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tanjinghua.com)为您服务!

 

全球第一本炭精画护照

 

会长语录

 

中国炭精画艺术高级函授计划

 

官网官网官网官网官网官网官网官网

欢迎访问中国炭精画官网! >> 请记住官方唯一域名(www.tanjinghua.com)!“tanjinghua”是“炭精画”的全拼,记住只消三秒钟!请相互转告!天下炭友是一家!
11月26日

怎样自制九宫格?


分类:问学堂 | 超过 人围观

到广告材料店去买透明胶片,根据你需要的大小用剪刀剪成长方型,根据照片的大小可多做几种规格。方法是:先在同等规格大小的白纸上先用铅笔配合小三角板打划上小方格,然后再用透明小胶片圧在打好方格的纸片上,再用夾子把两者夾住再用美工刀或文具小刀在小三角板的配合下用小刀不轻不重地划出直横的线条,不能划太重,否则会把胶片划破,这样九宫格就做完了,用时再把九宮格圧在你需要的照片上再用小夾子夾上一边就可以在画纸上打方格了,在纸上打格铅笔痕不要太重,否则画完像后铅笔痕还看得见就不好看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九宫格 
11月20日

《南方都市报》:老城故事之那物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南方都市报(记者 黄若近)老城的气息,不只来自于那些老房老街,更是源于那些老物。老物却不只是物,它们代表的,是一个个的传统行当。在如今整齐划一的工业文明面前,很多传统行当和手工业显得不合时宜。
  
  然而当我们走过老城,看到那老艺人手工竹扎的鸟笼,戴眼镜的先生慢慢描摹的炭精画时,内心总有一种孩子般的欣喜和见到老友般的亲切。这种感情自然而生,或许是因为这些老物,老行当曾经深入我们先辈的生活,带着他们的记忆,已然融入我们的文化血脉。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南方炭画 
11月18日

云南网:张纯良先生和他的东方卢浮宫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云南网(记者 欧阳静
  
  “立春”时节,记者慕名来到位于浙江东阳的“东方卢浮宫”,如同来到了阿里巴巴的宝库,叫声“芝麻开门”,无穷的宝藏呈现在我们面前……
  
  惊世宝库:东方卢浮宫
  
  走进大门,一个黑色雕花清代大鼎呈现在面前,下刻“诚信鼎”几个字,意寓“诚信”是东方卢浮宫的精神核心所在。在诚信鼎后方,放着一个硕大的地动仪,它上面斑驳的绿色显示了年代的久远。
  
  “卢浮宫”宽大的大厅金碧辉煌首层里悬挂着许多世界总统、首相、国王、历代名人和艺术家的大幅墨粉画人物肖像,挂满着整个首层大厅。沿着旋转楼梯登上二楼,二楼的第一间即进入东方卢浮宫董事局主席张纯良硕大的办公室,眼前景象绝对令人惊讶,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稀世珍宝、大型玉器雕件、田黄、古代大型珐琅彩瓷、古典珍宝不计其数,与其说是办公室,不如说是一个藏宝阁。
  
  接着,张总的助手领我们到各个陈列室一一参观,我们得以大饱眼福,叹为观止,万分震撼,东方卢浮宫现藏有书法大家王羲之(东晋)、孙过庭(唐代)、怀素(唐代)、米芾(北宋)、蔡京(北宋)、唐寅(明朝)、邢侗(明朝)、尤求(明朝)、乾隆(清朝)巨幅的书法作品,以及张大千、齐白石、徐悲鸿、潘天寿、黄宾虹近代等大师的书画作品20多万幅;藏有从新石器时代开始的历代青铜器、玉器、瓷器、雕漆制品、明清家具、恐龙蛋、金缕玉衣、远古化石、古文化遗址出土文物、包括佛像、神像、人物像、唐三彩、各类标本等古董文物艺术品40余万件。
  
  这里的古董文物大都经过权威专家考证;现代画作都是当代著名画家的经典作品,在数量上、质量上堪与法国卢浮宫相媲美。
  
  这些珍贵的收藏犹如一本精美的百科大典,收藏的价值达数百亿元。而汇集、收藏这些文物艺术品的就是东方卢浮宫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张纯良先生。
  
  三十多年来,张先生怀着对华夏远古文化的崇敬,对古今珍宝进行大量收藏、传承、弘扬,殚精竭虑、倾其毕生智慧、心血和财力,上罗稀世珍品、下揽泰斗翰墨。是因为他怀有一个梦想:我要建一个“东方卢浮宫”,全方位地发展艺术文化产业、让全世界的艺术家们象去巴黎卢浮宫朝圣一样,也来我们的“东方卢浮宫”朝圣!
  
