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 RSS订阅 | 手机阅读 | 申请会员 | 培训教材 炭精画第一门户-为中国炭精画爱好者提供全方位服务!
当前位置:画原点 - 画之声
07月30日

凤凰网:一幅百万名画的前世今生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凤凰网讯(记者 徐丽梅)“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一幅《记忆与失忆》,不过是一米见方的油画,它的历史,却折射出一段当代艺术市场发展的影像和历史,以及艺术家本人的心路历程。
  
  花开有缘时
  
  2001年底,44岁的张晓刚开始探索关于“记忆与失忆”的问题,他给一些艺术圈的朋友写信,论述关于“记忆与失忆”的基本想法。第二年,他开始创作《记忆与失忆》系列作品,它们延续了《大家庭》、《血缘》等系列的脉络,探讨新旧时代交替下人们面对过去与未来所产生的种种矛盾。
  
  在《大家庭》、《血缘》系列中,张晓刚以中国生活中常见的家庭合影或个人登记照为素材,描绘出一批木然、死寂而又标致的人像,他(她)们中性、无个性。从衣着、发式、佩饰等均可见出20世纪50至70年代中国社会生活的痕迹。这些人像不仅在装束和表情上与观众保持着历史的距离,而且以一种具有穿透力的目光顽强地注视着我们,试图触动我们深藏于内心的伤痕。而《记忆与失忆》系列,表现手法相同,主角则是一个女孩。
  
  这些画的背景是含混、暧昧的,突如其来的光斑是异样、魔咒式的,张晓刚把最市俗的炭精画像技法作了有意思的转换,通过画面上的揉擦,创造了特殊的视觉效果,一种灰蒙蒙的质地感,仿佛是历史灰尘永远笼罩着整个画面。
  
  “历史”与“记忆”一直是张晓刚最关注的创作主题。著名艺术评论家栗宪庭认为,张晓刚的绘画关注人的历史性问题,他用灰色雕像一样的老照片将一个时代浓缩在画布之上。张晓刚的经历十分典型地见证了中国当代所有社会变革,是“当代美术史的缩影”。他是中国最有代表性的当代艺术家,他对当代艺术的主要贡献在于,提供了一种独一无二的艺术表现手法。
  
  “我感兴趣的是历史与现实的沟通,个人与社会的关系。我从来不画现代社会,我要表现的是同时代人的内心感受。我喜欢那些社会与人面对过去的种种矛盾——艺术不是用来预见未来,它是生活历程的一个记录。”他这样总结自己的艺术观念。他说自己的创作速度很慢,必须等各种机缘成熟、感觉很强烈的时候才开始动手,因此,有的素材可能要放上10年。
  
  不过,张晓刚从1994年推出的《大家庭》、《血缘》系列,刚开始并不被国内的评论界看好,因为形式比较呆板,与他以前作品的风格完全不同。甚至当时有些很敏锐的艺术评论家都对这一系列作品提出了批评。直到其中四幅参加了巴西“第22届圣保罗双年展”,在该展获铜质奖,《大家庭》、《血缘》系列才逐渐被国内的评论界和收藏家认可。
  
  相比之下,《记忆与失忆》系列作品所受到的“待遇”都好得多——作为这一时期张晓刚的重要作品,2003年,它们分别被带去参加了在韩国首尔和法国巴黎举办的重要个展。同时,其中一幅作品还参加了在法国巴黎非洲博物馆举办的“东方暨白——中国绘画一百年”展览。
  
  花落有缘人
  
  《记忆与失忆》系列,刚刚创作出来便陆续被各路买家订购。2004年,一幅《记忆与失忆》NO。26已经挂在北京的收藏家刘兰女士的客厅里,成为她最钟爱的藏品之一。
  
  刘兰收藏了几十件重要的中国当代艺术精品,包括方力均、岳敏君、王庆松、曾梵志、洪浩、刘野、丁乙等著名艺术家的重要作品,既有油画、版画、照片,也有雕塑和影像作品。为了妥善保存这些珍贵的藏品,她在家里专门设置了一个小仓库。她有自己独特的收藏体系和风格,因而,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的一位重要收藏家。她收藏最多的是张晓刚的一些重要作品,如《戴红领巾的女孩》、《父亲与女儿》、《天安[0。00%]门二号》、《风景2007》等。
  
