒襄为邑中俊秀、人中龙凤的皋城后学和冒氏后裔,情何以堪!
  
  冒辟疆容貌俊美,风度潇洒,钱谦益赞日“淮海维扬一俊人”,李元介称之“美少年”,姚佺夸其“人如好女”,张玉成则云“淮海俊人,江皋韵士,秉乾坤之秀,灵气独钟”,张明弼说他“东海秀影”,“所居凡女子见之,有不乐为贵人妇,愿为夫子妾者无数”。崇祯十二年(1639)冒襄与小宛半塘相遇,小宛一见倾心,连称:“异人!异人!”崇祯十五年(1642)端午,冒襄与小宛在镇江金山观看江上竞渡,一个丰神玉立、气度闲雅,一个窈窕清丽、神姿艳发,引动数千游人争相尾随围观,说是江妃携偶,踏波而上。即便年届暮秋,冒辟疆神韵依旧,纪映钟称其“七十犹妙颜”。
  
  据考,存世最早的冒襄画像为《水绘园主落花觅句图》(附图1),著名写真画家吴江顾尊焘写照,恽南田弟子长州释上睿补景,王渔洋弟子太仓崔华奉题,三人均系冒襄好友。此绢本宽四尺四寸,纵一尺四寸,现为美国某大图书馆收藏。崔华所题诗为:“人情大抵恨匆匆,紫带青梢入眼空,千树秾华千树雨,一番晴暖一番风,惜教国色双顋澹,怕剔银憕小朵红,艳性也知应负我,何妨纤瓣坠怀中。康熙癸丑春三月十有八日奉题巢民世长盟兄落花觅句图于水绘园。”查康熙癸丑为1673年,时冒襄62岁。画中冒襄容貌清秀,风姿俊朗。
  
  存世的第二幅冒襄画像为耄耋之年全身坐像(附图2),现存于上海图书馆。此画作者无疑是冒襄友人,可惜已佚其名,但题像赞于四周者却有五位冒襄生前的至亲挚友,即清礼部尚书兼翰林院掌院学士长洲韩菼,清吏部尚书商丘宋荦,翰林院侍讲如皋许嗣隆,江淮名士兴化王仲儒和五山王文焕,至少说明此像形神皆似,得到冒襄生前亲友之认同。王仲儒像赞:“隐不违亲,贞不绝俗。懿彼孟博,为林宗目。后千余年,公践芳躅。伟哉党魁,撑柱故国。终保其身,莫之点辱。抗志柴门,岁寒肃肃。顷来起居,卧公书屋。载瞻仪形,车轮转腹。”(其下又注):“往家兄西樵题先生秋听图云:‘姬人水槛焚香侍,秋音扁舟抱膝听’,一时传为佳话。仲儒重来皋邑,展谒兹图,追溯夙昔,敬爱悲怀,璅璅细言,远愧司勋也!通家子王仲儒拜题。”可见冒襄去世后,王仲儒曾专程从兴化赶来如皋凭吊,其情殷殷之至。冒襄表弟许嗣隆所题像赞则署名了具体年代:“……公归九原,余旋六诏,……甲戌仲春愚表弟许嗣隆拜题于长干寓馆”。甲戌仲春为冒襄卒后数月,即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初,此乃许嗣隆从云南返回南京时在寓馆所题。值得一提的是宋犖所题像赞:“少而结纳,衷绮蹁跹,中更世故,渤澥飞尘,罻罗高张,冥鸿独全,跌宕文酒五十余年,今乃见其据槁倚梧,深衣幅巾。其翛然也,以为山泽之臞仙;其退然也,以为前代之遗民。而识君之貌者,谓是清流党锢之三君。绵津山人宋犖题。”从“翛然”、“臞仙”、“退然”等词,可见宋犖眼中的故人是何等清癯秀逸,仪态儒雅,这与砚片小像相差远矣!民国十三年至三十五年,冒鹤亭先后拜请多位名家于画上题款,如李详、陈三立、夏敬观、陈曾寿、樊增祥、于右任、龚心钊、张元济等,使此画更具价值与权威。
  
  存世的第三幅冒襄画像为乾隆年间冒氏侄孙冒念祖所摹绘(附图略),载于乾隆年间重刻版《同人集》第一卷,并附韩菼、宋荦、王仲儒、王文焕、许嗣隆等人所题像赞。因系冒襄卒后所作,康熙版《同人集》当然无载。惜者,乾隆版中冒氏后裔抄录时屡生舛误,如“据槁倚梧”误为“据稿倚梧”,“渤澥飞尘”误为“渤海飞尘”,“衷绮蹁跹”误为“裘绮蹁跹”……。
  