  这种理想、这种事业,是何等的雄心!是何等的豪言!是何等的气概!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说的,更不是每一个人所能做到的。
  
  张纯良先生倾其毕生心血与财力收藏、集聚、发掘、保护、弘扬中华文化,做出了杰出贡献。得到了党委、政府的高度评价,以及古董文物行家、名作泰斗的充分肯定。同时也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极大关注,胡锦涛总书记、全国政协主席贾庆林等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原政协主席李瑞环在了解张先生的事迹后,亲切接见评价道:你是有文化的热心人,有文化的人也做不了你这样的大事!并欣然题词“尽心弘扬民族文化、竭力振兴国画艺术”。
  
  法国前总统德斯坦接见张纯良时说:“早就听说中国有个东方卢浮宫,藏有代表东方文化的许多精品,真了不起,不愧是惊世之举。”。
  
  2003年8月中国社科院副院长刘吉参观“东方卢浮宫”后,深感震惊:东阳这么小的地方,居然有如此藏龙卧虎之人,挥毫题词“世界之最、千古之最”!
  
  投资艺术的企业家
  
  与共和国同龄的张纯良出生在浙江省东阳市横店镇张山坞村,那是个非常贫穷落后的村落。为了贴补家用,他16岁就外出打工,拉过风箱打过铁,干过搬运工,做过泥水匠……
  
  七年后,他回到家乡,在乡砖瓦厂当上了供销员。当时煤价很高,煤源十分紧张。就在同行都为无法获得廉价、大量的煤源而叫苦不迭时,他从有关科研人员那里捕捉到一条信息:煤渣可代替煤烧制砖瓦。因为每公斤煤渣尚余3000多卡的热能,若在泥土中加入适量煤渣,在烧砖时“外内夹烧”可大大节约燃煤。他还率先发现了衢州化工厂和福建三明化工厂这样的用煤大户,所废弃的大量煤渣,本来就要花钱请人清运的情况,他迅速想办法使这两家厂成为自己的煤渣供货地。
  
  从一个月几节车皮到60节车皮,从一个化工厂到多处煤渣供应地,从一次雇用10多个装卸工到100多个装卸工,从乡砖瓦厂一个接货单位扩展到60多家砖瓦厂接货……张纯良吃尽万般苦,终于成了富甲一方的“煤大王”。
  
  1990年10月,随着改革的深化,有关领导找到这位“百万富翁”,请他承包挽救农村能源建设服务公司。这是家集体企业,公司资产仅有10万元,但亏损却已达30万元之多。正想干番大事业的“煤大王”随即走马上任。他动用多年的积蓄和家产,在原公司的基础上筹建起“东阳市能源总公司”,更积多年经商的经验和10多年闯荡江湖的胆略,以大市场、大商业、大流通的眼光,先后办起了煤气供应站、节能设备厂等六家经济实体。当年即不但填补了原企业的亏损,还盈利30多万元。第二年,公司一举成为全省农村能源系统的龙头企业。1993年,伴随着年底创利税560万元的目标已提前实现,张纯良又着手酝酿成立集科工贸一体的浙江金灿集团公司。
  
  如果说在这之前,张纯良最大的兴趣、乐趣就是办企业的话,那么1993年底偶然发生的一件事,则使一切发生了变化。
  
  这天,张纯良和朋友相约一起去看望一位外商。张纯良准备了四条中华烟、两瓶茅台。而朋友带的是一幅金华籍画家画的山水画。他不禁哑然失笑,问朋友这怎么拿得出手?
  
  令张纯良大跌眼镜的是:面对他的“重礼”,外商只是颌首“thankyou!”了一下,可当朋友把国画展开时,那老外竟眼睛发亮,连声说了四个“OK”,张纯良懵了。他读懂了眼前这幕:在老外的心目中,他的“重礼”远不及朋友的一张“纸”分量重。一个念头随之闪现:书画果真有价!商机自然无限。他决定藏画增值。
  
  1994年初,听说北京有人要出售张大千、徐悲鸿的画。张纯良和爱人徐云珍,携百万元巨款赶往京城。左请右托,曲曲折折,他们耗资百万元终于购得了三幅“大师”的墨宝。为防被盗受损,夫妻俩把“墨宝”展平压在床底,白天不敢外出,夜里不敢入睡。让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小心翼翼地抱回的“大师真迹”,请人一鉴定,竟然全是赝品。
  
  整整100万元就这样打了水漂,沮丧、懊恼、愤怒……一齐涌入心头。张纯良心疼得好几天茶饭不思,夜不能寐。
  
  “在哪里跌倒,我就一定要在哪里爬起!我就不信这个邪!”张纯良说:他是个“大老粗”,肚里没墨水,出门受人骗。但他可以请天下的画家、名家到东阳,到家里来,当场作画,眼见为实,那就假不了了!
  
  憋着股气,也憋着股劲的张纯良说干就干了起来,他斥资五六百万,在东阳市区买下一家破产企业,把部分厂房装修成作品陈列馆,再腾出部分厂房和房子,作为巨幅作品创作中心和中小型画室及大型裱画场所。于是,“东方卢浮宫”诞生了。张纯良向全国画家发出邀请:可提供行、食、住一切费用,再另付一定报酬,欢迎风格各异的画家们到东阳来挥毫泼墨。
  
  为了肩负起中国美术家们的期望,他要做一个真正投资艺术的企业家。这使得他有段时间成了腰缠万贯的穷光蛋,连妻子看病住院也没有钱……
  
  可是就凭一位企业家要将全国的书画名家请到东阳,这谈何容易!在一段时间里,张纯良陷入了两难选择。
  
  一方面,他倾其所有,如痴如醉,近乎疯狂地邀请画家、接待画家,但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这无疑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企业的发展和效益;另一方面,邀请书画家,接待书画家,付一定的报酬,这又需要雄厚的物质基础而这基础必须依靠企业的发展来支撑,来保障。
  
