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官方网站-为您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贵州炭画
09月06日

《贵州日报》:无掌画家沈社祥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贵州日报讯(记者 陈晓君)15年前,他18岁,正是挥洒青春、爱做梦的年龄。然而就在这一年,一场意外让他失去了双掌。对于一个没有手掌的人来说,生存的困难可想而知,更别说实现梦想发家致富了。
  
  谁能想到,15年后,他不仅没有就此消沉,相反,他凭着惊人的毅力挑战自我,用那双光秃秃的手腕绘出了百万财富!一个没有手掌的残疾青年,偏偏去学画画,并且还创下百万财富,令人惊叹敬佩!
  
  他成功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感人的故事呢?让我们走近无掌画家沈社祥,去品味他成功后的喜悦,体味他那一路走来的艰辛吧——
  
  一声巨响
  
  一双手掌不翼而飞
  
  1991年正月16日,松桃苗族自治县冷水乡桐籽坝村沉浸在浓浓的春节气氛中。正读高一的沈社祥这天心情特别好,吃完午饭就兴冲冲地邀约哥哥和弟弟到家门口前的大鱼泉河炸鱼。来到河边,看着眼前一片碧波,沈社祥一时心血来潮,从哥哥手中抢过装上炸药和雷管的墨水瓶就跑到河面投炸。因为导火绳受潮,他连续点了两次都没有点燃。就在他准备将导火绳的外壳剥开再点时,突然,“轰隆——”一声巨响,顿时,他感到眼前一片红光,整个人像一张薄纸飘了起来,最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三天后,他终于从昏迷中醒过来。双眼被严重炸伤,蒙着厚厚的一层纱,他只听见哥哥说,随着那一声巨响,他一头扎下10米高的悬崖掉入河中,鲜血顿时把河面染红了一大片。等他们跑过去救他时,他已用那双血肉模糊的手爬上悬崖后,就昏迷不醒了。听哥哥这一说,,他有意识地动了动双手,因双手缠着厚厚的纱布,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手掌已经被炸掉了。
  
  在医院里住了20天的院,他眼上的纱布终于解开了,他眯着双眼,看见自己光秃秃的手腕,他两眼一黑,晕了过去。醒来后,他的第一个意识就是:没有了双手,以后如何谋生?
  
  此后,沈社祥整天呆在家里。因为自卑,他不敢与人相见,连自杀的念头都有。为了防止儿子寻短见,父母让侄儿整天陪伴在他的身边。在乡镇中学教书的大姐还把家里的收音机带来给他解闷。从此,沈社祥整天抱着收音机收听广播,情绪慢慢地好起来。
  
  一天,沈社祥偶然听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正在播关于残疾人创造奇迹的节目。这一听,他就入了迷。从此,每周一下午他都会准时收听。了解到许多比他还要伤残严重的人自强不息创奇迹的事。那些身残志坚的励志故事,给了沈社祥极大的动力!渐渐地,他找回了生活的信心。
  
  摆脱心里阴影的沈社祥首先想到的就是练习写字。他先试着用嘴咬着笔写,用脚夹着笔写,但最后都以失败告终。后来他用橡皮筋和竹片将笔绑在右手腕上一笔一画地练习,忍着剧痛终于写出了一行字,却见那字迹如鸡爪。他没有放弃,更加苦练起来。手腕上新长的嫩皮肤被磨破,他就用胶布缠上后又开始练,常常是旧伤未好又添新伤。后来,他又改用双手腕夹着笔练习写字。
  
  “爸,去卖些鸡、鸭来我放吧,也帮着家里增加些收入。”
  
  听了沈社祥的要求,父亲非常高兴,给他买200多只小鸡小鸭和10多头猪。从此,他每天把鸡、鸭、猪赶到村后边的荒坡上,自己坐在一旁练习写字。一天天过去了,他终于看到自己那久违了的刚劲的字迹。
  
  每天练字累了时,他就凝神注视着家乡美丽的山水,他多想把他画下来呀!一天,他随意在习字的本子上画了几笔,一幅生动飘逸的画面呈现在眼前。他越看越高兴,从此,他每天不是写字就是画画。没有画纸就用自己和哥哥弟弟多年的课本封面来画,这一画就是两年。
  
  父亲问他:“社祥呀,你天天写写画画的,能当饭吃还是能当衣穿呀?”他不语,仍然每天坚持绘画写生。父亲不知,他心中已萌生了一个大胆而绮丽的梦想:当画家!
  