  刘兰认识张晓刚是在2002年的一次展览上。“那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他给我留下了很深刻、很好的印象,感觉很投缘。后来,我也常去他的画室,在现场欣赏他的作品。那时他已经开始创作《记忆与失忆》系列作品了,我很喜欢那种风格。不过,那些作品已经‘名花有主’、早被别的藏家订了。”她回忆,那段时间,一有空她就会仔细阅读所有关于张晓刚成长、创作及其作品的书和画册,在全面了解了他的作品和人之后,就感觉一定要拥有一件他的作品。
  
  2004年初,在程昕东画廊开业酒会及展览上,刘兰发现了张晓刚的《记忆与失忆》NO。26,“和当时的其他展品相比,它不算是一幅大尺寸的作品,并且,挂在一进门右手边的角落里,一点也不起眼。开始我没注意到这幅画,但等我在整个画廊里转了一圈看到它时,它就像磁铁一样,一下就把我牢牢吸引住啦!作品所表现出的那种人内心的忧伤与无奈,很具有冲击力,深深地感动了我。我站在这幅画前,再没离开。当场,我就跟画廊主人程昕东以及张晓刚本人谈了购买的细节。展览结束后的几天,它就被运到了我家里。”刘兰说,因为早就认识张晓刚本人,对他过去的作品也很了解,收藏他的作品是瓜熟蒂落、很自然的,而非一时冲动。
  
  这是刘兰第一次收藏张晓刚的作品,“我觉得,他的作品很有力量,有深刻的思想内涵,有一种气场,能够拨动我神经里的那种痛。那是一种藏在思想深处的、是对生命的理解、对生活的认识过程中的无奈、恐惧和无助感。”
  
  那时,张晓刚的作品价位在两三万美元,她买这幅画花了三万美元。不过,当时,由于当代艺术还不是市场的主流,没有被广泛认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花两、三万美元买一幅油画,似乎还是太奢侈,有乱花钱的嫌疑。因而,她对家里人善意地隐瞒了其真实的价格,声称只有几千美元而已。“我也是希望不要让价格干扰了家人的注意力,希望他们关注作品本身。”
  
  随后的几天,她发现,丈夫和母亲都很喜欢这幅画,不时地围着它走来走去,从各个角度欣赏它,还不时地谈论这幅画,“这说明,作品本身打动了他们,对他们产生了很大的影响。我内心不禁产生了一种成就感。”她笑着说,直到2006年,张晓刚的作品在拍卖会上飙升到近百万美元的天价后,她才敢把买这幅画的真实成本告诉家里人,尽管家人承认这是一次很成功的收藏,但这个价钱还是把他们吓了一跳。
  
  身价飞涨——成为天价的代名词
  
  2002年至2004年间,张晓刚已经蜚声海内外,作为一位优秀的、在国内成名很早、在国际上已经举办过多次展览的艺术家,他的作品一直是供不应求,喜欢他作品的人群非常广泛。但那时中国的当代艺术市场还没有什么起色,他当时的身价,也只是3万美元。
  
  无论是张晓刚本人,还是收藏家刘兰,都万万没料到,2005年,国内的当代艺术市场开始第一轮爆发。张晓刚的身价也开始飞涨,曾经售价三四万美元的作品涨到了100多万美元。
  
  2006年3月,纽约苏富比拍卖会上,他的《大家庭:同志第120号》以97万美元的高价被一位新加坡收藏家买走,首次突破百万(人民币)大关,成为中国当代艺术第一个“百万纪录”。
  
  “那次苏富比拍卖会,我就在现场,张晓刚这幅作品拍出了天价时,我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他,当时他在云南,他的第一反应就是‘疯掉了/”现在画廊的老板黄燎原对这次拍卖记忆犹新,“这个价钱比苏富比最初的估价高两倍多。在现场可以感受到那种热烈的气氛,以及市场对于新热点的强烈关注。”
  
  黄燎原说,“我认为,《大家庭》系列作品表现了一个年代中国人的集体记忆,表现了那个千人一面、万众一心的时代。它的形式很直接,画面就像照片,但是表达又很含蓄——把笔锋都藏了起来,因为中国人传统的情感表达方式就是很含蓄的。”
  
  同年6月,《记忆与失忆》NO。5在保利春拍的成交价为154万元,比三年前刚刚创作时涨了六倍!评论家认为,中国在这一时期的封闭和迥异于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的特质,使境外收藏家们争相收购艺术家们表现这一时期的作品。
  
  2007年,还是在纽约苏富比拍卖上,张晓刚的两幅作品价格甚至突破了2000万元。张晓刚从1994年嘉德拍出第一幅作品25300元,迄今为止共拍出208件,成交率85%,可见其作品备受推崇、热捧。
  
