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tanjinghua.com)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炭像
06月14日

《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世相百态的人情冷暖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贺友直画三百六十行》,这套贺老凭着儿时记忆和内心情愫、用毛笔生动的出来的组画,抛繁就减的舍去不必要的镜像,用单镜头把我们牵引回那尘封已久的老上海的风物人情,再用市井的文字素材为画作增添了有趣的导读,自写自画,彰显幽默。“剃头”、“扦脚”、“收旧货”、“画铅照”,这些我们或耳熟能详却已埋没在沧海桑田里的老见闻,在贺老的笔下,得以复活重生,透过画面,向我们投射来世相百态的人情冷暖。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炭精画 炭精画 炭像 画铅照 贺友直 连环画 炭精画像 画像馆 炭画教材 
03月26日

三代炭精画匠:落寞的百年坚守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窗外已是夜色阑珊,右手肌肉的疼痛提醒他放下手中的画笔。是该休息了,又没有人着急取画,何必急于完成呢?60岁的蒋永华又将目光移向家中仅剩的两箱炭精粉——这还是父亲留给他的,现在想再买都难喽!

“现在沈阳炭精画传人只有我一个。”说这话并非出于自豪,而是带着无尽的落寞。奶奶的时代,她是十里八村的名人,爸爸的时代,有多少人找他放大照片啊。自己虽然画了上万张画像,但却见证了炭精画时代的一去不返,纵使自己有心再作万张画,也难以留住人们对那黑白调子、柔和光线的记忆,这或许是一个炭精画画匠最大的哀伤。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精画像 民间炭精画 炭精画艺术 炭精画像馆 张智华老师 炭像 
10月04日

老炭相铺:30年的沧桑岁月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那边是东方广场,车水马龙,人流如织;这边是升平路老片区,旧商铺拆的拆,搬的搬,逐渐冷清。而在这交汇点处,锦华路上,有一家有着30多年历史的老炭相铺,高高的外墙,大门顶上空着个窗花,颇具岭南特色。它旁边的商铺都已关门或另觅新址了,只剩下这个老铺依然屹立着,守着这难得的安宁。

相铺:度过30年沧桑岁月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老炭相铺 沧桑岁月 炭相 炭像 炭精画 
10月04日

文昌“非遗” :唤起人们传统记忆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文昌“非遗”展演现场,欢声笑语,歌声如潮,市民们津津乐道地观看文昌盅盘舞、海南八音合奏,铺前渔歌、竹笠舞、文昌公仔戏、椰壳舞等节目。“炭画世家”传承人韩翠琼、文昌椰雕传承人符史琼、文昌公仔戏传承人林尤盾等现场献艺,众多市民看了后,总舍不得离开。

据介绍,文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既有历史沧桑感,保留着历史的真实,又具有原生态保存价值,是多代人留下的极其珍贵财富。这次展出的非物质文化成果展,共7大类,20多项,充分展现了文昌市各镇、各地传统文化的多样性及异彩纷呈的面貌,从不同的角度集中反映了文昌市“非遗”普查、挖掘、保护工作的丰硕成果。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文昌“非遗” 炭精画 炭相 炭像 炭精画像 炭精画官网 
05月17日

孙功安:“擦笔画”里的快乐人生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已然是长兴老街的人民路上,一位名叫孙功安的画像店在这里已经开了20多年。从他的擦笔画中,我们看到了一种古典的文化,与发展迅速的照相技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在城市发展日新月异的今天,擦笔画似乎离我们这个城市越来越远,与孙功安一同坚持的同行已寥寥无几。近日,记者再次来到这家画像店,与孙功安面对面地交流、采访。