  怎么办?面对两难选择,张纯良变得异常“吝啬”起来:当东阳许多企业家一再更新轿车,坐上了“凌志”、“宝马”、“奔驰”时,他却仍坐着自己那辆已行驶了10多年的“桑塔纳”;10年前就曾一口答应给儿子买辆轿车的父亲,变成了“再说”、“再说”,现在则干脆一口拒绝;在妻子的记忆深处,有一年,张纯良几乎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为了节省开支,每次外出,张纯良早出晚归,总是抓紧分分秒秒办完事,争取能连夜赶回东阳。他说:哪怕省下一夜宾馆钱,也可以多买几张宣纸……
  
  勤俭节约,于小户人家而言不失为度日良策,而对张纯良,对东方卢浮宫来说,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大有大的难处!1997年底,张纯良和妻子迎来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冬天。
  
  这年冬天,金灿集团与东阳市政府合资开发建设的八达水电站,已到了第三个年头。造电站,回报周期长,虽已投入了6840多万元,但仍未见效益。而年关到了,许多工程款要结算,许多工资要支付……
  
  这年冬天,全国各地的画家比往年更多地来到了东阳。有许多在全国各地大专院校任职的画家干脆决定把整个寒假都投在东方卢浮宫。这使得张纯良每天都要应付巨大的开支,光2米×5米、398元一张的宣纸,因同时挥毫泼墨的画家多,每天就耗费30多张……
  
  即便缺钱,他也不能在画家们面前表露出任何愁容,他必须故作轻松、自信,必须用笑脸迎来送往面对现实……
  
  怎么办?“纯良,那么多藏画、大画,卖掉几张不就能解一下燃眉之急了吗?”有不少朋友劝他。
  
  是的,张纯良拥有祝枝山、石鲁、齐白石、张大千、潘天寿等许多名人的字画,每一幅都可以卖个高价。但是,“文革”浩劫,多少名家字画毁于一旦;物欲横流的金钱社会,又有多少名家字画流失海外。这些似大海捞针好不容易收藏到的大师真迹,已成为他生命中的一部分,他岂肯轻易出手?
  
  是的,张纯良拥有一批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大的中国画。但他清楚许多画家为什么愿把自己的巨幅作品留给他,因为张纯良告诉画家们,他要建造一座“东方卢浮宫”。他已答应画家们,会把所有的作品都保存到艺术圣殿剪彩的那天,供世人观赏、瞻仰。他要信守诺言。
  
  如果说一开始还纯粹是出于兴趣、保值、增值,后来因藏画所付出的心血,所饱尝的酸甜苦辣,使张纯良对中国书画的情感得到升华的话,那么,作为一个精明而又不乏远见的企业家,现在,有一个更为宏伟的蓝图又在他心中酝酿。
  
  张纯良说:作为一个企业家,作为一个收藏者,作为一个投资者,他当然也想到过卖画。但是,决不是现在。在目前国内尚未有一个企业真正地投资艺术,国内没有一个真正的艺术市场的情况下,他决不会步当前中国书画市场许多急功近利者的后尘……
  
  张纯良的执着也感动了他的爱人。在丈夫最困难的时刻,她把自己整整400万元的私房积蓄全部拿了出来给丈夫救急。面对亲朋好友的议论,她说:“不管怎么样,我都认了。纯良毕竟不是把钱花在花天酒地上。再说,当年嫁给他,他只是一个农民打工仔。我本来就没想做什么富婆。”她无怨无悔!
  
  为这无怨无悔,徐云珍付出了代价。因忧劳交加,1998年春节期间,她糖尿病再度发作,有段时间连看病住院都没有钱……
  
  构想艺术圣地“东方卢浮宫”
  
  艺术熏陶、影响、改变了他;他也感染、影响、甚至改变了别人。画家们说要感谢他;他说要感谢画家。究竟该谁感谢谁?!
  
  张金林是湖北山水画研究会和湖北省长江美术馆的秘书长。当他接到张纯良的邀请时,也曾不以为然。在他看来,张总裁只不过与许多收藏书画的企业家一样,将收藏书画作为投资,看中的无非是书画的升值空间而非艺术价值,无非比只知拿着钱,到处找项目的企业家多了一点投资战略眼光而已。
  
  但当张纯良把藏品陈列室打开时,面对画的海洋,画的世界,张金林的心尤如被电击一般,产生了巨大的震撼!一位农民企业家竟会拥有如此丰富的书画作品、书画精品,竟会把藏画作为一项事业搞到如此巨大的规模这太令人难以置信了!张金林的思维瞬间清晰并骤然定型,他突然明白了他自己为什么有那种深深的感动和莫名的冲动!这位在东南亚书画市场闯荡多年的画家,多少年来一直痛感虽然东南亚各国国画市场正在兴起,但国画艺术的发源地我们中国却至今没有一个真正的艺术中心、大书画市场。他突然懂得了自己其实一直在苦苦地寻找一位真正具有艺术产业化思维的企业家。现在,这个企业家远在天边,近在眼前。于是,他不仅在东方卢浮宫留下了自己精心创作的作品《鄂西印象》,更留下了自己的整个身心。他不提任何条件地主动要求留在东阳,愿帮助张纯良一起营造全国最大的美术活动中心、东南亚最大的艺术市场“东方卢浮宫”。
  