  一位藏家回忆,在市场最好的那两年,人们就像疯了一样,在2007年巴塞尔艺术博览会上,来自世界各地的收藏家像抢购大米一样地抢购那些单价为几百万美元的艺术品。
  
  从这一轮高潮开始,方力钧、岳敏君、王广义的作品价格也不断飙升,纷纷突破百万大关,加上张晓刚,这“四大天王”的拍卖价在短短的五六年时间里劲升超过100倍,制造了中国当代艺术的世界性神话。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凤凰网 百万名画 炭精画艺术 
07月30日

《海口晚报》:守候在海口骑楼老街下的炭画世家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海口晚报讯(记者 陈元才)“炭画为我们几代人提供了一门养家糊口的活儿,同时也凝聚着我们家族的心血。我们对这门手艺心存感激,希望这门手艺能得到认可和保护,更好地为社会服务。”韩翠琼说,“炭画是一门手工艺术,而那些冲印复印产品只是一项技术,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如今,骑楼老街开始全面地整治和保护,将会建设成为具有海口风情的特色小街。这个消息,似乎给这个正处于困境中的炭画世家带来一线希望。“我们听到这消息很兴奋,”韩翠琼说,“我们目前最大的愿望就是,以后能在骑楼特色小街里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卖画空间。”
  
  “如果骑楼老街真的开发成为特色的旅游步行街,我们的现状可能会有所改变,我们就专为那些来海口旅游的游客画肖像,应该会有很多游客喜欢。以前经常碰到这样的事情,不少年轻游客看到我们的画后,非常感兴趣,尤其是外国朋友。”韩翠琼说。
  
  相关链接:
  
  炭精画是中国古老的民间艺术,又名炭画,是绘画艺术的一个小支流。炭精绘画艺术是一门能真实反映作品对象的独特艺术,尤以其特有的形象真实准确,光线自然柔和、层次分明、立体感强等优点而独为一体。炭精画是以炭精粉作为颜料,以擦笔、药棉、橡皮等为绘画工具的一种特殊民间绘画形式。不管是残缺破损的画像,还是变色模糊的照片,只要是经过炭精画艺术的加工处理,便能修复、还原。这些特点都是其他绘画艺术和摄影艺术无法比拟的。也正是这些因素,赋予了炭精画这一艺术的实用性和艺术性。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海口炭精画 炭精画像馆 海南炭精画 
07月29日

黄河新闻网:农民杨创业手绘名人炭精像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黄河新闻网讯(记者 史云平)日前,记者来到稷山县稷峰镇阳史村,在农民杨创业的家中,挂着手绘的历代国家领袖、十大元帅等名人炭精画品。
  
  今年62岁的杨创业,20岁自学炭精画艺术,后多次在运城、河津、新绛等地拜求名师学习绘画,多年来在本县、乡宁县、吉县、河津等地为老人画遗像五千余幅。自学成才后,他吃米不忘种谷人,对历代的国家领袖人物倍爱有加,绘制这些名人画像是他的拿手好戏。他赠送给亲朋好友的作品都说有收藏价值,听到这些话更激励他将这一爱好坚持到底。
  
  从学画至今,四十多年的绘画之路,虽然道路艰难,个中滋味一言难尽,但是作为一名农民绘画爱好者,杨创业深知学海无涯,在绘画道路上,继续一往无前,勇攀高峰,是他一生的奋斗目标。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精画像 炭精画新闻 
07月29日

嘉图网:杨林画像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嘉图网讯(记者 柳淑艳)五六十年代,嘉兴市井里头专以为人画像为生的有杨林、江春帆和一位姓朱的老先生。这三位之外,还有一位以"剪影"(民间艺术,根据人的五官特征,用剪刀在一张黑纸上剪出头像侧影)糊口的王先生。我见到王先生在街头卖艺时,张家弄已拓宽变成勤俭路,他住在光明糖果店隔壁,每天在家门口摆一只骨牌凳,凳上放一把剪刀一叠纸,还有一个小镜框,里面夹一张颜色发黄的"营业登记证",发证年月是"中华民国×年×月×日",营业地点是"上海大世界游艺场",营业项目是"剪影"。这张"营业登记证"告诉人,王先生曾经是旧上海大世界游艺场的一位艺人。
  
