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第一门户-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中国月份牌
01月02日

杨太守:月份牌年画创作中“擦炭造型”之铺垫


分类:学友园 | 超过 人围观

擦炭效果的理解,充分地交织在擦笔设色技法中,我们不妨从擦炭铺垫运作过程来领悟。
  
  人物是月份牌年画艺术表现的主要对象,头部则是传神达意关键部位,故而擦炭一般情形,先从头部擦起,手及裸露部分次之,接着衣服亦要擦,只是程度、方法因人而异。动物、植物擦与否及道具、背景则根据画家自己的画法、习惯裁定,无须囿于程式。
  
  在擦炭之前先让我们洗耳恭听月份牌年画前辈和盘托出的关于人物用光、擦炭的经验之谈。金梅生曾云:“我一般都是运用正面光来处理人物,很少用轮廓光、顶光、背景光。同样处理人物面部五官的投影,也是各人不尽相同,如画小孩,我就把鼻端、下唇、下巴的投影减弱,不致去破坏小孩天真圆润的形象。古代仕女更要减弱,甚至可以不去表现这些东西。光线处理是根据画面的需要,或加强、或减弱。’”炭粉打素描底子是作画的第一步,人物是非擦不可的,如果分面来擦,甚至连反光亦非要交代。全部按素描要求强调明暗关系,一只手白,一只手黑,群众不习惯。”李慕白亦云:“人物的造型不太强调侧光或逆光,通常以暗部和亮部三七开来处理。光线的角度为45度为好,不至于投影过分浓重。另外一种光线是二面都罩上一些光,不要一面有光,一面无光,这样是不符合群众的欣赏习惯的。”
  
  “月份牌年画的第一步是擦粉打素描底子的特殊画法。擦得好坏是关系到下一步的重要步骤,如何掌握擦的程度又是直接影响整个画面的素描关系,其中涉及到纸张的性能和擦的技巧。一般在脸部的上粉不宜过多过重,比较重的只能在明暗交界处和下巴的投影处。我除了头发是大把大把的粉往上擦外,画到眼睛,则擦得很小心,擦得很淡,只有中间一点黑的。擦的技巧高低在于分面来擦,而不能为表现圆润而左右逢‘圆’。”
  
  擦头部一般从眼睛、鼻孔、嘴角等最暗的小面积的部位着手,逐渐扩展开去,画眼眶、眉弓、鼻翼、嘴唇、耳朵等,再换用较大一些的笔去擦额、颧、颊、腮、颏、发等。擦头部时,其轮廓、结构、立体感、质感和神态都应在擦好炭精粉后表现出来,并皆显得柔和滋润,无不匀净之感。现分述于次。
  
  眼的表现:
  
  眼,是心灵的窗户,历代诗人、文学家对眼有过许多精彩的描写,中国古代画家亦谓之传神写照全在阿堵(即眼睛)中,可见眼画好了就能带来活生生的神气。眼神的变化是极为丰富和微妙的,喜怒哀乐无不形于色,即便非常隐晦、含蓄的心理。亦会从眼神中流露出来,这有时是一瞬间的,一旦在画中表现出来,就会给作品带来极大的魅力。
  
  擦眼部不仅要擦出眼皮的质感和眼部的结构,尤应以画龙点睛之擦炭技巧以形取神,有时看来形对了。但仍不见神,或神气不对,这是为什么?这就是方法和技巧问题。就是写形时要结合着神态来观察与用笔,要善于把握人物情感的演变和突变。眼睛的传情不单是靠轮廓的准确,还须注意眼的微妙色差和虚实深浅变化,所以擦眼睛不能孤立地擦好一只再擦另一只眼,这样两眼会因时差而出现形、色、虚实的差异,就会出现眼的表现差异和失真。所以擦眼睛必须两眼交叉着同时擦,特别是留高光,必须一致,才能眼神一致、表情一致。擦眼珠时除瞳仁部分之外不应擦得太黑,反光部分更须留待色彩表现。
  
  眉的表现:
  
  人说“眉开眼笑”,可见眼睛的表现不是孤立的,眉眼之间形成协调与相关的表情,如“眉头一皱,计上心头”、“扬眉吐气”、“眉飞色舞”等,以眉的动态来说明人的心态与表情。可见眉的活动与长相,对塑造人物形象有着紧密关系。擦炭时。要根据人物表情的特征和眉眼的形态与位置,须先将眉头、鼻根与内眼角三者之间的深凹部分处理好,形成眉弓与眼窝的关系后再从眉头开始,绕眉弓的曲线向外侧擦。当然不是先擦好眼再擦眉,这又把眼与眉孤立起来擦了,眉与眼应整体观察与表现、交替进行才能统一于特定的表情。
  