  张金林留下来不走了。要走的许多画家,也用他们各自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他们对张纯良、对“东方卢浮宫”的敬意和支持。
  
  时下,在许多地方,在许多拍卖会上,画家们的画是以尺论价的。但在东方卢浮宫,几乎没有画家为自己的画与张纯良讨价还价。世俗的一面在这里得到洗礼与升华,画家们说他们自己都感到奇怪,在这里他们想得更多的是怎样创作出自己的精品,检阅一下自己是否具备实力,自己的画能否在这里站得住脚。
  
  北京中国画研究院院长刘勃舒深为感叹地说:为了使中国画在国外市场能真正受世人所关注,多少年来,他一直渴望能有一位像张纯良这样的企业家,能放眼艺术品市场这个领域,真正投资艺术。为了支持张纯良,更为了中国美术事业的发达,他提议,可以以中国画研究院的名义召集画家……
  
  长期请画家上门作画,原来作为陈列展览室的场地已经捉襟见肘了。据统计,当代国内画坛名家近几年来在东阳共留下巨幅作品8000多幅,其中50米长以上的长卷有2000多幅,创国内外收藏巨幅中国画之先河。张纯良说,如果把所有的藏画沿着马路挂起来,可以从东阳到上海一个来回还绰绰有余。
  
  由于市政拆迁,以前的破产企业厂房被拆除了,张纯良只得把自己经营的一个9000多平方的大酒店关掉,作为“东方卢浮宫”最初的作品收藏地,由于场地和条件限制,很多字画只能在地上一层层地堆放着,经受虫蛀雨霉的侵蚀,张纯良看到就觉得心痛。
  
  为了请画家作画和收藏艺术珍品,张纯良关掉了自己的很多家企业,实业规模大幅缩水,“东方卢浮宫”靠个人力量支撑难以为继,必须走文化艺术产业化的道路才能继续发展,正式建造“东方卢浮宫”迫在眉睫!
  
  “东方卢浮宫”迎来文化东风
  
  由于在收集、保护、弘扬中华文化方面的突出贡献,张纯良先生被推选为全国政协九届五次、十届一、二、三、四次会议特邀代表,全国工商联文化产业商会副会长、九届浙江省政协委员、东阳市十二届人大代表、金华市三、四、五届人大代表、。他热衷于弘扬民族文化,积极探索文化产业发展之路,为建设东方卢浮宫的事业奔走呼号。
  
  2003年,“东方卢浮宫”报经国家工商管理总局正式批准注册。谋划已久的“东方卢浮宫”终于进入筹建阶段。2003年5月18日,经北京中国画研究院牵线,应北京市大兴县的邀请,张纯良拿出了一份在大兴县构建“东方卢浮宫”项目的可行性研究报告。在报告的前面,是他写的一篇题为《创办‘东方卢浮宫’,为繁荣发展民族艺术事业出力》的文章。文章中,张纯良写道:“我没有文化,更不是什么艺术家、评论家。但我走到这一步,我想为维护民族艺术做点有益的事情了。我想做一个举世无双的艺术收藏大家,要为中国和世界美术事业的发展,作出自己特殊的贡献。我一定要把‘东方卢浮宫’建成,使它成为东方世界最大的书画市场,全国最大的美术活动中心,要让全世界的艺术家们,像去巴黎卢浮宫朝圣一样,来朝圣‘东方卢浮宫’,朝拜中国艺术之圣!”这是何等的雄心,何等的豪言,何等的气概!
  
  张纯良对自己的事业前景有坚定的信念。他说,在一些发达国家,文化产业总值已超过工业生产总值,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像美国,视听产品出口额仅次于航空航天等少数行业,在国际上占据了40%以上的市场份额。
  
  文化不仅是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是推动经济发展的重要杠杆,同时也代表着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明程度、发展水平。在全球化的今天,强大的文化就是强大的国际影响力,因此文化体现着国家的“软实力”,反映了它的国际竞争力。
  
  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具有五千年历史的中华民族精神活动的成果和精髓,是人类最悠久最优秀的文化之一,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建设社主义文化强国,是中华民族追求自强的必然选择,是我国从经济大国走向经济强国的必然选择,是中华民族复兴的必然选择。
  
  东方卢浮宫经过多年的收藏、整理、挖掘、宣传,虽然已有北京、桂林、杭州等多个城市邀请前去共商发展大计,但由于项目占地较广、耗资较大,建造“东方卢浮宫”的计划还是搁浅了。
  
  近年来,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发展文化产业,采取一系列政策措施,深入推进文化体制改革,加快推动文化产业发展。在去年召开的十七届六中全会上通过了《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明确提出:未来五年要大力推动文化产业,使之成为国民经济支柱型产业。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决策,为新时期加快文化产业发展指明了方向。文化产业蓬勃发展的春天已经到来!
  