  存世的第四幅冒襄画像为载于道光十年刻本《古圣贤像传略》,为清代学者长洲顾沅(1799~1851)所辑。冒襄手若兰花,拈须微颔。此图与乾隆版《同人集》雷同。
  
  存世的第五幅、第六幅冒襄画像均载于清代番禺叶衍兰(1823-1898)辑摹的《清代学者像传》,一为立像、一为坐像(附图略)。叶衍兰费时三十余年,摹写清代学者171人像(部分为大兴黄小泉摹绘),摹绘的原本概为学者后人供奉之神像,或为已版专集所刊画像,均有可靠依据。其孙叶恭绰继承乃祖之志,于1928年交付上海商务印书馆影印,始得问世,一函四册装,分别由谭延闿、蔡元培、于右任、罗振玉题写书名,一直见重于世。
  
  清末,照相术传入中国,由于并不普遍,民间炭精肖像画兴起,光影运用带入画像。今水绘园“得全堂”冒襄画像为碳精之作,乃“文革”前如城人氏董伯衡所绘。董伯衡为人儒雅,精于丹青,于鱼市口西侧诸葛生裕店前设摊画像为生。董伯衡以《清代学者像传》为依据,进行了艺术表现手法的创新,使得原本为平面线条的冒襄画像,脱胎成栩栩如生的现代光影佳作(附图略)。所憾者,董伯衡对明清服饰疏于考证,将冒襄幅巾误画成幞头。
  
  其二,年岁之别。陈洪绶生于1598年,卒于1652年,享年五十有四,即便是临终之前为冒襄写真,冒襄亦年仅四十,此时冒襄何等风流倜傥,何等英姿勃发。一代宗师陈洪绶将一个四十岁左右的翩翩公子画成一个“六、七十岁”的垂垂老者,情何以堪!
  
  冒襄与陈洪绶之交谊应无疑义。崇祯十三年(1640),陈洪绶赴京应试,和方以智、王崇简等复社名士往来甚密,与复社成员张岱、何天章、孟称舜、孟称尧等结为莫逆,和陈洪绶并称“南陈北崔”的崔子忠亦为复社中人。笔者虽未查阅明末吴应箕《复社姓氏录》和清道光吴山嘉《复社姓氏传略》,但陈洪绶于崇祯七年(1634)所作《执扇凤簪图》题款中有“溪山洪绶写似朱季方社弟”句,据此推理,陈洪绶即便不是复社一员,也与复社渊源极深,与比自己年轻十四岁的冒襄相交亦在情理之中。冒襄《再上中堂熊公书》中曾有拜崇祯工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范景文为师且立雪六年的记述,极有可能此时冒襄在京曾与陈洪绶面晤。至于妄测陈冒之间通过周亮工等人再行结交,此说诚不可取。网上检索《陈洪绶年表》:“万历三十九年,十四岁。悬画市中,立致金钱。是年黄周星生,冒襄生”,此处亦可佐证陈冒之谊。顺治初年,两人均于颠沛流离之中。冒襄避难盐官;陈洪绶剃发披缁于绍兴云门寺,尽管生活清贫,但其孤傲不屈,不事清廷,与冒襄同声相应。自顺治五年,陈洪绶鬻画杭州,时冒襄五年三次危疾,未曾远足。顺治八年(1651),冒襄方逾不惑,董小宛卒。翌年,陈洪绶卒。以此推论,陈洪绶断不可能为生者臆造画像,如曾与冒襄相见,也当在崇祯年间,砚片小像更不可能是冒襄。
  
  其三,款识之疑。砚片款识为“巢民师属陈洪绶绘”,钤“老莲”方印。若说冒襄有位年龄和名气都要比自己大得多的学生陈洪绶,已成史学新闻。更将砚片小像断为冒襄,且又形神皆非,画风、书法、印章訾议甚多,更是学界奇谭。“师嘱”二字,本有“为自已画像”、“为冒襄画像”、“为友人画像”三种释义,未尝不是应冒襄之嘱以剃发披缁的自画像相赠,抑或是应冒襄之嘱为某大德高僧造像。作茧自扰,情何以堪!
  
