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官方网站-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江门炭精画
04月23日

《江门日报》:炭精画、成衣缝制、钟表修理老行当如今还留下多少?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江门日报讯(记者 陈素敏
  
  台城中心街区和西宁市是老城区。这里的建筑别具风格,带有浓厚的侨乡特色。不仅如此,在老城区的角落里还隐藏着不少老店铺。他们仿佛是老城区里的“活化石”,最能代表台山市民的生活特色,也见证了老城区的兴衰。
  
  近日,记者采访了炭画、成衣缝制、钟表修理三个老行业的从业者。这些工作曾为他们带来丰厚的收入,可是,随着经济、技术的发展进步,市民对这些行业的需求越来越小,这些行业面临着急速衰退的境地。
  
  1、炭画制作:从风靡一时到面临失传
  
  赵恒的摊档摆在革新路的老骑楼下。在台城,革新路俗称“牛屎巷”,是西宁市街区里一条普通的小路。因为毗邻台西路步行街,小路的人气一直很旺。
  
  没有属于自己的楼面,在老骑楼的一角,赵恒展开一张1米多宽的木质小桌子,摆上各式各样的炭画工具,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这样的日子,赵恒已经过了快三十年了,几乎是风雨不改。每天早上9时,过往的市民就能看到60多岁的他坐在骑楼的角落安静作画的身影。
  
  “以前的西宁市很兴旺,来这里赶集的市民络绎不绝,找我画画的人也不少。可是,现在不一样了,坐上一整天也未必能接到生意。”赵恒感叹,革新路的人流虽然不少,许多市民经过他的摊档也会停下来看看,但只是赞叹几声便离开了。
  
  赵恒是四九镇五十圩人。年轻时,他跟从村里的老人学会了这门手艺。改革开放后不久,他便开始在革新路上摆摊画炭画。
  
  一个放大镜、一盒炭精粉、数支毛笔,再加上一张素描纸,这就是赵恒作画时的全部行当。炭画,是一种使用木炭、炭精粉条等材料绘制作品的绘画方式。赵恒说,这是一种流传于民间的传统艺术方式。“过去,相机是奢侈品,很多人的遗照,都是用炭画的。”
  
  他说,刚开始经营时,一张炭画要四五元,而现在涨到三百多元一张了。“画一张炭画不容易。为了达到精准、神似,即便是最简单的人物,也需要两三天的时间。”在赵恒的印象中,炭画曾经风靡一时,仅西宁市一带,就有数家炭画摊档,只是如今只剩下了他一人独撑着,他担心这门手艺会失传。
  
  过去,赵恒也曾经收过几名徒弟,但因为各种原因他们都没有坚持下来。“没有办法,耗费时间长,接不了生意,养活不了自己,谁愿意干呢?”他说。
  
  2、成衣缝制:顾客越来越少了
  
  迎朗路,台城人称之为“车衣街”。不为别的,就是因为这里聚集了很多布料店和成衣加工店。
  
  黄权的店,就在迎朗路上,一家老式的骑楼商铺内。
  
  店面非常干净,挂满了许多布料,还有一张大大的设计桌。而店里则别有洞天,是一个小小的成衣工作坊,三位妇女正在忙碌地把一些简单的布料,一针一线地缝制成衣服。
  
  黄权已经快50岁了,他于上世纪80年代初开始当裁缝。他的裁缝技艺是跟叔叔学的,而叔叔的师傅则是黄权的爷爷。“民国时期,我的爷爷曾在大亨圩里有一个小小骑楼店面,做的也是裁缝的生意。后来,家人陆续搬到台城。因为没有固定店面,过去我们只能在桔园路一带当流动摊贩,接到了生意就拿回家里做。上世纪90年代,政府把迎朗路打造为布衣一条街,我们就搬到这里来了。”
  
  因为经济、技术的发展,裁缝这一行业在近十年来已经渐渐被人遗忘,甚至被淘汰。“这个年代,还有谁买布料做衣服呢?除了一些单位团体、身材特殊者、有表演需要的顾客,其他的客人真是越来越少了。”黄权说道。
  
  黄权数了数手指,感叹道:“在迎朗路上,像我们这样提供一条龙服务的缝制衣服的店铺只剩下几家了。”
  