  眉可分眉头、眉心、眉梢三节和上下两面,它沿眉弓而微带弧形生长。眉长的走势与坡度上下不同;头、心、梢不同,每个人的眉毛长相亦各异,有成“一”字形,有成“八”字形和“反八字”形的。擦时不要由于眉毛的边缘虚淡不齐,而忽略它的基本形状,同时亦应将眉毛擦得淡些浑些,具体刻画留待色彩来充实。
  
  鼻的表现:
  
  擦鼻部一般先擦鼻孔,但应注意。鼻孔虽较黑,但它总是处于鼻底那个面上,在视觉上清楚、实在的程度,不会超过鼻尖的面。面部任何表情鼻都参与,人在厌恶和愤怒、悲痛和哭泣、鄙视和愁苦的时候,常是紧锁眉头,同时鼻肌向上收缩,将鼻翼向外扩展和向上提,并会微微弹动,面部即刻出现一种冲动、紧张、坚毅。甚至凶、猛的神态与形象。
  
  在形象特征上,鼻子几乎与眼睛有同等显要的位置,画正面像时,鼻子的中线就是面部的中线,鼻柱的长短构成面部的舒展与局促,鼻柱与鼻尖的高光给面部增添醒目的效果与体感。鼻头与鼻翼,圆而带有棱角,有形有特征,不可概念地擦成圆球形,鼻头上的高光能表现光感而起到提神作用,擦时要留出。鼻的底部和侧面,是表现鼻的高度与体积的,要擦得肯定,但要注意与面颊的柔和过渡。
  
  口的表现:
  
  口部为脸部第二个表情中心,是形象美的重要因素之一。在表现方面,口总是和眉眼一致的,张口的大小和闭口的松紧、露齿的多少,都直接关系到形象与表情,甚至透溢出一个人的文化素质。张大的嘴,表情是强烈而明显的,闭紧的嘴,表情则细腻较难画。嘴的表情一般表现在口角和唇节的松紧,因此擦嘴裂线十分精巧地结合表情,一线之差,就会产生截然不同的表情。擦嘴首先要抓住三点、三线,再次是嘴角与皮肤折痕的阴影构成。嘴角为两点,第三点是上唇节与下唇相扣的点;一线是嘴裂线,它体现上下唇的开合动态;另二线是上下唇外边一条柔和的边缘线,这三点三线就基本能隐现嘴的形态与表情了。为了保持嘴唇湿润鲜艳的特点,擦炭时只在口角和嘴缝处擦实,上下唇边线变化微妙,擦得较松且淡,虚实有致,使之融合于着色时的光与色中,予人浑厚与灵巧感。
  
  耳的表现:
  
  耳虽无表情,但呈椭圆或三角形等不同类型的耳轮。圆里带方的富有弹性的线条,在人物头像塑造中亦起着使形象完整的作用。佛教把如来佛等塑造成两耳垂肩以为美和福分的象征,体现着人们对耳的美学理解。擦耳朵,要根据角度、光线,适可而止。比如擦正面头像,耳朵由于在脸的后边,可擦虚一些,若画侧面头像,由于耳朵离视觉较近,则擦实一些,处于背光部分虚一些,受光部分则实一些。总之擦耳朵不能擦得跳出来,亦不能擦得贴在脸上。
  
  额、颧、腮、颏等处的表现:
  
  额的表层在外观上没有很多东西,在正面光下,明暗色调较接近。其实,前额的大小、宽窄、形状不但因人而异,就是向前突出的程度亦各有差别,这些对于一个人的相貌特点是有很大关系的。额部的前额肌的动作是把眉毛向上吊,皱缩时使额部构成横纹,由于额部肌肉又薄又少,要擦出骨骼形状和起伏,擦时既轻又要肯定,注意与眼、眉的虚实变化。
  
  颧、腮、颏等处直接影响着头部下半部的立体感及一个人的脸型和表情。在外观上起伏较多,干瘦的人或肌肉发达的人,起伏明显,几个面及其衔接容易看得清;圆脸或肌肉不发达,皮下脂肪多的人,特别是胖娃娃的苹果脸,衔接面的形状就浑融,擦时,既要表现圆润的效果。亦要注意体面,不能擦得像皮球或一团棉花。总之。由于年龄、性别、胖瘦等不同情况,这几部分体面变化各异,故擦时着重于明暗交界线,将其衔接起来,擦青年妇女、儿童,不能擦得太空,擦老年人,不能擦得太乱。
  
  头发的表现:
  
  头发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人物的年龄、性格、性别、社会属性、修养以及民族时尚,能增强人物画意与风采,与人物形象塑造的典型性、个性、时代感相关联。
  