  在这种大环境大背景下,正是将“东方卢浮宫”打造成举世无双的“东方卢浮宫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园”的绝佳时机。北京、上海、陕西、广西、江苏以及浙江省内的一些城市纷纷前来邀请谋求更大发展,东阳市委、市政府更是力促就地发展。
  
  张纯良经过多少年的不懈“坚持”和产业调整,现已拥有巨大的经济基础等条件,大展身手,跨步发展东方卢浮宫的条件已经成熟。
  
  东方卢浮宫拟乘着“十二五”文化产业大发展、大繁荣的春风,通过实行“收藏、鉴定、拍卖、流通、产业”的五联动,尽快实行“收藏”向“产业化”的转变,按照“高起点规划、高品位建设、高效能管理”的整体要求,“一个园区”(东方卢浮宫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园)、“三大基地”(东方卢浮宫国际文化创意基地;国际古玩藏品字画交易基地;商业及生活服务配套基地)、“十大中心”(国际展览中心、国际交流中心、国际研究中心、大师创作中心、权威鉴定中心、顶级拍卖中心、美术学院与高端培训中心、古玩及字画交易中心、旅游休闲娱乐中心、名家泰斗高端会所中心)的宏伟蓝图已经构成,以历史文化的深厚内涵为依托;以“信誉,是东方卢浮宫的生命;求真,是东方卢浮宫的灵魂;奉献,是东方卢浮宫的追求”为宗旨;以园区为载体;以展览、交流、研究、创作、鉴定、拍卖、古玩及字画流通、名家泰斗高端会所、画家公寓、美术学院、旅游休闲娱乐等产业为基础;以展示交流创作流通、休闲度假旅游为支撑,打造一个宽阔的高端文化平台,以适应社会经济的发展和现代生活高品位之需要。立足世界高度,对产业进行集聚,拓宽产业群,拉长产业链,把东方卢浮宫文化产业做大做强做精做优,做成独具特色的中国第一大文化产业品牌,扩张经济总量,充分彰显历史文化的内涵,使东方卢浮宫文化创意产业园成为一个泰斗云集、大型展览、名师创作、权威鉴定、顶级拍卖、全面交易、休闲旅游等功能齐备、设施齐全、环境优美的新型文化产业园区。
  
  在目前东方卢浮宫总计60万件古董文物字画的基础上,结合当代互联网技术、视频多媒体技术、移动通信技术,建立一个门户网站、一个特色艺术文化资料库、二个互动平台、三个系统全方位地展示并打造东方卢浮宫艺术殿堂的事业,让更多的人了解东方卢浮宫的艺术魅力、让艺术文化为更多的人群服务!同时计划建立“东方卢浮宫”文化基金会,集社会力量共同建设东方卢浮宫。
  
  总之,以一种全新的观念、思路、高度、模式来推动发展中国文化产业,为中华五千年的悠久灿烂文化走出国门,打下坚实的基础平台,最后使之成为能够与法国卢浮宫相媲美的东方艺术殿堂。
  
  “不建成“东方卢浮宫’,我死不瞑目!”,掷地有声的话语,蕴含了一个企业家为弘扬祖国文化,发展文化事业的满腔热血与豪情壮志。在国民经济转型的背景下,在国人文化素质、文化自信亟待提高的状况下,我们有充分的理由看好张纯良先生的文化事业,况且文化事业不仅仅属于个人,还属于全民族全社会的事业,更需要社会各界大力支持和帮助张纯良先生实现“东方卢浮宫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园”的宏伟蓝图。
  
  欢迎海内外“有识之士、有智之士、有才之士、有资之士”,共同打造“东方卢浮宫”美好的明天!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东方卢浮宫 浙江东阳炭精画像 
11月17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宜昌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宜昌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宜昌俱乐部!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世界 宜昌俱乐部 
11月15日

华龙网:大渡口民间炭精画高手 用真情绘出传世丹青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华龙网讯(通讯员 杨姝婧 唐洪琼)一支炭笔、一块画板、一张凳子,家住锦天康都的居民廖洪模有一手画炭精画的绝技,看过他作品的人都称赞他的画比照片还“真”。炭精画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被收藏家们热捧。日前,笔者对廖洪模进行了采访。
  
  喜爱止不住学习的脚步
  
  走进廖洪模的家,墙上挂着的两幅“照片”十分抢眼。如果不是主人指点,几乎不会有人看出这两幅“照片”竟是画作。画面上小孩儿头发上晶莹的水珠、明亮的眸子;老人飘逸蓬松的胡须、深邃的眼神,每一个细节都栩栩如生,看不出一丝雕琢的痕迹。这两幅作品就是廖洪模引以为傲的炭精画。
  
  今年64岁的廖洪模手上绝活很多,一双巧手,停不下来。“从小我非常喜欢学习手工艺,根雕、炭精画都是我的爱好。十五年前,我在云南的一个地方出游,机缘巧合结识了一位会画炭精画的老画师,就经常到老画师的家里拜访学习。久而久之,老画师被我的勤奋好学感动,将自己炭精画的手艺全部传授给我。回到家里以后,我一直也没停止练习,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我的画架,能静下心画一整天。”
  
