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第一门户-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炭画世家
12月19日

骑楼老街有个炭画文化展示点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10月21日,“炭画世家”的朋友圈又更新了。

画师韩翠琼的“炭画世家”,两年前在海口市骑楼示范样板街中山路上开了间新工作室。记者见到这位正式执业42年的画师时,她戴起胸前挂着的老花镜,坐到画架前拿着笔,展示、描摹一幅凝练的生肖龙半成品。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骑楼老街 炭画文化 炭画世家 中国炭精画 炭精画像 炭精画 
06月28日

《海南岛纪事》老街炭画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炭画,使用木炭、碳精条等材料绘制作品的绘画方式。而炭精画是使用炭精粉为主要材料,主要以擦、揉为主要技法的绘画方式;一直流行于中国民间。一家三代,70余年,一份职业,一种操守,一项古老的技艺——炭画。水巷口、钟楼在一张张画纸中显现出来,让我们走进韩翠琼老人的生活,感受《老街炭画》无穷魅力。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南岛纪事》 老街炭画 炭画世家 炭画 炭精像 炭精画像 炭精画官网 
11月18日

“炭画世家”的守候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海口骑楼老街。炭画世家。一支笔、一块画板、一张凳子……叶保龙接过外公韩冠平、妈妈韩翠琼的画笔,在老街的屋檐下,以炭画为业。三代人,相继走过了近一个世纪的时光,凝聚了老街文化的灵魂。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世家 炭画 炭精画像 画像 炭精画官网 
11月16日

炭画世家:人生易老相不老,西施当年花容貌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从上个世纪40年代,炭精画在海口兴起,仅在海口新华路、中山路一带,每天就有10多位画师揽活。到1980年代中期,多达二十几人的画师队伍活跃在一条老街上,炭画行业曾鼎盛一时。如今,在数码相机风靡的冲击下,从事炭画的民间艺人也越来越少,炭画这门传统技艺正在式微。

然而,炭画的传承之火,在韩翠琼这个“炭画世家”中没有熄灭。从韩翠琼的父亲韩冠平,到她的儿子叶保龙,三代人对这门传统的手工艺术炭画已经守护半个多世纪。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世家 
11月16日

海口“炭画世家”扩展炭画文化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日前,在海口骑楼老街,记者采访了炭画世家第三代传人韩翠琼和第四代传人叶保龙。

这位正式执业43年的画师韩翠琼,她戴起胸前挂着的老花镜,坐到画架前拿着炭笔,描摹一幅凝练的生肖龙半成品,显得十分逼真。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口炭精画 炭画世家 炭画 炭精画官网 
11月16日

海口骑楼老街“炭画世家”延续百年传承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在海口市骑楼老街中山路有一块名为“炭画世家”的“金字招牌”,这是一家主要以出售人物肖像炭画为主的百年老店,早已小有名气。时代变迁,岁月更替,传统手工艺术正在逐步被人遗忘,但“炭画世家”却传承百年,像炭画一样永不褪色。

店铺面积很小,但店内陈列的炭画作品却样样都是精品。第三代炭画传人韩翠琼是这家店的主人,自高中毕业后继承父亲的技艺,至今已有40多年。其子叶保龙,第四代炭画传人习画也有近20年历程。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口炭精画 炭画世家 炭画 炭精画官网 
09月18日

海口骑楼老街“炭画世家”延续百年传承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在海口市骑楼老街中山路有一块名为“炭画世家”的“金字招牌”,这是一家主要以出售人物肖像炭画为主的百年老店,早已小有名气。时代变迁,岁月更替,传统手工艺术正在逐步被人遗忘,但“炭画世家”却传承百年,像炭画一样永不褪色。

店铺面积很小,但店内陈列的炭画作品却样样都是精品。第三代炭画传人韩翠琼是这家店的主人,自高中毕业后继承父亲的技艺,至今已有40多年。其子叶保龙,第四代炭画传人习画也有近20年历程。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海口骑楼老街 炭画世家 炭画 炭精画 海口炭精画 
01月09日