  挑选布料、量身、裁剪、缝制……在黄权的店内,衣服裁制,提供的是一条龙的服务。因为衣服是量身定做的,相比市面上直接购买的衣服,会更加合身。但是,因为物料上涨,人工费用也高,制作衣服的成本太高了,这让黄权吃不消。
  
  即便手中的技艺是从祖辈传下来的,黄权也没有让子女继承的意思。“生意不好做,就算子女学会了,也没办法养活自己。时代在变,这个行业也势必会被淘汰的,即便可惜,也无可奈何啊。”
  
  3、钟表修理:仍然有坚守者
  
  台西路3号,位于步行街的尽头。这大概是台城老城区内面积最小的店铺,仅仅两平方米。然而,50多岁的劳建强与父亲两人已经在这里经营了近半世纪的钟表修理店,是间名副其实的老字号。
  
  劳建强的店,名为富强商店。招牌就挂在店铺后墙的上方,招牌有点发黄。劳建强介绍说,那是他的父亲在刚开始经营时亲手所写的。虽然并不是出自名师之手,却也很有意义。
  
  招牌的下方挂满了钟表。大概是产自不同地方,不同年代,每一个钟表都极具特色,仿佛述说着不同年代的历史。
  
  小小店面,几乎被劳建强的工作台所占据。木质的工作台也是从劳建强77岁的老父亲那时开始用的。木桌虽显斑驳,劳建强还是非常爱护,每天都在这里修理钟表。
  
  劳建强从老父亲手中学得一手修表的好功夫。年轻时,他曾到台山钟表厂工作。后来,钟表厂不再经营了,他便回到家中的老店,与父亲一起打拼。
  
  劳建强每天戴上四倍放大镜,在小店里为客人修理钟表。这样的日子过了20多年,劳建强感觉整个行业的发展已经早不如前了。他说:“过去能戴上手表的人,经济条件都相对比较好。修理钟表,也是很不错的职业。到了今天,钟表已经便宜了不少。坏了,就买新的,谁还修理呢!”
  
  即便生意不好,没有年轻人愿意从事钟表修理的工作,但是,劳建强也没想过放弃这个行业,放弃这个店。“我不知道还能从事什么工作。我很喜爱钟表,也愿意继续工作。直到我眼花了,不能做下去时,再考虑退休的问题吧。”他说。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江门炭精画 成衣缝制 老行当 炭精画 
08月10日

《江门日报》:炭画,正面临失传的危机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江门日报讯(记者 梁长其)随着数码相机的面世,炭画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了,正面临失传的危机。在会城的五显冲街,画师赵国鹏仍坚持为人们绘炭画画像。近日,记者采访了老画师赵国鹏。
  
  炭画可百年不褪色
  
  五显冲街地处新会的旧城区,一排摊档将路分隔成两边,在其中一个摊档里,挂着一幅幅黑白炭画,这就是画师赵国鹏的摊位,他几乎每日在这里,用自己的画笔为大众绘画。他画的是炭画,绘画时白纸斜放,铅笔走动,炭粉涂抹,再加上橡皮“修补”,只需要1个多小时,一幅有1寸大的黑白人头照便被放大再现到白纸上,画中人物生动、传神,惹人喜爱。
  
  “炭画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而一般的照片经历二十几年就斑驳泛黄了。”赵国鹏说。因为炭画具有保存时间长、立体感强、色调层次分明、细腻逼真等优点,曾很受群众尤其是老年人的喜爱,不少人喜欢叫画师用炭笔为他们画像。赵国鹏说,如今,虽然数码相机已经十分普及,但仍有不少人前来要求画炭画像,也有人拿着一些底片已散失的残旧照片,要求临摹成炭画,以便保存。
  
  绘炭画有讲究
  
  赵国鹏说,他与炭画结缘已有30多年了。他自幼喜欢绘画,13岁那年,他跟一个姓赵的师傅学画画,师傅作画时他就在旁边看,绘画的技艺逐渐提高,慢慢掌握了绘炭画的技巧。
  
  绘画时,他先在照片上划格,然后根据比例,从眼部画起,用铅笔在纸上勾勒出人像轮廓,最后用炭粉涂抹。他说,炭粉涂抹是最重要的一步,也是最讲究耐性的一步,用来涂抹的毛笔需要仔细清洗,再用蛋清涂在毛笔上,把毛笔放在阳台晾一天才能拿来绘画,这才能显效果。此外,炭画中的光影明暗效果完全要靠炭粉多少来表现,作画时十分费神,一幅画完成后,便已十分疲累。他说,现在年纪大了,精力有限,一天最多只能绘3幅画。
  