  探索炭精画世界里的精髓
  
  笔者发现,一个木质画架,一盒炭精粉,一个放大镜,一堆画笔,再加上一张157克素描纸,这就是廖洪模作画用到的全部工具。他单独的一个小房间里,一幅幅炭精画栩栩如生,惟妙惟肖,有彩色炭精画,更多的是黑白的,有人物、花鸟、山水,视觉上给人细腻、柔和的感觉。
  
  “我的作品一般都送亲朋好友,社区有时候拿去展览。”廖洪模向笔者展示最得意的一幅炭精画,并仔细地介绍作画的方法:“炭精画使用炭精粉为主要材料,主要以擦、揉为主要技法,是用油画笔沾上炭精粉在纸上描绘的绘画方式。用炭精画出的画可以保存几百年不褪色。画炭精画需要有很大的耐心和细心。一幅2尺长的炭精画需要专心致志画上3、4天才能完成。
  
  希望民间工艺继续传承
  
  “由于炭精画这门技术只在民间流行,历来以师徒相传的方式传承,所以只被少数人所掌握。现在在一些正规的美术院校没有专门的课程,在市面上也很少有这方面的书籍和资料。随着电脑时代的到来,翻拍、扫描、电脑制作成为时尚,炭精画似乎已经成为多余的‘奢侈品’”廖洪模不无遗憾地表示。
  
  说起炭精画的传承,廖洪模感慨颇深:“画炭精画需要很深的基本功底,是个吃功夫的事儿。现在的年轻人很少有愿意学习这门手艺的。我担心炭精画这门手艺失传。每次想到这一点,就感到非常可惜。如果有人愿意学习,我可以无偿教授。”
  
  “炭精画”名词解释
  
  “炭精画”是中国炭精画的俗称,也称“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大渡口炭精画 
11月14日

《三峡商报》:炭精画官网受欢迎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商报讯(记者 若近)日前,记者了解到炭精画官网——中国炭精画世界(www.tanjinghua.com)改版以来,受到广泛欢迎。
  
  炭精画官网(tanjinghua.com)创建于2010年4月28日,2013年7月25日全面改版;改版后的炭精画官网,受到祖国各地及海外炭精画爱好者的广泛欢迎,网站流量一路飙升。记者进一步了解到,炭精画是濒临绝迹的中国民间美术,中国炭精画世界(www.tanjinghua.com)长期为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原创炭精画作品、炭精粉、画具、教材,还包括炭精画(素材)照片,及免费辅导,以及炭精画的新鲜资讯。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官网 
11月13日

秋千网:不褪色的炭精画像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秋千网讯(记者 若近)炭精画像是我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炭精画像的原料主要是炭精粉,炭精粉的主要成分是碳,由于化学元素碳在常温下其性质稳定,碳里面没有含水,不会同空气中的化学成分其化学反应。因此炭精画像长期悬挂也不会变色、褪色、脱色,最适合于人们制作画像留念。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像 
11月12日

阳光巢:中国炭精画世界问世宜昌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阳光巢(记者 大山)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其艺术效果非常奇妙,不仅细腻动人,而且永不褪色,广泛适用于人物、花鸟、山水,等题材,特别是绘制巨幅作品,独具艺术美感,令观赏者久久驻足。文学教育工作者、中国作文教育专家与先行者——新阳光作文教育(zw100)创始人、《中国炭精画技法》作者、湖北省书画研究会会员张智华老师为普及这门濒临绝迹的民间美术,创办了“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专业从事中国炭精画研究、创作、教学与推广,并创建了中国炭精画研究官方网站:中国炭精画世界(tanjinghua.com)。填补了书画界又一项空白,更为视觉艺术工作者及社会各界炭精画爱好者提供了一个极佳的学习与交流平台。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11月08日

阳光巢:坚守柳州炭精画像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炭精画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还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
  
  据了解,柳州市目前的炭精画师只有寥寥数人,这门手艺在柳州已经将近绝迹,炭精画作为一门民间艺术,需要艺人坚守下去,才能让人们重新认识和重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柳州炭精画像 柳州炭精画 
11月07日

《乒乓世界》:炭画孔令辉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乒乓世界》(记者 大舒)“10月18日”是中国著名乒乓球选手孔令辉的生日,特以“炭画孔令辉”为题纪念。
  
  孔令辉,黑龙江省哈尔滨人,世界著名乒乓球运动员,有“乒乓王子”之称。历年来在国际乒联公布的世界男单排名中位居前列。世乒赛、世界杯和奥运会乒乓球男子单打“大满贯”得主。2006年正式宣布退役,任中国女子乒乓球队教练。2013年正式担任中国女子乒乓球队总教练。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孔令辉 
11月06日

《湖州日报》:湖州梁美林谈老衣裳街的炭画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湖州日报(记者 徐斌姬)
  
  老街的炭画师去哪了?
  