  王先生坐在骨牌凳旁边一把小竹椅上。坐姿是蜷缩的,脸上没有笑容。王先生的生意应该说还可以,他所在的地段是旧嘉兴城区的闹市口,过往的人多,出于好奇请他剪影的人也有不少。有时,骨牌凳前围了一小堆人,看他献艺,响起"啧啧"的赞叹声。王先生没有任何反应,两只眼睛紧盯着手中那把光泽灰黯但还锋利的剪刀,偶尔撩一撩眼皮,闪出一点光亮,那是在"捕捉"对方的脸部特征。待"剪影"完毕,用一张小白纸片衬垫好,成为一种艺术品后,王先生才一手交货一手接钱,钱是二毛角票,有些抖颤地塞在那个小镜框下面。
  
  没有人光顾时,王先生总是蜷缩,脸上表情木然。他的手指细长,右手的姆指、食指和中指上有很硬的指茧。
  
  同样在市井里卖艺,杨林比王先生就"阔气"多了,杨林先生有"画室",在香花桥堍。我最早知道电影明星赵丹、白杨、王丹凤、秦怡、孙道临等,并熟悉他们的长相不是在电影上,而是在杨林先生的"画室"里。杨林的"画室"不大,顶多六七个平方,是人家的楼梯间。他的画桌一半伸出在门外,幸好有屋檐可遮蔽风雨。那些电影明星肖像,他用一根绳子串起来挂在低矮的屋檐下,走过香花桥的人都可以看到赵丹、孙道临们的英俊潇洒和白杨、王丹凤们的妩媚美艳。这是兜揽生意的"广告"。
  
  杨林先生画肖像的工具是炭精条、九宫格、放大镜。放大镜固定在一个细小的三角架上,底下是一块画了九宫格的玻璃板,玻璃板下是一二寸大小的照片,画肖像时在同样打了九宫格的铅画纸上依照照片上的九宫格放大。杨林先生低头画肖像时,有一点像使用显微镜的科研工作者。他中等身材,脸色棕黄,皱纹很粗深,额头很高,发型是梳理成香蕉式的,说话带上海口音。画肖像的主顾大多是乡下人,也有城市里人,都是上了年纪的。他们是来为去世的亲人画"遗容"的,那时照相术不像现在这么先进,没有底片光凭照片,一二寸大小的照片无法放大到十二寸甚至更大些的。因此,用炭精条、九宫格、放大镜画的照片肖像很吃香,会这门手艺的人笃定有饭吃。但这门手艺,究根到底算不上是艺术,一般画家是不屑于此道的。除非为生活所迫,不得已才挟此小技而浪迹江湖。杨林先生的身世我不太清楚,但据钱东生先生告诉我,五十年代初,他和鲍慧和(丰子恺弟子)还有杨林三人,在人民公园举办过一次画展。钱展出的是水彩画,鲍是得到丰子恺真传且能够传承丰派漫画的漫画,而杨林先生在这次画展上展出的作品是油画,题材大多是江南水乡风景。
  
  这样看来,杨林先生大概也是一位嘉兴画家了。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画像 炭精画学校 嘉兴画像 嘉兴炭精画 
07月29日

《羊城晚报》:江门老街,最后的炭像师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彭宝仪在为父母亲画像

 

 

  羊城晚报讯(记者 闫阿莲)不久前,一位美国洛杉机华人返乡,经好友介绍来到江门一家老店,请63岁的彭宝仪画了10幅他家族先人的炭画。他家在开平碉楼内挂的先人炭像已放了一个多世纪,至今仍完好保留。现在家族在海外开枝散叶,他想将碉楼内先人的炭画请画师重新复制带到海外。
  
  彭宝仪的炭像铺位于江门市区老街新华路上,老街已失当年的熙攘,老店更显冷清。20来平方米的二楼老屋,墙上挂满彭宝仪画的共和国领袖们的炭像,炭像栩栩如生,令人感到庄重肃穆。江门五邑的华侨众多,炭像业一度红火。在上世纪20年代到90年代,仅新华路上炭像铺就有十多家。过去在五邑各地,炭像铺也比比皆是。但进入21世纪,炭像业受数码技术的冲击已一蹶不振。如今新华路上的炭像师只剩彭宝仪一人。
  
  将军后代以画谋生
  
  伴着战争硝烟在碉楼中出生。彭宝仪特殊的身世引起记者的兴趣。彭宝仪的父亲是我国著名爱国将领彭秋平。彭秋平1926年入黄埔军校。参加过中国国民党及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7年跟随叶剑英发动广州公社起义。1931年起在冯玉祥和吉鸿昌的统率下参加过抗日。彭宝仪从小在开平家乡的碉楼里长大。他的炭像画室用家乡的碉楼命名。
  