  期望招徒传手艺
  
  在会城,以前有好几个专门画炭画的,如今这些画师不是去世了,就是转行从事他业,现在会城本地的画师只剩下赵国鹏一人坚持绘炭画。提及历史,赵国鹏不无感慨。在清明、重阳等节日前后,不少人拿着祖先们陈旧的遗照前来为祖先换“新容”,但与以前相比,如今这样的顾客越来越少了,炭画正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以前一天有3张左右的生意,现在一个月下来还不够30张。”赵国鹏说,现在,懂得欣赏炭画的人越来越少了,年轻一代喜欢快捷方便,喜欢用数码相机拍照,也有部分年青人会光顾,他们拿着父母的相片前来要求画画,但大部分顾客还是老人,他们拿来的多是自己年轻时的照片。
  
  在新会,炭画正面临着失传的危机。为此,赵国鹏十分希望能招收到徒弟,把自己所学的手艺留传给后世。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江门炭精画 炭精画危机 炭精画艺术研究 
07月29日

《羊城晚报》:江门老街,最后的炭像师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彭宝仪在为父母亲画像

 

 

  羊城晚报讯(记者 闫阿莲)不久前,一位美国洛杉机华人返乡,经好友介绍来到江门一家老店,请63岁的彭宝仪画了10幅他家族先人的炭画。他家在开平碉楼内挂的先人炭像已放了一个多世纪,至今仍完好保留。现在家族在海外开枝散叶,他想将碉楼内先人的炭画请画师重新复制带到海外。
  
  彭宝仪的炭像铺位于江门市区老街新华路上,老街已失当年的熙攘,老店更显冷清。20来平方米的二楼老屋,墙上挂满彭宝仪画的共和国领袖们的炭像,炭像栩栩如生,令人感到庄重肃穆。江门五邑的华侨众多,炭像业一度红火。在上世纪20年代到90年代,仅新华路上炭像铺就有十多家。过去在五邑各地,炭像铺也比比皆是。但进入21世纪,炭像业受数码技术的冲击已一蹶不振。如今新华路上的炭像师只剩彭宝仪一人。
  
  将军后代以画谋生
  
  伴着战争硝烟在碉楼中出生。彭宝仪特殊的身世引起记者的兴趣。彭宝仪的父亲是我国著名爱国将领彭秋平。彭秋平1926年入黄埔军校。参加过中国国民党及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跟随叶剑英发动广州公社起义。1931年起在冯玉祥和吉鸿昌的统率下参加过抗日。彭宝仪从小在开平家乡的碉楼里长大。他的炭像画室用家乡的碉楼命名。
  
  彭师傅说,他与画画结缘已有50年了。他自幼喜欢绘画,十多岁起,开平家乡有老师画画,他就在旁边看;帮家里干完农活后,找来图片或人物肖像临摹,慢慢掌握了绘画技巧。1971年,他到海南下乡时画了第一幅自己创作的炭像画,从此每天都带上一盒画具、几张白纸、几幅炭像样板,到各村落的市场、街道摆摊画像,画真人,画相片,或到市民家中去画行动不方便的老人,早出晚归。“钱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可以解决温饱问题”。后来他在现在的江门老街里开了这间画室。
  
  后继无人打算收山
  
  炭画是古老的民间艺术,只需炭粉、铅笔、毛扫就能画画。如果不受潮不被虫蛀,炭画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彭师傅说,炭画很受老年人的喜爱。但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炭画市场越来越窄。顾客也局限于老年人。老年人拿来的多是自己年轻或结婚时的照片,或在清明、重阳前后拿来先人的照片求炭画。尽管这样,顾客还是越来越少。十年前还每天有人光顾,现在有时一两个星期才画上一幅。一张炭画收入有200-500元,但一画就是几十个小时,很辛苦。近年有些青年找上门来拜师学艺,但都只是贵州、湖南的青年,江门本地一个也没有。
  
  彭宝仪祖上是开平塘口华侨。祖辈曾热心收藏中国历代陶器。彭定仪画室大大小小的陶瓷收藏有数十盒。彭宝仪说,他想收山了,收山之后专心代先辈管好留下的收藏品。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画 炭精像 炭精画人像 炭精肖像 江门炭精画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