  “母亲走的时候只留下了一张小的遗照,照像馆没法放大,邻居提议炭画可以长期保存,又显得肃穆庄严,所以这两天我一直在寻找炭画像的师傅,但没有什么收获。”话筒中,陈女士的声音显得急切而又无奈,她告诉记者,印象中原本衣裳街有两个炭画师,朝阳街也有一个,但现在都不知道去哪儿了。
  
  湖城人喜欢把衣裳街、小西街、朝阳街等称作“老街”,他们如同一条条历史文脉维系着市民的怀旧情结。在这些充斥记忆的街区,除了老弄巷、老建筑,老手工艺人遍布是老街一景,衣裳街上的知名画师姚林宝,甚至在网络论坛上被亲切称作“旧时光老人”。依然是凹凸的青石板,依然是粉墙、黛瓦、翘角、飞檐,昨天记者来到改造提升后的衣裳街,这儿正在举办的2012年新春集市吸引了无数市民驻足。转了一圈后,在衣裳街通往银泰商厦的一条巷子里,记者发现散落着刻章、配锁、修鞋、修表的摊子,却不见炭画摊的踪影。
  
  见记者张望,刻章的阿三师傅主动搭起话来,得知来者要找炭画师,他笑着说自己在衣裳街摆摊多年,和姚林宝是老相识了。“身有残疾、腿脚不便的姚林宝无儿无女,过去常常由徒弟梁美林推着,在街角摆画摊。老姚的炭画小摊一摆就是20多年,以专业画人像维持生计,老湖州人都知道他,早些年,一些人路过炭画摊,都会凑过来观赏,或要求现场作画。”继而,阿三师傅叹了口气说道:“你们找不到姚林宝的,今年7月份,他生病去世了。”看到记者神情颇为失望,对方又告知了梁美林的联系方式,并透露他的炭画功底也非常了得。
  
  稍后记者电话联系上了梁美林,获悉有市民在找炭画师,他并不感到意外。“往年冬至前后,总有几个顾客找我们师徒俩画像缅怀故人。”梁美林告诉记者,26年前,18岁的他遇到了43岁的姚林宝,从此结下师徒情缘,来找他们画像的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画像是为了寄托心底的一种思念。“后来师傅年纪大了,数码相机又普及很快,愿意花上一两百块钱画像的人越来越少了。师傅过世后,我在萧山一家广告公司找到了工作,现在就在那里上班。”梁美林说他也舍不得那些老主顾,也愿意像师傅一样夜以继日地趴在桌上,用画笔一笔一笔去安慰痛楚的心,但人的生存总是第一位的,眼下的形势靠炭画是养不活自己了。
  
  据了解,湖州炭画的历史比较悠久,大概从上世纪50年代,就出现了画炭画的摊子,画一张炭画当年曾是湖州人的消费时尚,而今这个行当日渐式微,可供盘点的从艺人顶多不过两三个了。
  
  姚林宝过世了,梁美林转行了,哪儿还能找到炭画师呢?为了完成陈女士的心愿,记者又寻访了湖城的小西街、勤劳街和朝阳街,最后终于在农工商超市门口发现了一个炭画摊,那儿挂着几幅镶着镜框的画像,上面是永恒的微笑和古旧的色彩。在非常狭小的空间里,摊主刘峥正对着一张残破的老照片,打格子、画线条、上炭精粉,一幅老人的面容在他的笔下变得完整而生动。“一个月也做不了几笔生意,除了画像,现在还兼营代写书信、协议等。”刘峥的眼神是落寞的,大多数时候他习惯望着热闹的街市发呆。长年静心屏气地画像,使年过六旬的他养成了温和的性情和良好的修养,至今仍耳聪目明,精神矍铄,但他膝下并无弟子。尽管这是老人钟爱的职业,不过他心里很明白,已经没有多少人喜欢这门艺术了……
  
  有感于日益稀少的“独门绝技”
  
  随着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带来了民众生活方式以及观念的嬗变,炭画、剪纸、木雕、竹编、箍桶等湖州传统手工艺正逐渐与时代脱轨,许多老手艺走向没落甚至消失。在走街串巷的寻访中,记者发现凤凰一村的老修伞匠徐欣华已不知所踪,勤劳街年近八旬的箍桶师傅胥阿林也打算退休,勤劳街上的另一位老手艺人——做了20多年秤的潘新权去向不明……而且湖城的传统手艺人普遍都在60岁以上,绝大部分后继乏人,面对这般日益稀少的“独门绝技”,尽管心里明白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但多少还有些惆怅,毕竟还有小众人群需要他们,毕竟没有什么比街巷的手艺人更能拉近我们与岁月的距离。这些活生生的化石,不用放进博物馆里展示,就足以让我们感受到儿时记忆的回归。很喜欢周庄“十二坊”,那是周庄古镇贞丰文化街上的12家店铺,门面大小不均,除了戴幸观的铁匠铺之外,还有土布坊、竹草编、酒坊、捏面人……许多在其它地方濒临灭绝甚至已为人所淡忘的民间老手艺,在这些店铺里都令人惊奇地呈现出了蓬勃的生机与活力。据说,周庄对手艺人只收很少的租金,有些甚至是免费的,这不仅有助于吸引游客,还为这些手艺得以传承开辟了一条出路。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湖州炭画 
11月05日

金羊网:炭画虽式微仍有守望人


分类:资讯台 | 超过 人围观

金羊网(记者 黄玲
  
  从业五十多年的这位画师表示要画到“无法动笔”
  
  铅笔细描,炭粉涂抹,不到30分钟,一张栩栩如生的头像速写就展现在眼前。如果不受潮、不被虫蛀,炭画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
  