  彭师傅说,他与画画结缘已有50年了。他自幼喜欢绘画,十多岁起,开平家乡有老师画画,他就在旁边看;帮家里干完农活后,找来图片或人物肖像临摹,慢慢掌握了绘画技巧。1971年,他到海南下乡时画了第一幅自己创作的炭像画,从此每天都带上一盒画具、几张白纸、几幅炭像样板,到各村落的市场、街道摆摊画像,画真人,画相片,或到市民家中去画行动不方便的老人,早出晚归。“钱虽然不是很多,但是可以解决温饱问题”。后来他在现在的江门老街里开了这间画室。
  
  后继无人打算收山
  
  炭画是古老的民间艺术,只需炭粉、铅笔、毛扫就能画画。如果不受潮不被虫蛀,炭画可以保存100多年不褪色。彭师傅说,炭画很受老年人的喜爱。但随着数码技术的发展,炭画市场越来越窄。顾客也局限于老年人。老年人拿来的多是自己年轻或结婚时的照片,或在清明、重阳前后拿来先人的照片求炭画。尽管这样,顾客还是越来越少。十年前还每天有人光顾,现在有时一两个星期才画上一幅。一张炭画收入有200-500元,但一画就是几十个小时,很辛苦。近年有些青年找上门来拜师学艺,但都只是贵州、湖南的青年,江门本地一个也没有。
  
  彭宝仪祖上是开平塘口华侨。祖辈曾热心收藏中国历代陶器。彭定仪画室大大小小的陶瓷收藏有数十盒。彭宝仪说,他想收山了,收山之后专心代先辈管好留下的收藏品。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画 炭精像 炭精画人像 炭精肖像 江门炭精画 
07月29日

《台州日报》:照相机未普及前的九宫格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台州日报讯(记者 毛宇)“九宫格”是我国书法史上临帖写仿的一种界格,用以在练字时对照碑帖的字形和点画安排适当的部位,或用作字体的缩小与放大。九宫格相传为唐代书法家欧阳询所创制,为习字者掌握字的间架结构、重心和笔画的斜正疏密、气势等起到过不可磨灭的作用,向来为书法界所倚重。而温岭人把它用来当作画像的工具并把它的功效发挥到极致,恐怕是欧阳询先生始料不及的。
  
  在经济萧条、物资严重匮乏的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照相对于台州百姓尤其是来自农村的人家来说,是一项比较奢侈的消费,除了结婚、招工、参军和难得的“全家福”之外,许多人恐怕一辈子也没有照过几回相,即使照了相也不会轻易花钱将照片放大。一旦家中有人辞世需要摆设大照片祭奠用,便要找画师画大照片。这是因为找画师画大照片的好处有三,一是花费要比去照相馆便宜些;二是底片没有了或者坏了,或者照片已经破损不堪、照相馆无法重拍而画师能行;三是如果对象脸上有缺陷需要修正照相馆无能为力而画师可以做到。画像这个行当在当时虽然算不上热门,但比一般人的收入要高出不少,所以在各区镇都有好多职业画师出现。
  
  画像画像,必须要画得像,否则,客户便会紧捂口袋和你理论起来。其后果,轻者要你重新画过,重者则为你作“免费”广告,让其他人不再上你处来画,断了你的生计。画师们很清楚,要想画得像,九宫格就是件简明实用的非常可以信赖的道具。有了它,便可轻松判断出对象是属于“国字脸”还是“申字脸”,是“甲字脸”还是“田字脸”,便可对对象的五官的形状、大小和位置一目了然,做到心中有数。画师画大照片时先把九宫格覆在用来作范本的小照片上,然后一边用放大镜透过九宫格仔细地观察每一个细节,一边在8开或者16开的铅画纸上描摹。有经验的画师往往不必先用铅笔勾勒打稿,而直接以改制的毛笔蘸上碳精粉在纸上轻描淡写,纵涂横抹。画师画的时候很是认真,特别是在嘴巴、眼睛这些“传神”的重要部位一丝一毫也不敢马虎。
  
