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第一门户-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炭之声 - 乔双全:为留住传统艺术在夹缝中求生存
03月14日

乔双全:为留住传统艺术在夹缝中求生存

发布者 : admin | 分类 :炭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 已有 0 人留下了看法

说起市中山街、平等路,大家都知道它们是驻马店有名的老街。路过平等路和中山街交叉口的小地下道时,也许你曾见过路边摆着几幅镶着镜框的画像。在相机技术和网络如此发达的今天,竟然还有人在画像?谁还需要找人画像?

“上世纪80年代,画一张像两元钱。后来,我从汝南来到驻马店,成了一名画像师,那时候画一张相就按寸收费了。”正在给人画像的乔双全说,作为这个城市最后的炭精画像艺人,他现在就是在夹缝中求生存、求发展。

发现可以靠画画谋生

“我小时候连写字的铅笔都很少,更别说用来画画了。家里烧火做饭时,我就去炉里捡个炭火棍,心里想到啥就画啥。”乔双全说,60后的他出生在资源短缺的时代,好像天生具有绘画技能的他,总是把村里的鸡、牛、羊等当“模特”,在没有老师指导的情况下,画得有模有样。

乔双全说,上小学的时候他能画家禽,上初中的时候他就能画人了。16岁那年,他第一次给村里的老人画画。家人看到他的“作品”,非常惊讶,说他以后可以到镇上给人画像。

“那时候已经有相机了,但整个镇子只有一家照相馆,并且不是谁都能消费得起的,大部分农村人想要照片留纪念还是以画像为主。”乔双全说,初中毕业后,因为家里穷,他没法继续上学。他想到家人经常夸他画画好,便骑着家里的破自行车,在当时汝南县水屯镇附近的乡镇来回跑,给人画像。那时画一张像最多收2元钱,一天下来挣不了10元钱。

1990年的一天,乔双全来到当时驻马店最繁华的中山街办事。他看到一位从开封来的老人在画像,画一张竟收费20元,仅靠画像就能养家糊口。

改变经营思路

“于是,我就在中山街与平等路交叉口的一间门面房里画起了像。那时候仅靠画画就能开起门店。”乔双全说,在那个时代,照相馆并不像现在遍布大街小巷,相机更是奢侈品,很多人没有条件照相,而是拿着照片让他照着画,或者本人到场画像。当时,几乎所有的家庭、机关单位都有毛泽东、朱德、列宁、斯大林等人的半身画像,而驻马店市区的大部分画像都出自他的手。

后来,因为面临拆迁、画像生意每况愈下等,乔双全的工作室从原来的临街房转到了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中。

乔双全说,他画的是炭精画。作为一种民间艺术,炭精画比普通铅笔画出来的画更有立体感,最重要的是这种画不怕风吹日晒。

“我的工作说白了以前接近于照相,现在我的工作有点儿类似于现代科技里的Photoshop。”乔双全说,摄影技术迅猛发展,为了生存,他只能改变自己的经营思路。

乔双全介绍,现在他虽然也接一些画像的工作,但重点已经转移到修复老照片、人像模拟、民俗画像上了。所谓老照片修复,就是现在无法用Photoshop修复的损坏的、古老照片,他通过画像修复成功。人像模拟就更需要技术了。有些人要纪念家中已故老人,但又无法提供老人的照片,他便在这些人的描述下或者以与老人长相相近的亲人为模特,按照顾客要求画出人像。因为这些画像工作很多是照相馆无法完成的,所以从原来的按张收费变成了按寸计费。

这门艺术应传承下去

“随着时代的发展炭精画像可能会消失,但作为一门传统工艺,它有存在的价值。”乔双全说。

“一般的照片保存10多年就会变样、失色,而炭精画像保存一二百年也如画成时一样。”乔双全说,现在他每画一幅炭精画都很欣慰,毕竟这门艺术在驻马店已经非常少了。现在已经有人开始关注炭精画像的艺术价值,不断有人上门找他要求作画。

乔双全说,虽然他从事画像这一行业已经有40年了,但他从来没有收过一个徒弟,好在他的小儿子受他的影响,在大学攻读了美术专业。

“炭精画作为一门艺术、一种画画的技法,如果失传了很可惜。”乔双全说,他不想让这门艺术消失,所以他会继续画下去,让炭精画像继续留在驻马店的老百姓家里。

(来源:中国炭精画世界/作者:刘迪)

责任编辑:文禾

承接中国炭精画作品制作 >>请加QQ:791541679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尽精微,致广大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