  陈洪绶师承浙江武林画派领袖蓝瑛,入国子监后,奉命临摹历代帝王像,深悟唐宋元多位大家画艺真谛。总体而言,其人物画,躯干伟岸雄奇,衣纹细劲清圆,造型生动夸张。晚年,线条清柔高古,并改中年直折为圆折,人物意态略有变形,极少数奇骇怪状。就砚片画像而言,如系真迹,也为中年应酬之作。
  
  陈洪绶的书法初临欧阳通,后学怀素,兼师颜米,形成笔法瘦硬、奇纵放逸的独特风格。结体取右欹之势,章法上疏密有致。陈洪绶作画题款,多为行草,行楷极为少见,无论何种字体,总具潇洒典雅、遒劲洗练之风。但早年名款,书风稚嫩,笔法较弱,“巢民师属陈洪绶绘”八字如系真迹,也为早年款题。
  
  陈洪绶印章有十九方之多,如“洪绶”、“章侯”、“莲子”、“悔迟氏”等,如合计印文相同而篆法不同之印,则有六十七方。椭圆形“老莲”印,为仕途失意和明朝覆灭之后所用,寓不染污泥之意。笔者检索《陈洪绶印谱》,并无方形“老莲”之印,抑或未曾录入。民国以降,托古臆造之物甚多,专家亦有鱼目难辨之时,此砚片惟有存疑。
  
  附《董小宛画像小识》:顺治八年董小宛逝世,冒辟疆请扬州张恂为《影梅庵忆语》配画,《同人集》卷六太仓吴伟业《题董姬宛君小像八绝句》可为佐证。兴化禹之鼎也画有董小宛二十一副小像。可惜这批画像中,除禹之鼎的一幅董小宛画像依稀可辨外(附图3),大多不再存世,只能凭后人临摹之作来想像三百多年前董小宛的容颜。百余年后,番禺叶衍兰《秦淮八艳图咏》收集秦淮八艳肖像图,但仅为白描(附图略)。浙江海盐人顾端曾临摹下董小宛小像,这成为董小宛芳容的唯一依据。顾端原画已不知所终,但民国时期如皋新新照相馆以此画为底板拍摄了一张玻璃版照片,照片函套上印有“如皋新新美术照相馆南门长巷”字样,这是前人留下的唯一可信的董小宛小像(附图略)。现今水绘园“得全堂”中董小宛炭精画像便是从此幅小像截取而来(附图略),亦为董伯衡先生所绘。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如皋炭精画 
10月31日

中国新闻网:海南海口骑楼老街里的“炭画世家”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新闻网(记者 宋将)修缮一新的海口中山路骑楼老街上,有一家“炭画世家”店,这里是炭画师韩翠琼、叶保龙母子俩对炭画文化的坚守。
  
  上个世纪四十年代初,炭画在海口刚刚兴起,骑楼老街每天都能看到很多画师在进行炭画创作。在那个相机未普及的年代能求到一副逼真的炭画实为难得。
  
  每天的炭画创作已成为韩翠琼生活的一部分。有一位女游客要求画炭画,她先仔细地进行观察,“放松,展现出你最美的笑容来”,她对游客说道。
  
  记者看到,韩翠琼使用木炭、碳精条等主要材料,辅以木炭条、炭铅笔等工具深入刻划,然后经过一道道精细的步骤加工,一个时尚的笑容如花的女孩跃然纸上。
  
  如今儿子叶保龙接过了韩翠琼的画笔,成为这个“炭画世家”的第三代炭画人。他谈道:“作一幅炭精肖像,仅仅需要几个小时,但如果要画好一幅生动的肖像炭精画,往往是要几天的时间去创作。所以耐得住性子是炭画师来说是最重要的。”母子二人常常也会为炭画过程中的一些细节产生不同的意见,如:这笔是否应该重些,颜色太淡了,无法体现美感等,然而也是在探讨中增进了炭画技艺。
  
  韩翠琼说,不少老炭画师们已相继离世,现在的问题就是如何让新生代了解这门技艺,并努力传承下去。他们母子俩想尽了办法,叶保龙也四处求师去探索炭画传承新方式。“最后总结出一种新的画法来进行创新,就是用快速的画法,以飘逸简约的形式并加入现代美术创作元素,让更多年轻人喜爱。”
  
  “创新的炭画创作会让更多人对此感兴趣,我相信这一技艺肯定会得以传承。”韩翠琼说。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口炭画世家 
10月30日

《燕赵晚报》:拿着“金刚钻”专找瓷器刻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刻瓷”是以刀代笔,在瓷器上雕刻出动物、山水、花鸟等,曾被启功先生盛赞为“中国一绝”。我省一级工艺美术家刘修焯在瓷酒瓶上刻画肖像,被称为“中国第一人的这门绝技与郭氏兄弟的铁板浮雕并称为河北双绝。目前,我市仅有两人从事这门手艺,而34岁的李军航作为刘修焯的弟子,成了一名年轻的“刻瓷”艺人。
  