  最早的九宫格,又叫“九方格”,是在大方框内分出九个小方格,是名副其实的“九个方格”,中间一小格称为“中宫”,上面三格称为“上三宫”,下面三格称为“下三宫”,左右两格分别称为“左宫”和“右宫”。而画师用的九宫格,则在内容与形式上已经有所变化,它可能全部是小方格,也有可能由大小方格共同组成,还有的比较简单,像个“丰”字,这都是画师根据实践灵活应用的结果,虽然它不再是“九个方格”,但画师门依然叫它九宫格。九宫格有用玻璃做的,也有用塑料板做的,画师门则喜欢自己找片废胶片用针尖划出格子,这样的九宫格又薄又透明,不易走样。
  
  随着数码相机的普及,画师随着画像这个行当的凋敝,早已经淡出人们的视线,而画像九宫格这个曾经是人们“写真”的重要工具,也许早已落满灰尘被遗弃在某个角落里呢。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九宫格 炭精画像 炭像 
07月28日

阳光巢:画家于广民的“炭”生活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有一种精神叫做平凡,然而在简单的平凡中往往却孕育着伟大。在中国的绘画领域里,于广民就是这样一位平凡的画家,数十年如一日,默默地在炭精画创作领域中耕耘。
  
  于广民是山东海阳人,现居北京,自幼喜爱美术,先后师从多位绘画大师学习炭精画、中国画和油画,全方位的学习不仅锻炼了他的基本功,也使他认识到自己真正的兴趣所在。他永远忘不了第一次看到炭精画时的震撼,栩栩如生的画作,逼真得让人情不自禁地想用手去摸。“从未有过的来自艺术的强烈冲击,就像婴儿睁眼初见的光景”。此后,不善言辞,但是天性倔强的于广民开始自学炭精画,用过的作业本、课本的空白处、旧挂历,到处都是他的画。至今,在于广民的家中,仍保留着部分他幼年初学画画时候的手稿。于广民笑着说,当时什么基础都没有,完全是凭着想像和感觉在画,那是真正从无到有的一种创作。
  
  传承隽永情迷炭精画派
  
  炭精画是我国古老的民间艺术,又名炭画、擦笔画,是绘画艺术的一个支流,源于国画。炭精画以炭精粉作为颜料,以擦笔、药棉、橡皮等为绘画工具,无论是残缺破损的画像,还是变色模糊的照片,只要是经过炭精画艺术的加工处理,便能修复、还原如新,这些特点是其他绘画艺术和摄影艺术无法比拟的,也正是这些因素,赋予了炭精画这一艺术形态极强的实用性和艺术性。
  
  几十年的绘画生涯中,于广民从未放松过对自己的要求,不断学习绘画技法,勇于探索,大胆创新,敢于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他几乎每天都蹲在白菜地里,仔细观察白菜生长的情景,在菜叶交错的绿色海洋里,摸索大白菜形式美的规律和生命的脉络。正是在这样的境遇中,于广民不断探索着炭精画的民族化和水墨画的现代化。
  
  艺术在本质上是一致的,自然就是美,朴素最伟大。在于广民的笔下,总有着涉猎不完的写生对象和景物,有着抒发不尽的情感和语言,那显现在宣纸上的,只是寥寥几笔,却会让人产生无穷无尽的想像。挥洒自如,跃然纸上的那一条条刚劲、锋利的线条,把自然界的万物都演绎得充满诗情画意。他画的《百财图》,垂挂的菜叶,在似像非像间映入眼帘,激荡心中,令人心旷神怡,更具凝聚力,回味无穷。
  
  炭精画作为一种独门画派,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远的社会影响。于广民创作的大白菜、山水、花鸟等作品,不仅璀璨夺目,卓越多姿,而且画绩宏富。他的炭精擦笔画形象逼真,色彩细腻,作品中有本土化的艺术气息且带有独特的艺术标签,既精致典雅,同时又让人感受到富丽淳朴和东方文化的深沉内敛。
  
  勤勉执着研习炭精技法
  
  于广民的作品在表现形式上打破了素描所常有的那种线条排铺的明暗调子,加之炭精画在写实性上更优于调剂、调水颜料的表现效果,使其作品拥有更强的立体感、丰富的色调层次、细腻逼真的表现效果等特点。于广民画老虎、狮子,反对古板,提倡创新,不论是笔法的变化还是个人情感的表达他都力求新颖。他用变幻莫测的线条来抒发蕴藉深厚的胸中丘壑,所画的老虎、狮子既有汹涌奔腾的威武之气,又有舒卷柔情之态。
  