“当时,自己经营画像店也是为了有工作,混口饭吃吃罢了。就像很多人从事木匠、泥匠工作一样,只不过,我从事的行业有点特殊罢了。”据了解,孙功安曾上杭州美校拜师学艺,到上海某画苑打工画广告。1990年,孙功安产生了办个画像店的念头,并在家学习擦笔画,3个月后掌握了擦笔画的基本技巧,并在人民路上摆起了画像摊。就这样,孙功安的擦笔画生涯从街头摆摊开始了。
     “当时,接到第一单生意就赚到了35元。”孙功安一直兴奋了好几天,因为当时这个价让他很满足,普通老百姓打一天的小工才收取8~10元的工钱。
     “擦笔画又称 ‘软笔画’,是我国传统的绘画技法之一,难度就在笔锋上,没有一定的绘画功底和基础是很难画好的。”孙功安说,以前学过素描,这为他画擦笔画奠定了基础,特别是在形与结构的把握上很到位。
     “解放前,画像店多得是,如今在茫茫的大城市中很难找到一家像样的。”孙功安告诉记者,如今照相技术飞速发展,照相馆遍地开花,数码相机也走进千家万户,这对擦笔画的冲击很大,因此这门技艺也就渐行渐远了。
     原本,孙功安以为自己的画像店会和其他的同行遭受一样的命运,但让孙功安想不到的是,他的生意并未受到影响,反而有些人愿意出高价钱让他画像。他的顾客群遍及长兴各地,甚至广德、江苏等周边地区也有人来请他画像。
     为何先进的照相技术未能影响他的生意?孙功安给出了记者这样的解释:首先,有些老照片没法翻拍,用照相技术处理不了,像这些情况大多数人会求助画像店;其次,有些人认为画像挂在家里比较上档次,就像艺术品一样。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擦笔画 炭相 炭像 炭精画像 炭精画网 
05月17日

传统画像,孙功安仍在坚守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现在传统的画像师越来越少,这门传统技艺有日渐萧条之意。尽管如此,依然有人在为其执着地坚守着。
  如今,相机已经走入千家万户,只需轻轻一按,一张画面就保存了下来。不过在相机没有被发明以及普及之时,人们想要留下自己的影像就需要去找画像师作画了。不过现在传统的画像师越来越少,这门传统技艺有日渐萧条之意。尽管如此,依然有人在为其执着地坚守着。
  一幅幅逼真的半身素描画像,就如一张张老照片,散发着一种久远的气息。而它们的勾画者孙功安正端坐在画板前,静静地用炭笔描画着新的作品。只需要一张普通的黑白照片,他就能逼真地在纸上再现画中之人。“这个素描又叫炭笔素描,是起源于西方的,一般如果要画一张素描画的话,需要先构图,然后画好基本的线条结构,再填充内部的内容,最后就是进行阴影等一些处理,这是基本的素描步奏。”说话间,画纸上的人像已初现轮廓。
  别看孙功安年纪不大,但是他从事画像这门手艺已经二十六年了。这二十六年间,他走过了初入门的青涩,登堂而未入室的煎熬,学有所成的喜悦。
  技术的日益精进来源于自己不断的学习与锤炼。现在孙功安基本上只要两到三个小时就能完成一幅素描画像。不过他透露,其实自己只能算是半路出家:“我原先不是学这个的,但是我从小就喜欢画画,先自学,后来也跟了一些师傅。一开始是比较辛苦,后来等有了进步之后,每画完一张画心中都有一种喜悦感,就是这种喜悦感让我坚持了下来。”
  坚持因为热爱,奋斗为了向前。除了炭笔素描之外,孙功安还自学了油画、山水画等多种类绘画方式。平常无事时,他就会坐在自己的店门口,专心致志地描绘画像。而他这样一种对画像艺术的执着爱好,也让附近的居民非常钦佩。“他画的画我很喜欢看的,而且我觉得他画得很逼真,很棒。我平时没事么也会和他聊聊,他人也很不错的。”隔壁的杨大爷提起孙功安便竖起了大拇指。
  不过,随着摄影技术和电脑绘画的普及,画像的人越来越少了,而年轻人,又不愿意去学这种费时的画法。但孙功安认为,作为一项传统的工艺,画像有它存在的独特艺术意义与优势:“虽然现在电脑什么的都是很发达,但是电脑扫描出来的照片和炭笔绘画出来的还是有区别的,因为炭笔素描出来的艺术性更高,特别是对人身体脸部肌理纹路的还原等一些方面的艺术性,是电子产品这样的成像技术不能替代的。”
  正是因为画像艺术这种独特而隽永的魅力,使得孙功安一直醉心于此。
  孙功安说现在他的儿子在国外学习绘画艺术,他希望儿子将来回国之后,能将画像这门艺术一直传承下去。“因为我儿子是看我这样画像长大的,现在他也在外面学习绘画,所以我希望他回来之后能继续像我这样,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传统画像 画像 炭精画像 炭相 炭像 
02月29日