  1993年的一天,沈社祥从自己的绘画作品中挑了几幅拿到县残联。县残联的领导看后,对他的绘画技巧大加赞赏。鼓动他去考武汉一大学正在招收的特教生。沈社祥高兴地报了名,由于家乡地处偏远,等他收到通知时,考试时间早已过了。
  
  卖掉房屋
  
  毅然踏上求学路
  
  1994年4月,通过努力,沈社祥成为县残联服务公司的一名推销员。每天一大早,他扛着百货赶车到乡场,晚上又扛着货赶车回县城。在乡场上,没人买货时,他就坐在摊子前画画。一个月后,领导考虑他搬运货物不方便,就让他到冷水乡的场镇守门市部。在那里的一年时间里,他认识了一农村女青年,并很快与她相恋结婚。从此,他将门市部交给妻子管理,自己仍然坚持练画,小日子过得十分和美。
  
  谁知好景不长。1995年8月的一天,沈社祥去单位结账时,公司财务人员对他说:“你还差4万元的货款呢!”
  
  “什么,差4万元。每次我都是交清了呀?”沈社祥很不解地问。
  
  “你交给谁的?”
  
  “我交给经理的。”
  
  “经理没有来销账,账还得算在你头上。”
  
  财务人员的行为让沈社祥很生气,他马上去找经理,然而经理却不认账。沈社祥简直欲哭无泪!因找不出依据,公司很快将所剩货物全部拉走。一时间,沈社祥夫妻俩的生活陷入困境。妻子不堪其苦,在家呆了一年后,丢下刚出生不久的女儿娇娇外出广州打工去了。
  
  此时,做了父亲的沈社祥真正感到生活的沉重。夜深人静,他一次次问自己:“将来怎么办?真的能靠绘画求生么?”反反复复想了许久,他决定再搏一次。他收好画笔来到贵阳,想走卖画求生之路。在贵阳的画廊里,他看到了自己作品的拙劣,转了两天准备打道回府。就在他路过人民广场时,看见广场一角摆满炭精画,看着那些逼真的人像,他久久不愿离去。一打听,画一张那种像收费50元,他大吃一惊:就算一天50元,一月就是1500,一笔可观的收入呀!
  
  看到了绘画的希望,回到家的沈社祥决定开店卖画。一番深思熟虑后,他决定卖掉父母给他的老木屋,到贵阳拜师学艺。
  
  “你疯了哟!把房子卖了去学画?到时画没学成,房子也没住的了,怎么办呀?”父亲听了他的打算,坚决不同意。
  
  见他执意要卖掉房子外出学艺,母亲抹着泪去找他哥哥商量,要他哥哥先买下他的房子,他若将来有钱了,再从哥哥手里买回来。就这样,他将自己惟一的家产以6000元卖给了哥哥。
  
  1996年,沈社祥揣着6000元钱,带着女儿娇娇来到贵阳。
  
  然而,当他向那画师提出拜师学艺时,那画师看着他那光秃秃的手腕说:“学艺可以,先交两万元学费。”
  
  沈社祥愣住了,去哪里找两万元钱呢?希望又一次落空。走投无路之际,一个朋友提出与他合股养鸡,劝他“等赚钱了再去学艺”。于是,他们买了3000多只鸡,在贵阳郊区办起了养鸡场。每天,他早早起床,将鸡喂好后,把还不能走路的女儿喂饱,用砖头圈在养鸡场一角,就赶到人民广场,躲在一个角落偷偷学画师绘画。上午11点,又赶回鸡场喂鸡。许多时候,他回到鸡场时,见女儿已带着一脸泪水睡去,睡梦中仍止不住伤心。他抱起女儿,泪水默默地流了一脸。但是为了尽快地学会炭精画,早日开店卖画赚钱,让女儿过上安稳的日子,他硬着心肠,简单弄些东西吃了,又赶到人民广场偷学技艺。
  
  一天,他从广场回家,见几只鸡莫名其妙地死了。他想可能是自己忘了给水,渴死的。哪知第二天一早死了一大片。他慌了神,忙找朋友,朋友说是鸡瘟。由于没有及时控制,3000多只鸡竟死了近2000只!赶紧把所剩的1000多只鸡卖了,才算收回一些本钱。
  
  没了钱,拜师学艺的打算彻底落空了。他整天在贵阳大街小巷游荡仍找不到一份事做。一天,他从贵州大学艺术系的大门前走过,因为好奇走进校园,看见许多学生在写生,他好生羡慕。第二天,他壮着胆子来到贵州大学学生处,向学校领导说明了自己的情况。校领导被他的精神所感动,免费录取他为艺术系的旁听生。回到朋友的住处,他高兴得手舞足蹈。女儿见他疯狂的样子,吓得哇哇大哭。于是,他就将女儿送回老家父母照看,自己来到贵大学习绘画。
  