  工艺古老要求高
  
  刻瓷艺术在清末最为流行,其就是用坚硬的、镶有金刚钻的刻刀,在已烧好釉的瓷器表面纯手工雕刻,因刻瓷的特殊笔触,使晶莹坚硬的“瓷器味”与锋芒锐利的“金属味”糅合在一起,使瓷釉的光泽和刻痕的粗糙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瓷器上刻画是简单的事,但要让刻出来的东西有模有样,以致形神兼备,就不容易了,这需要很深厚的艺术功底。就李军航来说,他从20来岁开始系统接触素描、国画、书法的基础理论和作画技巧,这为他日后从事“刻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2004年,李军航师从我省一级工艺美术家刘修焯,学习瓷刻艺术,之前他还因兴趣和爱好,学习过烙画、蛋雕和根雕。和刘老师一样,李军航亦精于肖像刻画。
  
  刻瓷手艺有“门道”
  
  因具备一定的艺术功底,也系统学习过一门“炭精画”中对肖像刻画的技术,所以李军航对肖像刻瓷的上手也很快。李军航家中有一面墙,陈列着他的一部分作品,以肖像为主,瓷器的选材是黑、蓝瓷盘和深色瓷酒瓶,釉黑胎白,肖像刻瓷作品就像一幅幅黑白照片。
  
  除在瓷瓶瓷盘上刻画,李军航还尝试在瓷砖上雕刻一些花鸟、书法和篆刻等,最近他还尝试了一款上色作品,而上色的刻瓷作品在山东艺人间流传较广,我省承德也有一些艺人从事。
  
  “每个艺人都有自己的‘门道’,我刻瓷讲究三分刻、七分修。”李军航说,为使自己的作品惟妙惟肖,他的一幅伟人肖像先后修过五遍,花去近百个小时。“这和不同阶段的艺术水平有关,水平低时,看着什么都好,水平上了一个台阶,就觉得某些细节不完美了,必须修改。”
  
  想要把刻瓷发扬光大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李军航说出了自己对刻瓷的理解。“刻瓷讲究的是功力,功力就包括丰富的经验、适中的力量、精细的刀具和雕刻的角度,这些都必须精湛纯熟,恰到火候,否则一刀失准,全盘皆输(就是用来雕刻的盘子突然被瓷刻工具敲下一大块釉,露出白色的胎体,无法刻画成想要的图像)。”为了提高功力,自制了一套雕刻刀具,刀头锋利到连玻璃都能划开,他戏称刀头就是“金刚钻”。
  
  李军航说,刻瓷这门手艺,名声很大,但实际很难学,所以目前选择从事刻瓷的艺人不多,他觉得自己有义务把这门手艺流传下去,并发扬光大。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刻瓷艺术 

 

学会炭精画,朋友满天下

美好今日

快速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艺术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又名“炭精画”“炭画”,属于民间美术。采用炭精粉为颜料,与西方素描相结合,使用毛笔蘸粉单色干擦。崇尚写实,细腻动人,比照片还好看,一经装框,永不褪色。作为国粹不言自明!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绘制巨幅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还具有画像的实用性,广泛受到祖国各地及海外朋友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作品欣赏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欢迎您回家!会长张智华老师微信号13098409932欢迎加为好友。各地人物画爱好者、画像从业者、收藏家,均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中国炭精画世界欢迎您回家

抒写心声
会长风采

 

作品欣赏

 

组长:张智华

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

——————

尽精微,致广大

——————

 

奇妙的中国炭精画艺术

  致力于中国炭精画创作与教学研究的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聘请中国教育学会(CSE)会员、湖北省书画研究会(HBDPRI)会员、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会长张智华老师出任组长。张智华老师为抢救和传承这门濒临失传的民间美术,曾于九十年代初期利用课外时间拜访国内三省六地的民间画师,还参加了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杨君明馆长亲授的炭精画培训。后来,张智华老师除了语文教学与研究之外,为父老乡亲创作炭精画近万张,并首次提出炭精画新概念“中国炭精画”。1996年8月,《奇妙的中国炭精画艺术》内部发行。2010年4月,炭精画国际域名(tanjinghua.com)从海外回购成功。2013年7月9日,“毕节一绝”毕节炭精画创始人杨君明老馆长来到宜昌,指导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工作,饱览美丽而神奇的三峡风光;师生真情,把杯畅饮,短短半月,意犹未尽……宜昌——这座“全国文明城市”,给杨君明老馆长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张智华与杨君明老馆长,燃起了“中国炭精画艺术”的熊熊火焰,照亮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的发展之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