炭相:百年不褪色的神奇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在天河区禺东西路车流日夜喧嚣的道路旁,有这么一间雅室:一幅幅惟妙惟肖的肖像立在室前,透过半敞开的玻璃门,隐约能见一人正端坐在敞亮的室内作画。炭相画现在已颇为少见了。一面画板,一张画纸,一支笔,店主康师傅正沉浸在自己的炭相绘制中。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像 炭精画像 炭精画像馆 画像馆 炭精画 炭相 
12月03日

炭画师傅邓根国:定格光阴,沉淀时间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在拍一张相片相对奢侈的年代,炭画是人们“留影”的折衷选择。炭精画,是我国一项传统民间美术技艺,俗称“炭画”、“炭像”,讲求写实,而且,时间越久色泽越牢固;而随着数码影像的普及,这项传统技艺日渐式微。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精画像 炭像 炭相 肖像画 中国炭精画 
09月05日

中国炭精画世界荆门俱乐部


分类:俱乐部 | 超过 人围观

中国炭精画世界荆门俱乐部欢迎你!
  中国炭精画,俗称“炭精画”、“炭画”、“炭像”,是中国民间美术,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更令收藏家们热捧。
  炭精画官方QQ交流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也欢迎有志者创建“炭精画(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部,长期选拔地区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贵地开拓炭精画市场。
  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荆门俱乐部!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精画像 画像 炭画 炭像 中国炭精画 
04月05日

合肥在线:画师孙斌坚守画棚30年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合肥在线(记者 鲁橹):