  头发有疏密、黑白、软硬,长短、曲直、蓬松和光滑等类型。不论怎样,都各有其基本形状和体积。头发即便比较厚,但总要受脑颅形状的制约。有其相应的大面。当然,由于头发多是深色而蓬松,几个大面的色调区别不大,加之弯曲自如,在区分大面界限时往往不易。所以常待脸部其他部位擦完后再专门擦。擦前应将头发结构来龙去脉加以分析,尤其是女性发型式样变化很多。抓住大的转折处,有些弯曲的发卷。则抓住主要的几束。擦时宜用较大的擦笔。先擦出大面的形和整体关系,再去擦重要转折,其转折面往往有高光及反光,色调较浅,一束束发丝或投影,可用较小的擦笔顺着发丝方向一笔笔去擦,边擦边注意头发的体积和效果。
  
  头发的质感,除体现于色调关系、笔触的疏密、转折面的处理诸因素,其边缘的虚实亦有很大的作用,一般情形,在处理发际与皮肤间的过渡关系时,其边缘线擦得较模糊,但毛发蓬松,参差不齐的,其边线较虚;粗硬紧密的,其边缘则相对实些。额前的留海和耳边的鬓发则擦得虚些,呈轻柔飘逸之动感。头发与背景交接处则有意识地擦得更虚。
  
  手的表现:
  
  俄罗斯画家列宾说:“手是人的第二张脸。”十分形象地说明了手式在绘画中的意义和作用,不仅可以体现出人物的年龄、性别、职业、体壮与体弱的差异,亦可通过一定的动作或姿势表达某种情绪和意向,手的动态变化很灵活,掌指关节多,可动性大,任何一指的任何关节,只要稍加运动。便影响整个手的外形以及它与各局部间的关系。加之透视变化,故人们喟叹“画人难画手”。因此,在一幅画上,要正确的、有意识的擦出一只表达思想感情和内心语言的手来,实非易事,因为这只手,蕴含着作者的解剖结构知识、生活知识和对人物内心的理解。
  
  擦炭时除表达出其表情手式,亦要擦出其个性特质,如手掌的薄厚、宽窄,手指关节的大小、突出程度,手指的长短、粗细、手指头的尖钝、方圓,手表皮的细嫩、粗糙,皮下脂肪的丰满与干瘪,静脉血管的清晰程度等不同的“形象”。
  
  衣服的表现:
  
  擦衣眼亦应从明暗交界线开始,可以用画交叉的短直线的方式来擦.擦衣服要服从人体结构,衣服覆于人体外表,受到人体结构、运动的影响,尤其是关节处,稍长、稍短、稍上、稍下都将严重影响人体结构的准确性。擦衣服重要的是在于衣纹。常见的衣纹有挤纹、拉纹、挂纹、绞纹和飘纹等。挤是两力相对作用而成,常见于肘、膝部和腰等处,其特征纹为褶叠状;挤纹的另一端必然有延展而呈放射状的拉纹;紧身衣服在两个反向力的作用时,如手臂或腰部的扭转会产生绞纹。其纹随扭转方向呈长的螺旋状纹,很能体现动作特点;宽松的衣服多挂纹。我国古代服饰中甚多见;飘纹则多为质料轻薄的衣服被风吹动或快速动作时才产生,一般呈波浪或弧形,颇具动感。擦衣服亦要关注衣服的质感,衣服质料的不同,直接影响衣纹的形状,各呈特点,如丝绸等质薄的衣服,衣纹多而密,麻布、帆布等质硬的衣纹多折线、直线,纹也短,质软的纹长并多曲线或圆线,呢绒等衣服。其纹少而挺。各种不同质料在表现形式上是大不相同,这就需要多加观察,在擦炭精粉时将其表现出来。擦衣服还要顾及衣服的色彩,深衣服不妨擦得深些,淡色眼切不可擦得过深,所以在擦时对衣服的色彩需做到心中有数。衣服的花纹可不必擦,待上色时去解决。擦衣纹要有取舍,对于那些对表现形体结构和衣服质感没有意义的琐碎的细线要尽量减少。甚至可以全部省掉。
  
  动物、植物、道具、背景的处理:
  
  一般情况。这几部分少擦炭精粉,有时酌情而定,如动物在近景呈现,如马匹、小猫、梅花鹿等,应把它们的结构和皮毛的质感都擦出来,亦应着重于明暗交界线。皮毛等受光蓬松的感觉,不妨借着软橡皮之助,轻轻地拭揩出来。能得到事半功倍的表现。如道具配衬于近景,如仕女画中的乐器、屏风、博古架、花几、盆景、花瓶等若深色调,亦需擦一些,背景中如有人物则少擦或略擦淡些。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中国月份牌 年画创作 擦炭造型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