秋千网:“炭画世家”三代人共同守护炭精画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秋千网(记者:邱敏)
  从上个世纪40年代,海口兴起炭精画,仅在海口新华路、中山路一带,每天就有10多位画师揽活。到80年代中期,达20多人的画师队伍活跃在老街上,炭画行业曾鼎盛一时。如今,从事炭画的民间艺人也越来越少,炭画这门传统技艺日渐式微。
  然而,炭画的传承之火在韩翠琼这个“炭画世家”中没有熄灭。从父亲韩冠平,到儿子叶保龙,三代人对这门传统的手工艺术炭画已经守护半个多世纪。
  韩翠琼的父亲韩冠平,曾是海口市工艺厂的职工,早年就在老街以画炭画为生,2005年去世,从事炭画60余年。儋州白马井的吴华老先生,上个世纪80年代曾经在海口出差并到访韩冠平的画室。“那时候韩冠平所画的人物像真的是栩栩如生,电影《野火春风斗古城》里的女主角王晓棠,画得真的很传神!”
  韩翠琼记忆中的父亲,总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借着昏黄的灯光,抽着烟,在卧室里一画就到天亮。第二天,若又有人来买画,父亲就一直躲在房间里埋头画画不出来。
  “文革”时期,韩冠平靠着画画这门手艺养活了一家人。毛主席、雷锋、王杰等人的画像都在他的笔下生辉,有时还靠帮忙画琼剧舞台的背景画布、木偶剧背景画布,甚至画一些户外广告补贴家用。
  当年看琼剧是老海口人最时尚的消遣。韩冠平就是给琼剧舞台画人工布景的人。韩翠琼说,那时他家住在一间20多平米的平房里,父亲把布景布挂在墙上,架着梯子站在上面画。父亲画素描,她和兄弟姐妹拿着刷子上色,一家人有说有笑。“在海口老街一旦家里有老人贺寿,或逢年过节,也有子女来给家里的老人画张炭画,老街上家家户户的墙壁上都挂着炭画。”韩翠琼说。
  “但是现在这门生意很不景气,年年都在走下坡。我们家是三代人都画炭画,在街坊邻居中小有名气,还能接到一点订单。但是老街这一带的几个画炭画的有的年迈去世,有的已经转行了。”叶保龙说,随着时代的变迁,一方面家里挂炭画的传统正慢慢消失,买的人少了,另一方面近年来很多厂家都不再生产炭画的原材料炭精粉,如果靠画炭画维持生计,太艰难了。
  的确,这是一个赚快钱的年代。在韩翠琼和叶保龙仍坚持这项需要慢工出细活的手工艺的背后,更是一种不愿意舍弃这个手工艺的情感。
  在最困难的时候,韩翠琼也动摇过要不要放弃。“但是,我们一家九个姐妹,就靠父亲画炭养活我们,我对这门手艺心存感激。我希望这门手艺能流传下去。”在叶保龙上小学的时候,韩翠琼发现儿子对画画也有一定的天分,便将他送往各地跟随名师学艺,希望这样的一门手艺能薪火相传。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画世家 炭精画 中国炭精画 中国炭精画学校 杨君明炭精画 
10月10日

中国新标志电讯:炭画世家——海口骑楼里的经典艺术


分类: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新标志电讯(特约记者:叶红)
  在海口骑楼老街里,有一个名叫“炭画世家”的店铺。走近店铺,门口放着一张供游人练字的桌子和一些海南的本土饰品。
  “炭画世家”店铺面积不大,却放满了各种艺术品,人物画、骑楼风景画、雕塑、书法作品琳琅满目。屋内的两个柜子上放着一些关于海南文化和艺术画作的书籍,正中间放着一个炭画架子,架子上摆着一块橡皮擦、一盒炭精粉,还有几支炭铅笔、擦笔。
  炭画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兴起的,当时照相和冲印技术还不发达且价格相对高,很多人选择以炭画的形式为祖宗画像,但是现在,人们更愿意接受方便快捷的数码拍照。骑楼老街上画炭画的艺人越来越少,但店主韩翠琼却一直坚持着。
  韩翠琼从小受着父亲韩冠平的炭画艺术熏陶,回忆起小的时候,她每当放学回家,都要吵着帮父亲画画,渐渐地自己喜欢上了炭画,后来她拿起炭笔,一转眼都过去了42年。现在韩翠琼的儿子叶保龙也在骑楼里画炭画,将炭画艺术传承下去。
  韩翠琼作一幅肖像炭画,只需要3—4个小时,但要画一幅生动的肖像炭画,却需要一周的时间。韩翠萍说:“帮别人画画就必须要用心完成,做到精心细致。”
  炭画世家声名远扬,不少当地的家长主动带着孩子前来求学画画,韩翠琼也希望能把炭画传承下去,便开始教这一群孩子画炭画。
  韩翠琼在网上结交了一群来自全国各地的画友,她还建立了一个名叫“世界书画艺术天地”的论坛,供各地的艺术家切磋交流,并组织了一些小画展。
  “因为炭画让我认识了世界各地的朋友,这是我最开心的事。”韩翠琼说道,同时他希望能有更多的人关注炭画、喜欢炭画,将炭画艺术世代传承下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新标志电讯 炭画世家 海口骑楼 经典艺术 炭精画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