在省城寿春路附近的一个小巷子里,有一个简陋的画像室毫不起眼地隐身其中。画像室主人孙斌是一名殡葬画师,他和这个特殊的行业一道踏踏实实地度过了近三十个春秋。在如今这个数码产品大行其道的时代,殡葬画师这个行业正在慢慢地退出市场。但孙斌却一如既往地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虽然生意已不像以前那么好,但他仍一心想把这门手艺坚持下去。
  委身棚子一画30年
  见到孙斌时他正在门口的桌子边坐着画像,表情肃穆而专注。与其他充满艺术气息的画室不同,他的画室还摆满了许多殡葬用品。同样与其他画者不同,他描摹的对象不是石膏而是一张小小的照片。“这个叫做炭精画。”他说,他的画面是黑白的,以人物的肖像为主,逼真而富有层次感。
  “我做这一行快有三十年了。”孙斌今年48岁,老家在巢湖。不善言谈的他,说话时透着憨厚与朴实。“画像是一个传统行业,在没有照片的时候,画像是很风靡的。”
  十六七岁的时候,孙斌一次外出办事,恰巧路过一家画像店,当时就觉得这个生意他也能做。于是他就进到店里想向老板买些画画的工具。
  “你也会画画?”老板问,并且还当场就让孙斌画一幅出来看看。这一看不要紧,凭着以前画画的功底,老板当场就要收他为徒,而且让他就在自己的店里工作。当然老板还有一个条件,那就是为了防止他学会了之后会撒手单干,要求必须干满三年并先交三百块钱押金。
  “那个时候三百可不是个小数目,城里人的平均工资也就四五十块,但为了手艺,家里人硬是卖了粮食让我学习。”孙斌说。
  孙斌学徒没到半个月,师傅就敢撒手让他单独干活了。那时一幅画像通常卖8块钱,而他能分到2块。因为家里缺钱,3年中他也一直想着能够出来单干。“后来才知道,单干也不容易。”
  孙斌把挣的钱全部都给了家里,等他学满出来,手上是一穷二白。于是出来后他开始给别人写广告字赚钱,“后来一个修鞋店的老板同意把一间棚子租给我做画室,从此我吃住都在这个棚子里。”由于开始时手上分文没有,他只有依靠朋友出钱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就四个大字“孙斌画像”。
  曾是家里的摇钱树
  “所幸的是牌子一挂就有生意了,由于没有桌子,我开始在椅子上画像。”孙斌说。直到大约半年后,他才凭着手艺渐渐稳住了生意,并辞去了写广告字的工作,专门从事画像。
  后来适逢道路改造,他不得不搬离赖以栖身的棚子。这时附近一个专做殡仪服务的美术工艺厂看他手艺不错,于是便请他加入,在那里他依然专职画像,如此又呆了四五年,直到后来工艺厂拆迁,他便搬到了如今寿春路边的巷子里。
  虽然经常倒腾地方,孙斌的画像生意却也还算顺畅。在他看来自己的路子算是没有选错,凭着画像的本事,他的收入一直不错。
  “我的画终于也可以卖到8块钱一张了。”孙斌回想起20多年前的情景,脸上仍闪耀出自豪。“一天平均能画2幅,收入还是很不错的。”他说,“而那时一般人的收入在40-60元之间。”虽然收入可观,但他始终牵挂着家里的父母,更忘不了家里人卖粮助他学画的一幕,每月都要把挣的钱寄回家。在农村,孙斌有哥哥妹妹,后来他们陆续成家时,孙斌的钱帮了不少的忙。因此,孙斌的母亲戏称他为“家里的摇钱树”。
  北京客人慕名求画
  “画像通常都是对着照片临摹,它使用自己的工具,比如放大镜和九宫格,这样才能比较准确地将照片上的图像按照要求的尺寸放大。”他说。
  凭着近三十年的从业经历,“孙斌画像”在合肥的画像界里也是一个老字号了,他的画像通常都令客人十分满意,更有人从北京专程慕名而来请其画像。
  “画像并不仅仅只是对着照片画,还有一种叫做诉说画像。”孙斌说。“比如要画一个没有留下任何照片的人,他的亲属就可以通过诉说讲出这个人的样子,一边讲一边画,只要讲得细致画得就好,最终画出来的往往跟客人描述的相符。”
  “还有一种画像叫做修谱画像,就是人们修家谱时用的画像。虽然也是要用嘴告诉说怎么画,但是却还有其他的要求。修谱画像一般都是大半身或者全身,还分文像和武像。文像就是表现得文质彬彬像个官员或者读书人,武像一般都是骑大马挎大刀。”孙斌笑着说。
  他最自豪的就是自己的诉说画像和修谱脸谱,这可是他的绝活。“曾经有一个北京客人专门找到我,让我给他画一份修谱画像,那就是一幅武像,样子先按照他说的画了出来,然后还配了一匹大马和一把大刀,客人看了非常高兴,说不愧是名不虚传,不枉我从北京专门赶来。”
  继续坚持画像之路
  数码时代的到来给传统的画像生意带来巨大的冲击。虽然现在已经被逼委身狭窄的巷子里,孙斌觉得自己的这条路还是要一直走下去。
  “现在人们要画像直接就到冲印店,很少送到这里来了。”孙斌的妻子说。她告诉记者,摄影技术冲击了手工画像,很多人拿着照片想要画像,往往也会首先询问冲印店,冲印店这时就把单子接下来,然后再交给孙斌这样的画像师来做。
  经冲印店转接过来的定单,显然要比自己直接接单挣得少些。
  现在孙斌画一幅像大约200来块钱,“明显没有以前好了。”孙斌说。
  城市经济的发展早已让这份依靠手工技艺的传统行业显露疲惫。但是孙斌依然相信他的手艺不能被完全取代。
  “画像永不褪色能够永久保存,还有一些不能修复的照片也要靠画像来实现。它有着自己独特的魅力。”
  他说,“这个干了几十年的手艺也总不能说丢就丢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画师孙斌 炭精画 炭像 炭精画新闻 炭精画官网 
07月29日

《台州日报》:照相机未普及前的九宫格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台州日报讯(记者 毛宇)“九宫格”是我国书法史上临帖写仿的一种界格,用以在练字时对照碑帖的字形和点画安排适当的部位,或用作字体的缩小与放大。九宫格相传为唐代书法家欧阳询所创制,为习字者掌握字的间架结构、重心和笔画的斜正疏密、气势等起到过不可磨灭的作用,向来为书法界所倚重。而温岭人把它用来当作画像的工具并把它的功效发挥到极致,恐怕是欧阳询先生始料不及的。
  