  炭精画毕竟是独立的画法,人们对它的认识和理解尚未达到普及的程度,基于这一点,于广民开始积极探索画派结合的新方式,从小学习过国画的他开始尝试将国画的绘画技巧与炭精画的特点相结合。炭精画的主要原料——炭精粉的性状决定了其在绘画的过程中有别于其他颜料的使用方法和绘制技巧,创造了以揉色为主的技法,配合橡皮的使用,能产生特有的质感和画面效果。在表现如头发、胡须、动物皮毛、眼睛等部分时尤为细腻逼真,宛如黑白照片的画作,有着极强的视觉冲击力和艺术魅力。
  
  传统国画讲求“以形写神”,同时非常讲究画面的整体性,其中的写意技法更是强调用豪放简练的笔墨描绘对象的形神,具有高度的概括力,讲求以少胜多的含蓄意境。国画与炭精画在于广民的笔下结合得甚为巧妙,一虚一实,一粗一细,重点突出,主次分明。
  
  于广民的艺术作品具有多元的审美态势和浓重厚实的艺术表现力。他所创作的老虎画作,虎头部分采用炭精画技法,将老虎的眼睛、胡须勾勒得颇为生动,整个画面顿时显现出霸气外露之韵。背景中的群山则采用国画技巧亦近亦远,使人想靠近又望而却步。此外,他凭借丰富的想像力和创造力所做的狮子图,也展现了朦胧又不乏理性的意境。
  
  于广民的身上有一种难得的大度平和、乐观稳重之气,他对中国传统美学的追求和对中国传统道德与美学内涵的继承和理解相当深刻。炭精画是全手工作画,是极其耗时、耗神的艺术创作,它能真实反映对象的独特,所追求的是形象的真实准确,层次分明,强调立体感,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于广民正是凭借着在炭精画领域孜孜不倦的探索和创作,才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绘画风格。作为21世纪最具影响力的中国炭精画大师之一,他以独特的艺术视角探索了中国花鸟、山水、人物的现代表现手法,成为当今画坛为数不多的炭精画大家,作品被众多国内外收藏家及爱好者收藏并深受好评,还多次捐献给中国妇女基金会等慈善机构。
  
  创新求变彰显炭精神韵
  
  于广民重视对传统炭精画法的研究,同时在造型特点的把握上也力求完美,他的画作不是一味地模仿和追求前辈的技法,而是融入自己的思考和创新,从而形成超越前辈的独特风格。所谓“画虎难画骨”,为了将狮子和老虎表现得更为逼真传神,于广民在其骨骼结构、生活习性、性格特征等方面都做了深入的研究。他画的《百财聚来》也十分生动形象,舒展大气,脉络清晰,明暗有秩,构图极简洁。都说艺术来源于生活,只有在生活中细心地观察才能下笔如有神,创作出精美的作品。于广民还在其作品中融入了我国古老的哲学《易经》、《奇门遁甲》等,使画作更具有文化内涵,更具可观性。
  
  传统文化在时代的更迭中,有的被遗忘,有的被定格,有的虽历经岁月的洗礼依然本色不改,穿着现代文明的外衣展现着传统文化的魅力。追求艺术的道路并不平坦,于广民依然决心走下去,淡泊平和的他总说:“画画对于我来说就是最美好的事情。”他希望通过自己的坚持使炭精画能够被大众认识并认可,最终在艺术的长廊里留下绚烂的一笔。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擦笔画 擦炭技法 炭精画家 阳光巢 
07月27日

阳光巢:即将消失的技艺——炭精作画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于宪龙在画室作画。


  
  现年77岁的于宪龙家住江苏省淮安市,他1958年到南京学习炭精作画,学成回来后便以画炭精人物画为生。
  
  迄今为止,于宪龙画过的人像作品达1.8万余张。据于宪龙介绍,虽然现在业务少了,但他还是以画室为家,重复着早已习惯的画像人生。他说,“我没有其他爱好,不打牌、不赌博,一天有事做,就说明我还有用,尽力为别人挽留一些记忆。”
  
  炭精画是我国一门古老的民间艺术,又名炭画,是绘画艺术的一个小支流,源于国画,又区别于国画。炭精画在表现形式上打破了素描所具有的线条排铺明暗调子,且有更强的立体感、丰富的色调层次、细腻逼真的表现效果,具有不变形、不褪色、易保存等特点,是集艺术性和实用性为一体的独门画派。
  
  随着摄影技术的发展,炭精画这一艺术瑰宝已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

已有 0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中国炭精画 炭精画像 炭精粉 
07月27日

《闽南日报》:炭精画的坚守者——林慧燕


分类:画之声 | 超过 人围观

 

 

林慧燕正在修整画像。

 