  随着照相机的普及,炭画这门古老的艺术已日渐式微。虽然有时半个月才有一单生意,可是年过六旬的炭画师傅杜国光还在继续坚持,而他可能是厚街镇内唯一的专职炭画师了。杜国光告诉记者,这行不赚钱,不收徒弟,是不想耽误年轻人前途。
  
  半小时画张速写
  
  厚街镇新兴路上一栋建筑物外墙上,挂着一个特别显眼的招牌———栩栩如生的孙中山炭画像,上面还留有联络电话。顺着指引,记者在一家政服务公司里找到了炭画的作者杜国光。
  
  “速写类的炭画一般30分钟,如果要像照片那样真实,则需要一到两天时间,”杜国光说。要先在照片上划格,然后根据比例,用铅笔在纸上勾勒出人像轮廓,最后用炭粉涂抹,通过光影明暗,达到立体效果。
  
  画炭画五十多年
  
  杜国光自幼喜欢绘画。从10岁那年开始学炭画,如今已有50多年。1980年,杜国光来到了厚街,以画炭相为生。每天,他带上一盒画具、几张白纸、几幅炭相样板,到各村落的市场、街道摆摊画相,画真人、画相片,或到家中去画行动不方便的老人,早出晚归。
  
  “如果不受潮,不被虫蛀,炭画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而且有立体感强、色调层次分明、细腻逼真等优点,”杜国光说,老年人特别喜爱,当年每幅画基本上只收两三块钱,最贵的也只是五块钱。钱不多但可以解决温饱。
  
  半月才一单生意
  
  在照相机普及之前,每到清明、重阳等节日前后,不少人拿着先人的照片前来要求画炭相。如今这样的顾客越来越少了。
  
  “十年前每天都还有人光顾,现在生意很不稳定,有时半个月才画上一幅,收入在150元至300元左右,”杜国光说,年轻一代更喜欢数码相机的方便快捷、色彩斑斓,不过也有部分青年人前来光顾,拿着觉得珍贵的相片前来要求画彩色炭画,但大多数顾客还是老年人,拿着一些底片已散失的残旧照片,要求临摹成炭画,以便保存。
  
  坚持到无法动笔
  
  杜国光说,厚街镇以前有好几个专门画炭画的画师,炭画行业鼎盛时期,还有不少外来画师前来揽活。随着一些造诣较高的本地画师去世,其他已纷纷转行从事他业。
  
  “现在常驻厚街的专职画师可能就我一个了,”杜国光感慨地说。曾有很多三十岁左右的人来找杜国光拜师学艺,都被他拒绝了。除了考虑到年轻人心理比较浮躁,容易半途而废外,最主要的因素是炭画业日渐式微,收徒弟怕耽误别人前程。
  
  杜国光没有把手艺传给儿子,只是偶尔指点一下十岁孙子。他说,会坚持下去,“直到无法动笔”。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守望人 

 

学会炭精画,朋友满天下

美好今日

快速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发祥于1896年的上海,又名“炭精画”“炭画”,属于民间美术。取炭精粉为颜料,用羊毫笔为工具,在绘图纸上揉擦,与西方素描艺术结合在一起。历史悠久,源远流长!崇尚写实,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柔和自然;比摄影照片还要栩栩传神!一经装框,永不褪色,奇妙无比……作为国粹不言自明。不仅适合于绘制巨幅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还具有画像的实用性。因此,广泛受到各地人们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作品欣赏


  天下炭友是一家!炭精画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欢迎您回家!组长张智华老师微信号13098409932欢迎加为好友。各地人物画爱好者、画像从业者、收藏家,均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成绩突出者吸收为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成员。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欢迎您回家

抒写心声
会长风采

 

作品欣赏

 

组长:张智华

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

——————

炭致广大,精微传神,画美人生

——————

 

奇妙的中国炭精画

  致力于炭精画创作与教学研究的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聘请中国教育学会(CSE)会员、湖北省书画研究会(HBDPRI)会员、中国炭精画提出者张智华老师出任组长。张智华老师为抢救和传承这门濒临失传的民间美术,曾于九十年代初期利用课外时间拜访国内三省六地的民间画师,还参加了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杨君明馆长亲授的炭精画培训。后来,张智华老师除了语文教学与研究之外,为父老乡亲创作炭精画近万张,并首次提出炭精画新概念“中国炭精画”。1996年8月,《奇妙的中国炭精画》内部发行,受到了广泛关注与好评!概括地来说有两点,一是抓住了“中国”(文化),另一个是抓住了“炭精画”,名副其实。2010年4月,炭精画国际域名(tanjinghua.com)从海外回购成功;同时成立炭精画创作与共同交流平台。2013年7月9日,“毕节一绝”毕节炭精画创始人杨君明老馆长来到宜昌,指导中国炭精画研究总课题组工作,饱览美丽而神奇的三峡风光;师生真情,把杯畅饮,短短半月,意犹未尽……宜昌——这座“全国文明城市”,给杨君明老馆长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张智华与杨君明老馆长,燃起了“中国炭精画”的熊熊火焰,照亮“中国炭精画”的发展之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