  在经济萧条、物资严重匮乏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照相对于台州百姓尤其是来自农村的人家来说,是一项比较奢侈的消费,除了结婚、招工、参军和难得的“全家福”之外,许多人恐怕一辈子也没有照过几回相,即使照了相也不会轻易花钱将照片放大。一旦家中有人辞世需要摆设大照片祭奠用,便要找画师画大照片。这是因为找画师画大照片的好处有三,一是花费要比去照相馆便宜些;二是底片没有了或者坏了,或者照片已经破损不堪、照相馆无法重拍而画师能行;三是如果对象脸上有缺陷需要修正照相馆无能为力而画师可以做到。画像这个行当在当时虽然算不上热门,但比一般人的收入要高出不少,所以在各区镇都有好多职业画师出现。
  
  画像画像,必须要画得像,否则,客户便会紧捂口袋和你理论起来。其后果,轻者要你重新画过,重者则为你作“免费”广告,让其他人不再上你处来画,断了你的生计。画师们很清楚,要想画得像,九宫格就是件简明实用的非常可以信赖的道具。有了它,便可轻松判断出对象是属于“国字脸”还是“申字脸”,是“甲字脸”还是“田字脸”,便可对对象的五官的形状、大小和位置一目了然,做到心中有数。画师画大照片时先把九宫格覆在用来作范本的小照片上,然后一边用放大镜透过九宫格仔细地观察每一个细节,一边在8开或者16开的铅画纸上描摹。有经验的画师往往不必先用铅笔勾勒打稿,而直接以改制的毛笔蘸上碳精粉在纸上轻描淡写,纵涂横抹。画师画的时候很是认真,特别是在嘴巴、眼睛这些“传神”的重要部位一丝一毫也不敢马虎。
  
  最早的九宫格,又叫“九方格”,是在大方框内分出九个小方格,是名副其实的“九个方格”,中间一小格称为“中宫”,上面三格称为“上三宫”,下面三格称为“下三宫”,左右两格分别称为“左宫”和“右宫”。而画师用的九宫格,则在内容与形式上已经有所变化,它可能全部是小方格,也有可能由大小方格共同组成,还有的比较简单,像个“丰”字,这都是画师根据实践灵活应用的结果,虽然它不再是“九个方格”,但画师门依然叫它九宫格。九宫格有用玻璃做的,也有用塑料板做的,画师门则喜欢自己找片废胶片用针尖划出格子,这样的九宫格又薄又透明,不易走样。
  
  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画师随着画像这个行当的凋敝,早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而画像九宫格这个曾经是人们“写真”的重要工具,也许早已落满灰尘被遗弃在某个角落里呢。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九宫格 炭精画像 炭像 
美好今日

快速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艺术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俗称“炭精画”“炭画”,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以炭精粉为颜料,结合素描,使用擦笔单色揉擦,崇尚写实,细腻动人,比照片还好看,一经装框,永不褪色。作为国粹不言自明!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绘制巨幅人物画、花鸟画、山水画,还具有画像的实用性,广泛受到祖国各地及海外朋友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作品欣赏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加入。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欢迎您回家!会长张智华老师微信号13098409932欢迎加为好友。各地人物画爱好者、画像从业者、收藏家,均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中国炭精画世界欢迎您回家

抒写心声
会长风采

 

作品欣赏

 

组长:张智华

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

——————

尽精微,致广大

——————

 

奇妙的中国炭精画艺术

  致力于中国炭精画艺术研究与创作的中国炭精画艺术课题组,聘请中国教育学会(CSE)会员、湖北省书画研究会(HBDPRI)会员、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会长张智华老师出任组长。张智华老师为普及这门濒临绝迹的民间美术,曾经利用课外时间拜访国内三省六地的民间画师,并于九十年代初期参加了贵州省毕节炭精画像馆杨君明馆长亲授的炭精画培训。张智华老师回到家乡后,除了语文教学与研究之外,创建了“清江画社”,为父老乡亲创作炭精画近万张,提出“中国炭精画”,誉满大宜昌,在全国获奖多项。2013年7月9日,毕节炭精画创始人杨君明老馆长来到宜昌,指导中国炭精画世界工作。杨君明老馆长信步宜昌,饱览美丽而神奇的三峡风光,短短半月,弹指一挥,师生举杯,其乐融融。宜昌——这座“全国文明城市”,给杨君明老馆长留下了美好而深刻的印象!张智华与杨君明老馆长之间的师生情,燃起“中国炭精画艺术”的熊熊之火,照亮中国炭精画世界的发展之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