  贵大两年,虽然生活艰苦,但他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因为他终于进了大学校门,系统地学习绘画技巧。别的学生一天吃三餐,他吃两餐,常常是两个馒头填饱肚子了事。课余时间,他就去做家教,挣钱寄给父母帮他养育女儿。
  
  白手起家
  
  秃手绘出100万人生
  
  1998年7月,沈社祥从贵州大学艺术系毕业后,回家时,在冷水乡场上遇见前来赶场的父亲。日渐苍老的父亲提着一只母鸡,正呆呆地站在鸡行里等买主,他禁不住泪水潸潸地往下掉。父亲说:“娇娇病了,家里没钱买药,才把下蛋母鸡捉来卖。”沈社祥问清女儿只是一般的感冒后,要父亲别再卖鸡了,留着下蛋挣盐巴钱。他用身上仅有的一块五角钱给女儿买了药。回到家时,女儿已认不得他了。看着父母日渐苍老的身影,看着缺少母爱的女儿孤苦伶丁的样子,沈社祥心如刀绞。
  
  第二天一早,他就步行到乌罗镇,找一个做生意的朋友借了100元,买了些画和纸,在朋友帮助下,赊了一间门面。
  
  5天后,他的画室开业了。听说他画的像比相片还逼真,赶场的人们看了看他那双没手掌的手,不相信:“手掌都没有,还能画得比相片还逼真?吹牛!”
  
  几天过去了,没有一人愿请他画像。沈社祥守着冷清的店子,心急如焚。一天,他看见房东家挂有一张老人像,就说免费帮他画。房东说那是他母亲的像,正想拿到照相馆放大哩。他花了一个晚上就将那老人的像画出来了。房东见了,惊叹不已,连声问他是怎么画的,真的比相片还生动。赶场天,他向房东请求,希望借他母亲的画像做一下广告。房东爽快地答应了。他把老人的照片和画像同时摆在门口的大街上,赶场的人见了,疑惑地问房东:真是他画的?房东说:“那还有假,他一个晚上就画好了!”
  
  一个老人挤过人群说:“我没有照片,能看着我这人画么?”
  
  “行,只是耽搁你一段时间。”沈社祥让老人坐好后,就用两只光秃秃的手腕夹着笔在画夹上画起来。只见他几笔一勾画,老人的神态就跃然纸上。顿时,赶场的人都围过来看热闹,把他的店面围得水泄不通。
  
  很快,“无掌画家”沈社祥的消息在方圆数百里传开了。最初,他每张画收20元。后来涨到25元、30元,前来找他画像的人仍然络绎不绝。第一个月,他就收入1000多元。一年后,他已有了3万多元的积蓄。他再次来到贵阳拜师学艺。在人民广场,他找到当年的那位画师,诚诚恳恳地提出拜他为师,并当场把2万元学费递给他。画师无论如何也不肯收那学费。他说:“当初是看见你双手残疾,以为你学画是一时心血来潮,我就有意抬高学费,好让你死心。”
  
  两个月后,他再回到乌罗重新开店时,朋友见了他画的作品果然进步不小。“哪里不一样?”他问朋友。“说不清楚,总感觉现在画的人表情要生动一些。”朋友端详着面前的一幅画说道。很快,他的名声传开了,有的人为了请他画像,特意赶几十里路来到乌罗。
  
  两年后,沈社祥就挣了10多万元,同时招收了10个学生。他到贵阳拜谢画师。画师问起他生意上的事,他说每月可挣四五千。画师说,你不如来贵阳,保证你一月轻松挣一万元。在画师的启发下,他将乌罗的画店让一个学生管理,自己在贵阳另开一画店,果然生意火爆。
  
  随后,沈社祥考察了铜仁炭精画市场,发现铜仁炭精画店的画师虽然技术不怎么好,生意特别红火,他敏锐地感到铜仁炭精画市场潜力很大。于是,他将贵阳的画店交给另一学生打理,自己来到铜仁又开了家分店。
  
  短短几年时间,沈社祥已在贵阳、铜仁和湖南的怀化、吉首、凤凰以及重庆的秀山等地开起了分店。从苦难中走过来的沈社祥由于对人诚恳,对学生毫不保守,培养了一大批有志于炭精画的学生。而今的沈社祥走出山乡,走过贫穷,已安居铜仁,拥有上百万的家产,成了真正的城市人。
  
  谈起10多年来的感受,沈社祥说:“每当遇到困难时,就会想起当年自己在昏迷中,用那双血肉模糊的秃手爬上10米悬崖的一幕。我相信人的力量是无穷的,只要充满信心,没有实现不了的理想,世上没有趟不过去的河!”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贵州炭画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CCPW)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