  闽南日报讯(记者 王俊人 通讯员 郑德鸿)在芗城区延安南路137号那间不到10平方米的画室里面,老板林慧燕正专心致志地用炭精粉作画。铺在画桌上的是一幅装在镜框里的人物肖像画,由于被渗漏的雨水长期浸渍,人物右侧的半边脸早已模糊不清。但是经过林慧燕数天来的精心修补,残缺的脸谱在新的炭精画中已经得到基本复原。“简直就像是用相机拍出来的一样。”前来取画的顾客低声惊呼道。
  
  今年62岁的林慧燕出生在画像世家,从小就跟着父亲林成寿学画。她的曾祖父与祖父、父亲,都是漳州早期的画师,传到林慧燕已是第四代。1939年,林慧燕的父亲林成寿即在延安南路153号开了家南燕画室。1956年合作化时加入工艺美术社,林成寿任社主任。在他的带领下,画室增加到16家。因画像多年,常有人上门求教,门徒多达两三百人。作为美术世家,林慧燕还有四个兄弟姐妹,均会画炭精画,并在各自的岗位上有所建树,此外她的小女儿也是大学美术教师;而在孙辈里还有3人在当教师,均与美术相关。
  
  林慧燕对记者介绍道,炭精画又名炭画,为古老的民间艺术。是以炭精粉作为颜料,以擦笔、药棉、橡皮等为绘画工具的一种特殊绘画形式。它来源于国画,又区别于国画,其独特的块面干粉揉色运笔方法又不完全类同于素描。除了极富写实性外,突出的立体感、丰富的色调层次、细腻逼真的表现效果也是炭精画的特点。
  
  在延安南路的这间小画室里,林慧燕已经画了21年。林慧燕告诉记者,前来找她画画的有很多是因为相片保管不善变得模糊不清,或者是当时拍摄的效果不佳,但经她画出来的炭精画,会再现人物的本来面貌。画了这么多年人物画,林慧燕告诉记者,干这一行眼力很重要。即使顾客拿来的照片模糊不清,但是一个人的轮廓神态摆在那里,只要功夫够好,经验够丰富,画出来的人物画大体八九不离十。
  
  由于林慧燕画技高超,声名远播,许多外地的顾客慕名而至,甚至有台湾的游客一次就带来十多张照片,专程来店里请她画。经常也有一些外国友人来漳州旅游途经她的小店时,干脆坐在店门口请她画像。连当年南山寺的住持传年法师圆寂后,也是寺里专程派人找上门来请她作画。
  
  林慧燕说,炭精画不易褪色,易保存,而且可以达到和照片相媲美的效果。不管是残缺破损的画像,还是变色模糊的照片,只要是经过炭精画艺术的加工处理,便能修复、还原。这些特点都是其它绘画艺术和摄影艺术无法比拟的。
  
  虽然炭精画具有相片难以比拟的优点,但因为现在冲洗复印放大技术的提高,时间快,价格低,导致炭精画市场萎缩。目前在市区仅延安南路存有三家炭精画室,但生意一直不好,前景并不乐观。对此,林慧燕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多年的作画已使她后背微驼,但现在的年轻人不愿从事这一行业,偶尔上门求教的又多是玩票性质的,学过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也许这一老行当过了不久也就会消失吧。”林慧燕惋惜地说道。
  

已有 1 人对本文发表了看法 本文标签:炭精画 炭画世家 
美好今日

闪电查询
您可知道

中国炭精画

 

  您知道吗?中国炭精画艺术起源于1896年的上海,属于民间美术,俗称“画铅照”、“擦炭像”、“炭精画”,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不仅适合于制作巨幅人物、花鸟、山水画,还具有绘制人像的实用性;以“细腻动人、层次丰富、永不褪色”的最大特点广泛受到人民群众的喜爱,令投资者、收藏家热捧。

  天下炭友是一家!中国炭精画世界官方QQ群(腾讯QQ群号:330233164)欢迎您回家!欢迎热爱炭精画艺术的朋友踊跃加入!各地炭精画从业经营者(包括收藏家)也在欢迎之列!也欢迎有志者创建“中国炭精画世界(城市)俱乐部”QQ交流群(群名统一简称:炭精画xx俱乐部)!中国炭精画世界长期选拔(城市)分部主任,为主任颁发证书,开通官网互动窗口,并为主任发放工作经费,辅导主任在所属城市发展中国炭精画艺术事业。

 

 

抒写心声
赞助链接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绘画教程

中访在线 孔夫子旧书网

合作伙伴